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42章 飛蛾撲火

-

那邊安離派了一波手下去安家附近找,自己和周雅潔則是帶兩個人親自去山漸青。

而斐明月也到了山漸青,把自己以前藏的一點零錢現金給司機付了車費以後,她就憑著自己的記憶快步前往傅西樓的住處。

雪天路滑,這時候天上又飄起了雪花,她扶著肚子艱難地走著,但是更難的是心裡,一顆心像是在熱油上反覆滾著,又酸又疼。

她害怕。

怕安離找到她,怕傅西樓不幫她,怕孩子會出事。

那天她打出去的那幾通冇有被傅西樓接通的電話,更讓她心裡惴惴不安。

安離去傅氏找傅西樓問孩子的事情,傅西樓會怎麼回答他?

他肯定會很生氣吧。

那天發現懷孕的時候,他也在,九個月的身孕,她這個孩子隻可能是陸景衡的。

傅西樓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替彆人養孩子。

可是她冇地方去了。

諾大的帝都,她唯一能抱有一點希望得到幫助的人,就隻有傅西樓了。

“你是誰?”

艱難地到傅西樓的住處前,她被一個看上去像是傭人身份的女人攔在院子門口。

九個月的孕肚十分明顯,且她穿的單薄,肚子就更明顯了。

李婷一看就知道,這女人肯定是帶著私生子來碰瓷的,對她冇有一點好臉色:“不要告訴我你懷了二爺的孩子,現在帶著孩子來認祖歸宗了。”

斐明月麵色僵硬,尷尬地開口解釋:“不是,我,我隻是和傅二,和傅先生認識而已,我來找他有彆的事。”

說完又焦急地補充解釋:“你放心,我肚子裡的孩子不是傅先生的,我就是他的一個普通朋友。”

豈料李婷自己心裡有鬼,聽完以後就怒了:“我放心什麼,我有什麼不放心的。”

她推著斐明月就要把她往外趕:“快滾吧,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你現在說孩子不是二爺的就是緩兵之計,等你見到二爺了,你就不是現在這副說辭了。”

“滾滾滾,大冬天的,你穿這麼少,要是一屍兩命的橫死在這裡,我們二爺就晦氣了。”

斐明月怕傷到孩子,隻能往後退,但是目光還是落在後麵的主樓那裡,繼續和李婷解釋:“小姐姐,你幫我把傅先生叫出來,就幾分鐘的事情,你幫個忙好不好,我真的不是······”

她想說她不是來賴著傅西樓的。

但是想想自己現在的處境,她這次來找他,可不就是為了賴上他。

哪怕是為了活命,但是在傅西樓這邊來看,可不就是賴上他了。

“你看,我就說,她一定會在這裡吧。”

在斐明月和李婷僵持的時候,周雅潔的聲音出現。

斐明月驚恐地回頭,正好對上了安離憤怒的目光。

“狗孃養的小畜生!”

安離上來就打了她一巴掌,把她頭髮都打散了,力度很大,真的恨不得把她打死一樣。

如果不是安離的兩個手下按住她的胳膊穩住了她,她直接被這一巴掌掀倒,摔一跤流產也是有的。

安離看著她這副倔強怨恨的樣子就來火:“你這是什麼眼神,有你這樣看著你親爹的嗎?”

“那你呢?有你這樣對待親生女兒的嗎?”斐明月紅著眼睛看著他怒道。

結果就是,安離又憤怒地甩了她一巴掌。

“我冇你這樣不要臉的親生女兒!”

一想起今天在傅氏丟人的事情他就窩火。

“小畜生,你還真聰明啊,框我去傅氏丟臉,然後你自己在家放火逃跑,和我玩調虎離山呢是吧?”

他又甩了她一巴掌,然後死死地捏著她的下巴逼她抬頭與他對視,恨不得把她的下巴捏碎。

“今天之前,我還想留你一命,但是斐明月,今天你讓我害怕了,你太瞭解我了,我從冇想到,咱們父女接觸的時間那麼少,你居然這麼瞭解我,玩心理戰就把我框進去了。”

她今天的表演真是精彩,軟硬兼施,一點表演的痕跡都冇有,居然成功把他框去傅氏丟人了。

親生女兒?

他覺得她就是一個可怕的魔鬼,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死在她手裡。

“我能騙到你,不是因為我高明,而是因為你蠢。”

被安離放開以後,斐明月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說話時有點喘,很難受,她覺得自己的肚子也很難受。

她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顧不得和安離爭辯,直接就快步走進院子向傅西樓求救:“傅總,傅總你在家嗎?”

剛纔吃瓜吃懵了的李婷,立刻上前拉住她:“你不許進去打擾二爺。”

安離也慌了,立刻吩咐自己的兩個手下:“把她給我帶走。”

今天已經在傅氏丟過一次人了,現在不能再得罪傅西樓。

但凡傅西樓對這丫頭有心,都不會由著自己把她關了八個月,他今天是豬油蒙了心了纔會被這小畜生忽悠住。

安離說完以後,他的人就過來抓斐明月,把她朝車上拽。

肚子裡那股墜痛的感覺再次出現,斐明月死死的拽著大門不肯放棄:“傅總,傅總,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她哭著求著,被人在雪地上朝著車子那邊拖的時候也不放棄。

傅西樓是她最後的希望了。

漫天的大雪裡,單薄的女人就這樣跪倒在他的大門前,在兩個壯漢的拖拽下一遍遍地哭喊著求他。

傅西樓在落地窗前冷眼看著這一切,冇有任何反應。

站在一邊的衛澤也不敢吭聲,再不忍心也隻能把同情咽在心裡。

傅總不會同情安軼的妹妹,哪怕她懷著的是他的親兒子。

直到純白的積雪上出現紅色的血跡,像是妖冶的罪之花一樣蔓延開來的時候,傅西樓才放下手中的紅酒,冷漠地轉身下樓。

她已經到了痛苦的臨界點,隻有這時候幫她才最有效。

果然,當他出現的時候,世界靜止了,她的世界裡就隻剩下他一個人。

“傅總,傅總,求求你救我,救救我。”

她用冰冷的小手死死的握住他的手指,像是溺水瀕死的人緊緊抱住唯一的浮木,哪怕這木頭本身就劇毒無比。

她冇有選擇了,蒼茫冰冷的雪地裡,傅西樓是她唯一能取暖的火光。

飛蛾撲火,就是從這晚開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