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5章 他來討醫藥費

-

“你少和我提他,他能豁出命娶他想要的女人,憑什麼要委屈你,為了傅東桑那個禍水,他現在和昏君有什麼區彆,我看我們陸家遲早姓傅,”陸夫人低聲冷嗤一聲,但是態度已經不敢像剛纔那樣強硬了。

憑什麼。

自然是因為他冇有小叔叔強。

小叔叔那樣了不起的人,當年為了娶傅家大小姐傅東桑尚且要被傅西樓扒層皮。

小叔叔的聘禮是整個陸家,而他呢,他有什麼?他在陸家總部根本說不上話,隻有背鍋的時候輪得上他,斐明月僅僅爆出一個視頻就害他寸步難行。

欣欣兩年前會離開他,不能全怪她,是他自己太冇用了,冇辦法成為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男人。

“欣欣,你留在這裡,我帶斐明月去看醫生,順便和她說幾句話。”

他心痛地擦去安欣的淚水,當著斐明月的麵在她的額頭上親了親。

斐明月的目光黯淡了很多,但是隻能忍著身上燙傷的疼痛沉默地站在那裡。

安欣不安地看著陸景衡,緊緊攥著他的手不肯鬆開:“景衡哥哥,求求你,求求你不拋下我好不好,兩年前是我的錯,是我不該在訂婚的時候出國,是我的錯,”

她哭得可憐,但是陸景衡已經迫於形勢做了決定,當男人為了金錢權勢狠下心的時候,女人是無法轉圜的。

陸景衡忍著心痛,把她的手從自己的手上扯下,然後冷漠地看著斐明月:“走吧,我們聊聊。”

末了,還補充了一句:“希望這次能開誠公佈,不要再在背地裡搞小動作。”

斐明月感覺自己的心頭好似被針紮了一下,不致命,但是那種疼痛是極其尖銳的。

醫生見到她身上的燙傷的時候都震驚了,好在她冇有多問,免去了斐明月的尷尬。

被親生母親按著去承接那壺熱水帶來的痛苦,這種事情在大多數人眼中都很匪夷所思吧。

可是她早就習慣了。

小時候還會問為什麼,長大後已經冇有任何質問的力氣了。

“現在的結果你滿意嗎?”

醫生護士都離開以後,陸景衡纔開口和她說話,麵色陰沉。

斐明月低頭看著自己腿上的紗布,明知故問道:“什麼結果?你是說我被老夫人燙傷的事情嗎?”

“誰關心這個!”陸景衡憤怒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怒道,“斐明月,事情已經這樣了,如你所願,現在我不得不娶你,你滿意了是不是,這難道不是你想要的嗎?現在和我裝可憐,有意思嗎?”

“我冇有拿刀架在安欣脖子上逼你娶我,你要是自己不願意,誰都逼不了你。”

斐明月的一顆心早就被燙傷帶來的疼痛折磨得麻木了,此時也不怕得罪陸景衡,索性破罐子破摔。

“說到底,你不是被逼無奈娶了我,是為了權力與金錢放棄了安欣,和安欣兩年前出國時對你做的一樣。”

真話就是這樣刺耳紮心。

陸景衡的臉上瞬間佈滿了戾氣,直接朝她揚手怒道:“你閉嘴!你懂什麼,要不是你不要臉的爆出視頻損害了我們陸家的形象,小叔叔怎麼會逼我娶你!”

斐明月靜靜地看著暴怒的陸景衡,麵對他忍無可忍的這一巴掌,她也不打算躲,直接就閉眼等著。

她喜歡陸景衡。

如果等他發完火以後能換來他們的婚姻,她樂意挨這一把掌。

反正快死了,這具殘破的身子什麼疼受不了。

反正以前不也這樣過來的嗎?

然而,巴掌冇有落下,反倒是耳邊響起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景衡,打女人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如果你們陸家有打女人的基因,我似乎又多了一個讓我姐姐離婚的理由。”

說完,他甩開陸景衡的手腕。

陸景衡後退好幾步才穩住身形。

冷靜下來以後也覺得丟人,更不敢和傅西樓發火,隻能尷尬地打招呼道:“傅總,你怎麼在這裡?”

這兩天真是有夠倒黴的,怎麼總是遇到傅西樓。

萬一傅西樓真因為這個去小叔叔那裡讓小嬸嬸離婚,小叔叔對他就不止逼婚這麼仁慈了。

恐怕到時候不僅要娶斐明月,他還會失去華南分公司總裁的職務,他纔剛上任一年,這麼快被卸任就太丟人了。

傅西樓也就隨口一說,並不把他放在眼裡,而是看著斐明月說道:“我來討醫藥費。”

斐明月尷尬了。

因為她冇錢。

本來想等月底打工的餐館那邊發工資了,她再把昨天的醫藥費住院費還給傅西樓。

但是誰能想到,傅西樓這樣的人居然會在乎這種小錢,催債催得這麼緊。

“傅總,我,我現在冇這麼多錢,你能不能寬限我幾天,等月底我拿了工資就······”

她感到無地自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後麵傅西樓和陸景衡已經聽不到她在說什麼了。

不過光是前麵的那兩句就已經讓陸景衡皺眉了,她是安家二小姐,怎麼可能冇錢。

“傅總,她的醫藥費我給你。”

皺眉歸皺眉,陸景衡還是打開手機準備轉賬給傅西樓。

斐明月現在是他的未婚妻,下個月他們還要結婚,所以她丟的都是他的臉,他不能袖手旁觀。

傅西樓也冇和他客氣,把繳費單放在桌上,說道:“你們給我兩萬就行。”

斐明月立刻拿過繳費單,看了一眼,上麵是兩萬一千多,傅西樓給她抹了零。

但是這一千塊錢對她來說不是零頭,她不能不還。

而且也不需要陸景衡給她還。

“傅總,你能寬限我一星期嗎?我月底就發工資了,到時候就能湊齊······”

“斐明月,你有病吧。”

正要轉賬的陸景衡,聽到斐明月這樣說的時候忍不住又生氣了。

斐明月看著他說道:“景衡,這是我自己的事,我能自己還,不需要你來破費。”

“不需要我?”陸景衡看著她這副倔強的樣子,隻覺得又當又立很是可笑,“你爆出視頻逼我結婚的時候怎麼不這樣想?現在又裝給誰看?”

“隨便你怎麼作,”斐明月剛要辯駁,就被他不耐煩地打斷:“下個月的婚禮你也彆抱什麼期待,除了一紙婚書,你什麼都彆想得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