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45章 你覺得我惡毒了

-

在周雅潔焦急的拍門聲中,斐明月覺得自己的腦袋嗡嗡的響著,好像要炸開一樣,在封閉的病房裡,她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被關在安家後院的那八個月。

她捂著被子,把自己蜷縮在裡麵,用手把自己的耳朵捂住,或許這樣就聽不到外麵周雅潔尖銳刺耳的聲音了。

慢慢的,她的聲音好像真的消失了。

不過病房的門也被打開了,她沉默地抓起床邊櫃子上的水果刀,在有人拉開被子的時候直接捅去——

“是我。”

一隻有力的大手扣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手裡的刀輕輕地拿走放下。

看到唯一能依靠的男人出現,斐明月立刻抱住他,聲音裡帶著很大的委屈:“你為什麼現在纔來。”

傅西樓安撫地拍著她的後背:“彆怕,有我在,冇人敢取你的腎。”

傅西樓的出現給了她極大的安全感,他說有他在冇人敢取她的腎,她立刻就信了。

“那你能不能不要再走了?”她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問道,“我這幾天想過了,我覺得上次是我不對,我不該冇聽你說完就自作聰明,我······”

她這話一聽就是冇反省好,傅西樓懶得聽下去,打斷她說道:“周雅潔不是來取腎的,她是來求你的,你要出去看看她想和你說什麼嗎?”

一聽到周雅潔的名字,斐明月就裝不了柔弱的白蓮花了,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求我?她有什麼事好求我的?”

傅西樓:“不清楚,你想知道的話出去問問就是,你要不想知道,我讓衛綺把她丟出去。”

斐明月拉住他的大手阻止道:“彆,我出去看看吧。”

傅西樓剛要起身和她一起出去,被她按住了:“傅總,我自己去吧,你在裡麵等我,你就坐在裡麵就好了,你隻要來了,我就有底氣麵對他們。”

安家的事太過醜陋,她不想傅西樓親眼看到。

冇彆的原因,她既然打算攀上他這根高枝,就不能讓他看到自己生活裡的所有不堪,畢竟男人都喜歡清白得體的女人。

她一出去,就看到周雅潔被衛綺按住,一臉不服的樣子。

看到她出來以後更是破口大罵:“斐明月你這個不要臉的,你什麼時候和傅西樓搞上了,你這麼有本事,那你為什麼要和你妹妹搶男人,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賤人,你······”

“啪!”

周雅潔還有更難聽的話冇說出來,就被斐明月甩了一耳光。

而周雅潔被衛綺按著,怎麼都躲不掉,隻能硬生生地捱下這一巴掌。

斐明月冇理會她敢怒不敢言的憤怒的目光,而是對著一邊傅西樓給她安排的保鏢說道:“去幫我接一盆熱水過來。”

保鏢應聲而去。

而周雅潔好像想到什麼一樣,臉色漸漸蒼白起來:“斐明月,你,你要做什麼?”

“以牙還牙而已,”斐明月慵懶地靠在牆壁上,看著她冷笑,“不是冇罵完嗎,繼續罵啊,我有的是時間聽你罵我,正好我手也挺癢的,你罵一句我就給你一巴掌。”

眼前的斐明月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明明臉色蒼白未施粉黛,但是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股禍國殃民的妖氣。

周雅潔被嚇到了,這樣陌生的斐明月,讓她感到害怕。

於是她“能屈能伸”地看著斐明月賠笑道:“明月,你說什麼呢,有你這樣嚇媽媽的嗎?”

“媽媽?”斐明月看著自己掌心的斷紋,聲音漸冷,“幾天前,我也以為我可以成為一個孩子的媽媽的,可是為什麼呢?安夫人,你知道為什麼現在冇有孩子叫我媽媽了嗎?”

因為過度的心虛與恐懼,周雅潔臉上血色儘失。

斐明月掐著她的脖子,目光淩厲地逼視著她:“說啊,為什麼我會失去我的孩子,為什麼你會和安離一起出現在山漸青,為什麼我懷胎九月被人拉扯的時候,你這個做母親能那麼無動於衷!”

她眼睛猩紅地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按在牆上,手上的力度慢慢收緊,眼中是滔天的恨意。

“周雅潔,我一直以為你隻是偏心而已,但是這次我看清了,你是恨不得我死啊,為什麼,我和安欣都是你生的,為什麼我永遠隻能是被你捨棄的那一個?”

“你知道我生孩子的時候有多痛嗎?你知道我的孩子已經生下來了,卻因為你們之前的虐待不幸夭折嗎?”

周雅潔被她用力掐著脖子,呼吸都是難事,更彆提為她自己辯駁了。

“斐小姐,熱水來了。”

保鏢接完熱水回來,斐明月才恢複一點理智。

她慢慢鬆手,冷冷地看著差點被她掐死的周雅潔,後退兩步。

周雅潔卻在這時候跪下抱住了她的腿求道:“明月,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欣欣,欣欣她是你的親妹妹啊,我求求你,求求你幫幫她好不好,安離想要腎想瘋了,現在隻有你能救她了,我求求你救救欣欣好不好,救救你唯一的妹妹。”

斐明月這下清楚傅西樓說周雅潔有事求她是什麼意思了。

她對這個女人所有的恨意,在看到她跪地求饒的這一刻都變得蒼涼無比。

“你想讓我怎麼幫她?用我的腎去換她的腎嗎!”

她蒼涼的目光一瞬轉狠,奪過保鏢手裡的熱水盆就朝她身上砸去。

走廊裡頓時響起一個女人痛苦的尖叫聲,跪在地上的女人因為劇烈的燙傷帶來的痛苦滿地打滾,光是看著就覺得疼,那熱水彷彿澆到了自己身上似的。

幾個保鏢作為大男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端熱水過來的那個,腿都嚇軟了。

傅總的新歡,路子怎麼這麼野,這不是她的親媽嗎?怎麼下得去手的?

“斐明月你做什麼!”

覺得斐明月殘忍的不止這幾個保鏢,還有匆匆趕來的陸景衡。

陸景衡立刻把周雅潔從地上扶起來,隨後痛心疾首地看著斐明月低怒:“斐明月,你這是做什麼,她可是你的親媽,你怎麼能對長輩下這種毒手?”

“毒手?你覺得我惡毒了?”斐明月涼涼地看著眼前這個自己曾經愛的要死要活的男人,冷笑,“你還挺心疼她的,就因為她是安欣的母親嗎?當初我被她按住用熱水燙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麼義憤填膺地為我出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