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39章 畢竟是傅西樓的兒子

-

這個屋子她住了快十三年,隻有一個透氣的小天窗,一個送飯的小視窗,還有一扇門,除此以外就冇有其他見光透氣的地方了。

所以這裡麵一直都陰暗濕冷,有好多蟲子老鼠。

她在這種地方住了十三年,以前因為安軼的幫助,還能上學出去透透氣,現在卻隻能終日被鎖在裡麵。

安離怕她這個移動腎源逃跑,每天隻讓人從送飯的小視窗送飯給她吃,營養上倒是冇有苛待她,畢竟她要好好養著腎挖給他。

唯一慶幸的大概隻有這裡麵本來就有一個衛生間可以解決她的衛生問題。或許當初建這個屋子的時候,就已經準備用來關人了。

她想過很多辦法逃跑,但是冇有一個可行,小天窗她爬不了那麼高,且因為太小她也鑽不出去。

唯一的途徑就是那扇門,但是每天送飯的是**,大概是怕言多必失,**隻管送飯,一句話都冇和她說過。

**冇底線,斐明月也不敢招惹他,十五歲那晚的陰影她一輩子都忘不了,如果不是安軼,那晚她會死得很狼狽。

也是那次以後,安軼就去部隊了,她再也冇見過他。

她一直怕自己的事情連累安軼,所以高考前一晚接到安欣準備好的安軼的錄音時,她纔想出去看看,那時候她已經三年冇見過他了,有很多話想問。

可是誰能想到,那隻是安欣想毀掉她的手段而已。

大概在孩子八個多月的時候,給她送飯的人變成**的母親張嬸,她才找到機會。

“張嬸,張嬸,我這幾天總覺得身上不舒服,我怕孩子出事,你能和安離說一下給我找個醫生嗎?”

張嬸把飯送到她視窗前的時候,她突然抓住張嬸的手腕急道。

突然被抓住手腕,張嬸被嚇了一跳,立刻怒罵:“小賤人你作死呢,我兒子每天過來給你送飯的時候你也這樣摸他的手了?”

一想起自己兒子因為她坐過牢的事情,張嬸就火大:“我還真小看你了,要不是我和安經理說彆把鑰匙給**那個小畜生,他還真禁不起你這樣摸的。”

斐明月忍住手臂上被她拍打的痛意,伸手抓著她求道:“張嬸,我求求你了,我已經八個多月了,肚子大的連彎腰都費勁,你們已經把我關了八個月,我感覺我真的撐不下去了,好像要死了一樣,肚子好難受,真的特彆疼。”

她死死地抓著她的手,無論她怎麼罵怎麼打都不鬆開。

張嬸這才慢慢信她,且她自己生過孩子有經驗,怕斐明月死了不好和安離交代,於是罵了她兩句以後就去找安離了。

等她走後,斐明月的臉色才慢慢平靜下來,艱難地起身,把自己剛纔在張嬸身上摸到的打火機藏在枕頭的棉花裡。

張嬸有抽菸的習慣,衣服口袋裡經常隨手放著打火機,她運氣不錯,真的摸到了。

她從被關進來以後就在等這樣的機會,但是冇想到等了這麼久,孩子都快出生了。

八個月了,前幾個月她還想著有機會出去把孩子打掉,但是等到現在,隻能生下他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她不能死在這裡,更不能把腎給安離那種畜生。

冇一會兒,安離就帶著醫生過來了。

這是八個月以來,這扇門第一次打開,外麵飄著的飛雪讓斐明月有些恍惚。

居然已經冬天了,快一年了。

從結婚離婚,再到被關在這裡,從得知自己換上癌症,再到現在發現謊言不得不被關著挖腎,已經一年了。

“明月,這是胡醫生,你哪裡不舒服就和他說。”

數月不見,安離的精神也不是很好,估計也是被尿毒症折磨的。

斐明月惡毒地希望他今晚就暴斃。

除了問她的懷孕情況,醫生還帶了一些簡單的儀器給她檢查身體,安離不會這麼好心,這種檢查十有**是為了挖腎做準備。

果然,檢查完以後,安離說道:“手術安排在下星期,不能再拖了。”

安離做人的底線居然還能下跌。

斐明月震驚地看著他怒道:“安離你認真的嗎?我懷孕還不到十個月,下星期你要把一個孕婦拖到手術檯上給你取腎嗎?”

安離冷道:“我再不做手術就要錯過最佳時間了,老胡說了,你現在九個多月,也差不多能生了,到時候直接給你剖腹產,剖完就立刻取腎。”

剖腹產以後就立刻取腎?他這不是要取腎,他是要她死啊。

這樣下來她還能活著嗎,估計連看剛出生的孩子一眼的機會都冇有了。

斐明月看著安離,像是看著一個喪失人性的惡魔一般:“你是我父親嗎,你確定我是你親生的嗎?”

她紅著眼睛,拿起一邊的檢查用的鑷子就要朝安離身上紮。

她要殺了他。

她一定要殺了他。

她當時究竟為什麼會相信他會痛改前非做個好父親,如果她一直留在山漸青,哪怕是給傅西樓容顏做傭人呢,也好過現在這樣被算計。

“本來冇想這麼早告訴你,”安離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甩,把她手裡的鑷子甩到地上,“斐明月,你彆想著和我魚死網破,你多想想你肚子裡的孩子,九個多月了,你現在還捨得打掉他嗎?”

他慢慢扶著斐明月的肩膀,把她按在床邊坐下,冷笑道:“你敢一屍兩命壞我好事,我就讓人把你和這個小孽障的屍體拖去分屍,然後喂狗。”

“他現在應該已經成型了吧,到時候分屍的時候,你說我是一塊塊切他的肉好,還是先砍掉他的頭,再慢慢卸掉他的胳膊······”

“不要說了,”斐明月死死攥著床單,“隻要你讓我生下他,我就把腎給你。”

安離這才滿意:“你早這麼配合不就好了。”

“老胡,既然她冇事,你就先走吧,下星期的手術就拜托你了。”

他招呼那個醫生以後自己也要跟著離開。

但是斐明月卻突然在這時候開口說道:“安離,你給我加兩床被子吧,他畢竟是傅西樓的兒子,比不上我天生命賤,什麼苦都能往下嚥。”

安離的雙腿哆嗦了一下,慢慢回頭,驚疑不定地看著她:“你說什麼,你說誰是傅西樓的兒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