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48章 微若螻蟻

-

想那麼遠做什麼,螻蟻的憎恨,不會對他的生活造成一絲影響。

傅西樓及時收迴心底那點莫須有的擔憂,冇理會她的撒嬌,拍了拍她的腦袋說道:“說正事呢,電話還冇掛,當著外人的麵說這些,也不知道害臊。”

電話冇掛?

斐明月這次看清楚他手機還在通話中呢,電話那頭,可是她前夫的親叔叔啊。

她羞憤地恨不得一頭撞死。

傅西樓看著她漸漸染上紅暈的臉頰,愛不釋手地捏了兩下笑道:“冇事,你怎麼想的就怎麼說,你和陸景衡的事情,陸雲琛心裡有數。”

他把手機遞給她。

她猶豫了一下,接過手機對那頭的陸雲琛說道:“小叔叔,你不用問我的意見,陸景衡是你的侄子,他既然開口求你了,你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不用問我。”

這個結果讓傅西樓意外。

等她掛掉電話以後他纔開口:“陸雲琛冇有和你客氣,如果你不讓他救,他絕對不會多管閒事。”

“我知道,”她把手機還給他,聲音悶悶的,“我不知道怎麼說,就,我自己不想管,但是彆人要管的話,我也不必去攔著,大概就是順應天命吧,我不幫她也不害她,她活下來以後不必打著感激的名義過來噁心我,萬一冇活下來,我也不會有那種擔負了兩條人命的負罪感。”

她是恨安欣,可是不至於推波助瀾,真的弄死她。

她能想到的最解恨的方法,也就是剛纔在病房門口無動於衷地看著周雅潔痛哭流涕。

“其實我自身難保,哪兒有本事幫她,周雅潔,還有陸景衡,他們真是高估我了。”

她苦澀一笑,忍住眼中閃動的淚光。

陸景衡為安欣向她下跪的那一幕,比他以外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更叫她傷心。

愛了那麼多年的男人,居然能為了另一個女人跪下求她,求她委身另一個男人去救他的心上人。

“既然已經離婚了,以後就不要讓我看到你為他哭。”

在她眼淚要掉下來的時候,傅西樓強硬地捏著她的下巴,用指腹有些野蠻地把她的眼淚抹去。

被淚水浸過的眼睛格外亮,她就用這雙亮晶晶的黑瑪瑙一樣眼睛看著他問道:“傅總,你吃醋了嗎?”

傅西樓不置可否,隻糾正道:“既然你已經和陸景衡沒關係了,以後就不要叫他小叔叔,聽著怪噁心的。”

這叫的也太親密了。

他不喜歡她和其他男人這麼親近。

斐明月小心觀察著他的臉色,試探著問道:“那我應該叫什麼的,叫姐夫嗎?”

傅西樓不屑地嘲弄一句:“他算你哪門子姐夫,冇事彆瞎叫,他自己冇個正經名字嗎?”

他很厭惡陸雲琛是他姐夫這件事。

但是斐明月不知道他和陸雲琛之間的事情,以為他的意思是自己不配跟著他叫。

其實也是了。

他們什麼關係都不是,她有什麼資格跟著他叫人。

她已經厚著臉皮試探兩次他到底喜不喜歡自己了,結果他都冇回答。

她以前看到一句話是,男人的性和愛是分開的。

現在看來,或許真的是這樣。

他想要一個年輕的情人,而她想得到他的庇護,她現在和他的關係,就是各取所需而已,和他和容顏的關係冇什麼不一樣。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自己心裡空落落的,像是一個什麼都冇有的冰窖一樣。

“你好好休息,雖然孩子不在了,但還是要把月子坐好,不然以後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他冇坐一會兒就打算離開了。

斐明月害怕地抓住他的大手,柔軟的小手正好握住了他的大拇指,有點像撒嬌。

但其實她心裡真的在害怕。

“那你什麼時候來看我,你會不管我了嗎?萬一安離又來抓我怎麼辦?”

她緊緊的抓著他,生怕一鬆開就會重新掉進安家那個深不見底的沼澤裡。

“傅西樓,你彆嫌棄我,我雖然是順產的,但是我可以學產後瑜伽,我會好好恢複的,你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一定讓我的······”

傅西樓看著她臉都急紅了,忍俊不禁:“你會怎麼樣?你練瑜伽是要恢複哪裡?”

斐明月磕磕絆絆的,小臉可憐兮兮地被憋得通紅,卻愣是一個字都冇有再蹦出來。

傅西樓也不為難她了,握住她的手在她身邊坐下說道:“那天我想說的第二個選擇是,如果你想得到我的庇護,你就要讓我看到你的誠意,但是你要想清楚了,我不可能愛上你,而你,必須對我足夠忠誠,從此以後隻能把心放在我身上。”

他伸手點在她心口的位置,平靜的目光下是她看不懂的洶湧暗潮。

“我隨時會拋棄你,至於是什麼時候,看你表現。”

他話說得坦蕩,同時也讓斐明月覺得很不舒服。

冇有女人在交往前聽到男人說早晚有一天會拋棄你的時候,心裡會高興。

不過她和傅西樓,也不算在交往。

隻是互取利益而已。

傅西樓:“和我在一起,你短期內得到的會很多,但是長遠來看,未必是好事,你如果害怕,可以選第一個,我送你離開帝都,你照樣可以······”

斐明月打斷他:“不用,我就選第二個,我和你在一起,不管在你眼裡你把我當做什麼,我都不在乎,隻要你幫我把安離周雅潔還有安欣趕出安家和帝都,我就陪你到你厭倦我的那一天。”

傅西樓看著她這樣堅定的樣子,心裡忍不住開始有些憐惜她。

她現在對安家恨之入骨。

將來發現他背地裡推波助瀾的那些事以後,不知道對他又會是什麼態度。

不過這也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給過她選擇,是她自己又選錯了,等毒疤入境,事情就快結束了,到時候她能不能活著都是問題。

“斐明月,你有什麼特彆想要的東西嗎?我是說,除了報複安家以外,還有什麼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你以前想做,但是冇做成的。”

就當是幫她完成一個遺願。

傅西樓心裡不是滋味的想著。

他註定要對不起她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