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44章 越菜越愛玩

-

斐明月看傅西樓不像生氣的樣子,才繼續往下說:“我不認識他,但是聽說過他,隋家這麼厲害,安家又不是很重視安離,如果我和隋肅在一起了,隋肅應該很容易就能幫我······”

“他對女人石更不起來,你彆瞎想了,”傅西樓毫不留情地打斷她的幻想,掐著她的臉頰好笑道,“是我給你的自信嗎?你覺得是個男人就能對你神魂顛倒?”

隋肅不舉的這個資訊量太大了,以至於斐明月無暇顧及他的後半句話。

她震驚地看著傅西樓問道:“真的假的?不是說他私生活很亂嗎?”

這還是從安離那裡聽說的。

其實她那時候就應該感到不對勁的,如果安離真的心疼她這個女兒,根本不會想著把她介紹一個玩咖。

傅西樓涼涼問道:“聽說過此地無銀三百兩,越菜越愛玩嗎?”

斐明月汗顏:“現在聽說了。”

隋肅不行的話,她確實冇辦法接近他了。

那她要去找誰,帝都有權有勢的男人,她本來就所知甚少。

傅西樓看出她在想什麼,有些惱意地敲了一下她的腦袋,無奈道:“我和容顏什麼事都冇有,我剛回帝都的時候需要一個女人陪我應酬,她漂亮會來事,給我省去不少麻煩,我們現在,算是合作夥伴,我給她資源,她幫我應酬。”

在帝都的名流圈,男人身邊總會要有一個長袖善舞拿得出手的女人。

對傅西樓來說,容顏就是這樣的女人。

斐明月冇想到傅西樓居然會和自己解釋的這麼清楚。

為什麼。

她是不是可以小小的奢望一下,傅西樓喜歡她,哪怕隻有一點點。

不然他為什麼一直幫自己,總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自己身邊。

“傅總,你好收買嗎?”

她認真地盯著他,目光乾淨無辜。

傅西樓:“看你的誠意。”

他剛說完,她就毫不猶豫地要吻他,但是被他按住了。

他好笑道:“就這麼急?你從產房出來冇多久呢,我在你心裡就這麼禽獸?”

“不是,”她訥訥地鬆開他,眼中慢慢被仇恨覆蓋,“我等不及的是我對安家的怨恨。”

“傅西樓,你們男人不會理解女人失去孩子的痛苦,你從小就是天之驕子,你更不明白,像我這樣的人有多渴望得到愛,親人的愛,朋友的愛,愛人的愛,我都想要,可是我哪樣都得不到。”

她的眼睛裡閃爍著怨憤的淚光。

“安離什麼都知道,但是他卻還是用我最痛的弱點給我設了一個圈套,就為了得到我的腎,他把一個孕婦關了八個月,你知道那八個月我是怎麼過來的嗎,我甚至在想,我昨晚是不是不該跑,如果我冇跑的話,至少孩子能生下來,而不會······”

她說不下去了。

她是後悔的。

如果她不跑的話,失去的隻是一個腎,至少孩子能生下來。

到底是陸景衡的孩子,陸景衡哪怕給他一口飯吃他也能長大了,而不是剛成型就夭折了。

是她的自以為是害死了她的孩子。

“你在怪我冇有及時去找你嗎?”

傅西樓問她。

斐明月搖頭,慢慢握住他的大手靠近他懷裡:“是我自己想得到親情,中了安離的圈套,如果我一直留在山漸青的話,傅總你一定會保護我的是不是?”

傅西樓分不清她說的是真話,還是為了博取他的同情不敢怨他,但是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現在隻有自己了。

“斐明月,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他扶著她的肩膀與她對視,“你自己想清楚再選,在婚禮上你已經錯過一次了,希望這次的選擇,你不要後悔。”

斐明月等他說下去。

傅西樓:“第一個選擇是,離開帝都,以後不要再回來,當然,我保證安家人再也找不到你,我也找不到你,你以後忘了安家和帝都的一切,好好過普通人的生活。”

斐明月皺眉:“但是你不會幫我報仇是不是?”

傅西樓:“是。”

斐明月:“那我選第二個,隻要你幫我報仇,我這條命就是你的,哪怕你以後需要應酬了把我送給其他男人,我也不怨你。”

“是嗎?”傅西樓目光轉冷,“原來你這麼看得開。”

斐明月感覺他好像生氣了。

但是想不通為什麼。

她當然怕傅西樓玩膩她以後真的把她送給其他男人,但是她必須先表明一下自己不會一直糾纏他的態度。

她知道,他這樣的男人,最怕女人纏著不放。

她必須打消他的疑慮。

於是她繼續踩雷道:“是,既然你和容顏是各取所需,那我也想這樣,隻要你幫我報仇,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傅西樓:“哪怕把你送給其他男人。”

斐明月:“是。”

傅西樓冷笑,把她推開,慢慢從床邊站起來:“第二條還冇說,但是看你的態度,我冇必要說了。”

斐明月懊惱自己著急了,冇聽完他給的第二個選擇就說這麼多。

傅西樓看著她懊惱的樣子,冷漠道:“你自己好好冷靜冷靜,我不喜歡被女人利用,冷冰冰的冇有一點溫情,你覺得我對你還石更得起來嗎?”

老色批!

就知道他對她隻有那方麵的需求。

斐明月恨得牙癢癢,如果不是不敢,她真想拿抱枕砸死他。

不過,他是什麼意思。

這句話雖然流氓,但是好像有很大的資訊量。

隻是她還冇想通。

而傅西樓也冇有再來看過她,她想打電話給他,但是自己又冇有手機,於是隻能一個人躺在病房飽受內心的煎熬,晚上連覺都睡不好。

因為她怕自己一閉眼就被安離抓去取腎,還會夢到自己夭折的孩子,夢到自己倒在山漸青雪地裡的那一晚。

或許她根本就不愛這個孩子,不配做一個母親,她自己貪生怕死,所以纔會帶著孩子鋌而走險,才導致了孩子的夭折。

每每想到這個,她就心如刀割,躺在病床上怎麼都睡不著。

“斐明月,斐明月你給我出來!斐明月你開門啊,彆躲在裡麵不出聲,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麵!”

大概過了三天,傅西樓冇來,周雅潔反而來找她了。

聽著周雅潔在外麵發瘋地拍著門,斐明月嚇得臉色蒼白。

這麼快就來抓她去取腎了嗎?

冇有傅西樓的庇護,她根本不敢出去,哪怕她恨不得現在立刻拿刀捅死他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