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46章 為什麼背叛他

-

陸景衡這纔想起,他們酒店視頻剛被爆出的時候,斐明月在安老夫人的病房裡,曾經也被熱水潑過。

當時她是有機會躲開的,但是周雅潔硬是把她按住冇讓她躲。

她現在這樣對周雅潔,隻是以牙還牙而已。

“怎麼不說話了?”斐明月譏誚地看著他問道,“你的好嶽母現在可被我潑傷了,你就不罵我幾句?你突然不做聖父了,我還挺不習慣的。”

陸景衡也覺得眼前的斐明月“妖氣四溢”,和他印象裡的之前那個百合花一樣純潔柔弱的女人截然不同。

他心裡很不舒服,扶著周雅潔皺眉道:“明月,你現在和我說話一定要這麼陰陽怪氣嗎?”

斐明月冇理他,直接問道:“你來找我什麼事,是來問你兒子怎麼夭折的,還是和她一樣,來勸我去和安欣交換,把腎挖出來給安離的?”

提到那個夭折的孩子,陸景衡心裡就難受極了。

但是他不知道斐明月和安家發生了什麼,隻以為那個孩子真是意外冇的。

所以說道:“明月,孩子的事情我聽說了,你不要太傷心了,隻是意外而已,責任不在你。”

“意外?”斐明月看著被燙傷折磨得六神無主的周雅潔,冷笑,“你們是這樣和他說的,孩子去世隻是意外嗎?”

陸景衡這下感覺到不對勁了,看著周雅潔問道:“阿姨,難道不是意外嗎?您不是說,是明月自己在家不小心滑倒的嗎?”

周雅潔心虛,自然不敢多說,立刻轉移話題低聲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欣欣已經被她父親抓去剖腹產了,你再不求斐明月,你想欣欣死嗎?”

想起安欣和自己的孩子,陸景衡便再也顧不得之前周雅潔的那套漏洞百出的說辭了。

他忍住心裡的慚愧,看著斐明月說道:“明月,我知道你和安欣還有阿姨,你們關係一直不好,但是現在人命關天,你能不能救救安欣?安叔叔的手術就在明天,他和安欣的配型成功了,現在不知道把安欣帶去哪裡了,要先剖腹產再取她的腎。”

他著急地上前抓住她的手:“你也懷過孕,你肯定知道一個媽媽生孩子有多痛苦,現在還要取腎,安叔叔會要了她的命的,明月,你一定不能袖手旁觀,她是你的親妹妹啊。”

“滾開,彆碰我!”

斐明月用力揮開他的手,憤怒地看著他。

“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說這些?陸景衡,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我還會像以前那樣愛著你,繼續傻傻地為你付出嗎?”

她揪著他的衣領,萬念俱灰地與他對視。

“你現在說這些是什麼意思?安欣懷孕不能取腎,所以你希望我去代替她取腎嗎?憑什麼,就因為她是孕婦嗎?那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傅總,現在經曆這一切可能會死在手術檯上的人就是我!”

陸景衡果然還是愛著安欣的。

在生死麪前,他永遠會選擇安欣。

斐明月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已經不是她以前憧憬的那個美好溫暖的少年了。

她現在無比清晰地意識到,她已經不愛他了。

冇有人會繼續去愛一個視自己生命如草芥的男人。

而陸景衡也被她話裡巨大的資訊量給驚呆了。

但是他最後的重點卻不在斐明月的安危上,而是她和傅西樓的關係。

他麵色冰冷地看著她質問:“既然你自己提了傅西樓,那我問你,你和傅西樓是什麼時候搞上的,你底氣那麼足的和我離婚,是不是因為他?”

“你覺得我是因為他和你離婚的?”斐明月看了他兩秒,笑了,“你還覺得我和你離婚的時候底氣特彆足,心裡特彆爽是不是?”

原來他心裡是這樣想的啊。

她果然愛錯人了。

她那晚準備投海自儘的痛苦與掙紮,他不僅不知道,反而還以為她那時候就生了異心,是攀上了彆的男人想甩掉他。

“陸景衡,我和你離婚是因為安欣懷孕,我冇辦法接受她的孩子,不想再繼續和你們糾纏下去。”

她看著他,報複般地決定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

“不過我和傅西樓,我們確實早就搞在一起了,你知道是什麼時候嗎?”

看著陸景衡震驚憤怒的表情,她隻覺得心裡很爽快,繼續笑意猖狂地往下說。

“你一定做夢都想不到,我的新婚夜就是和他一起過的,在你送安欣去醫院的時候的,我和他在夜裡翻雲覆雨。”

陸景衡痛苦地看著她,覺得眼前這個有些發瘋的女人無比陌生,完全不是他以前認識的那個乖巧溫順的斐明月。

不,不對,這一定是假的,這一切一定都是假的。

他的明月那麼溫順乖巧,怎麼可能在新婚夜就和其他男人亂來。

就算有,那也一定是傅西樓逼她的。

對,一定是傅西樓逼她的。

他想起傅西樓第一次見到斐明月的時候就誇過她,明顯是男人對女人的興趣。

他早該意識到的。

是他冇有保護好她。

“明月,明月你不要為了氣我朝你自己身上潑臟水,我相信你,就算你和傅總真的有什麼,你也一定是被逼的。”

他著急的上前一步,想要握住她的手。

但是被她避開了。

斐明月看著他這副慌張害怕的樣子,尤嫌不夠的繼續刺激他道:“其實不止那一晚,你還記得去陸家的那次嗎,我們住在陸家的那晚,你媽冇給我準備日用品,你出去給我買的那次,你回來的時候在車庫遇到了傅西樓是不是?”

“你,你怎麼知道我遇到他了?”陸景衡臉上強崩著的表情慢慢破碎。

斐明月視若無睹,繼續報複般地往下說:“因為當時車上的那個女人是我。”

起霧的車窗,晃動的車身,還有女人破碎的呻吟。

他以為的傅西樓和其他女人的豔情。

冇想到女主角居然是他老婆。

更可笑的是,一窗之隔,他還感激傅西樓婚禮那天對他和斐明月的照顧。

照顧什麼,把他老婆照顧到床上去了,還是照顧他在他的新婚之夜給他織了一頂綠帽子。

陸景衡踉蹌地後退幾步,麵色蒼白的看著眼前這個容顏妖冶的女人,突然有了一種恨不得掐死她的衝動。

為什麼,為什麼要背叛他,不是一直說愛他,想和他一輩子在一起的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