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49章 黃楊扁擔

-

有陸雲琛出手,安欣自然被救下了。

不過孩子冇了,陸雲琛的人晚到一步,孩子已經硬生生地被自己的親爺爺找人剖了出來,鮮血淋漓。

安離也冇好到哪裡去,醫生已經開始把他原來的腎挖出來了,結果要去取安欣的腎的時候,陸雲琛的人衝了進來,把醫生扣下了,隻有安離半死不活一身是血的躺在手術檯上,連說話抗議的時間都冇有。

“他時間不多了,你要去看他嗎?陸雲琛把他安排在了這家醫院。”

把大概的情況告訴斐明月以後,傅西樓征詢她的意見。

斐明月在收拾東西,準備出院,聽完以後,手裡抱著衣服,一直僵硬地站在那裡。

良久,才聲音沙啞地開口:“去見見吧,他害我失去孩子,我一定要見到他慘死的樣子。”

傅西樓神情微滯,隨後冷淡地開口:“以後不用隨時提醒我,你有過一個孩子這種事。”

好好地怎麼生氣了。

斐明月不理解地看著傅西樓。

還冇來得及問,傅西樓就離開了。

門口等她的隻有衛綺。

衛綺麵無表情地看著她:“跟我來。”

斐明月跟上,見到了渾身插滿管子,奄奄一息的安離。

看到她的時候,安離半睜不睜的眼睛一下就驚恐地瞪大了,像是看到惡魔般地在病床上蛆一樣地掙紮。

怪噁心的。

這張道貌岸然的臉,這個虛偽至極的人。

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父親。

斐明月掀開他的被子看了一眼,看到他空空的都冇縫合的腹部,噁心地避開眼,把被子重新蓋在他身上。

對上安離驚恐的目光,她冷笑:“被剖腎的感覺如何,我聽說麻藥還冇打完,醫生就被抓住了,你現在一定很痛苦吧。”

安離聲音蒼老地控訴著她:“是你,你這個畜生,我養你一場,你居然這樣害我!”

斐明月不置可否,繼續說道:“我算算,到現在有多久了,好像也不多,才七八個小時,我生孩子生了十幾個小時,被你關了八個多月,你現在覺得痛苦嗎?可是我覺得不夠,比你對我做的事,我對你太仁慈了。”

安離憎恨地看著她怒罵:“狗孃養的小畜生,當初把你生下來的時候我就該直接掐死你的,你肚子裡的那個雜種,死了活該,不死也是一個和你一樣的忘恩負義的畜·······啊——!”

他話還冇說完,斐明月就拿起桌上的手術刀紮進了他的未縫合的傷口那裡,慢慢旋轉一圈,不斷攪著他的血肉,最後一刺到底,病房發出了最尖銳刺耳的痛呼聲。

斐明月紅著眼盯著眼前這張痛苦扭曲的臉,在他無力掙紮,想要咬舌自儘的時候,把紗布塞進他嘴裡,隨後拔出手術刀,後退半步,冷冷地睥睨著他。

“安離,求仁得仁,你害死我的孩子,還想害死我,你今日的樣子全是你咎由自取,剛纔那一刀,纔是我對你的報複。”

她拿起乾淨的棉布,慢條斯理地擦著沾了血的手術刀,冷漠地看著床上那個男人蠕蟲般地掙紮著,嘴裡塞著紗布嗚嗚地哽嚥著。

直到她看到他痛苦緊閉的雙眼中流出一行濁淚,在含糊不清的哽咽聲中聽到他叫了一聲媽。

奶奶。

清脆的落地聲響起,手術刀從她手中滑落,她瞬間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似的跪倒在安離床前。

回不去了。

菀城的雪,飄著紅燒肉香氣的小院,全都像洗衣盆裡五彩繽紛的泡沫一般,碎了,全都碎了。

她什麼都冇有。

親情,友情,愛情,她越想得到的就越是得不到,她越是想抓緊的,就越是離她遠去。

“黃楊扁擔軟溜溜哇姐哥呀哈裡呀,挑挑白米下柳州哇姐呀姐呀下柳州啊······”

帶著淚意的民歌顫抖地響起,斐明月一邊唱著小時候奶奶哄她睡覺時唱的歌謠,一邊顫抖地拔去了安離的氧氣管。

安離痛苦地睜大眼睛看著她,在氧氣漸漸稀薄以後,眼中的驚恐反倒慢慢褪去,慢慢變得平和寧靜,像是每個人剛出生的時候都曾安靜地躺在母親的懷裡一樣。

那個美麗堅韌的女人,像是純潔的野百合一樣生長於菀城的水鄉之中,生不入豪門公館,死亦不見舊愛前緣,乾乾淨淨地來,乾乾淨淨地走。

隻可惜,有了他這樣的兒子。

富貴迷人眼,菀城的雪,他再也見不到了。

“人說柳州的姑娘好哇姐哥呀哈裡呀,柳州姑娘會梳頭哇姐呀姐呀會梳頭哇······”

在女兒顫抖的歌聲中,安離慢慢失去了所有的意識,慢慢進入了一個早被塵封的美夢之中。

溫柔的母親輕輕晃著她親手編的搖籃哄他入睡,在溫暖的冬日陽光裡,響著母親軟糯溫暖的歌聲,琉璃世界,白雪紅梅,都比不上他的母親,全世界最好的媽媽······

斐明月伸手幫他合上眼睛,慢慢起身,在她轉身離開以後,一行清淚沿著安離蒼老的眼角緩緩落下。

走出病房,傅西樓伸手溫柔地擦去她的眼淚,慢慢把她抱入懷中。

斐明月終於控製不住地趴在他懷裡失聲痛哭。

過去很長時間,她才慢慢平靜下來,紅著眼睛看著傅西樓問道:“可以把他的骨灰送去菀城安葬嗎?”

傅西樓牽著她的手回她自己的病房:“應該的。”

被溫暖乾燥的大手緊緊握著,斐明月心裡又暖又酸。

“傅西樓,你揹我回去好不好?”

她停下腳步,晃了晃他握著她的手突然撒嬌道。

傅西樓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提這個要求,不過還是配合地在她麵前蹲下:“好。”

雖然這裡和她的住院部是兩棟樓,隔得還有點遠,但是看在她今天這麼難過的份上,哄哄她也冇什麼。

斐明月也就是突然想到了試一試,等傅西樓真的屈尊降貴地在她麵前蹲下的時候,她反倒不知所措起來:“啊,真背啊。”

傅西樓被氣笑了:“不然呢,不是你要求的嗎?我都這麼聽話了,你要不配合,你說我尷不尷尬吧。”

斐明月被他逗笑了,小心翼翼地摟住他的脖子趴在他後背上,同時在他的臉側親了一下,聲音明顯高興了很多:“謝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