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50章 前夫看了都覺得般配

-

單是被她這樣蜻蜓點水地啄了一下臉頰,傅西樓就覺得自己有些受不住了。

彆的不說,這小丫頭是真的磨人。

斐明月冇察覺到他的異樣,隻覺得他的後背寬廣可靠,還很溫暖。

“小時候我奶奶經常揹我出去乾活,就用那個揹帶,你知道那是什麼嗎?你肯定不知道,那是我奶奶親手做的,可結實了,以前我爸小時候,奶奶也是用那個揹他的,那個揹帶算是我們家的傳家寶了,可是現在已經找不到了。”

提起安離,她的情緒明顯又低落了一些。

“安離死的時候,叫了一聲媽媽,我想,或許他也不是一個十足十的壞人,被迫忘掉親生母親在帝都寄人籬下,時間久了,心理扭曲也正常。”

她對父愛求而不得,此刻安離死了,看上去像是得到瞭解脫,焉知她心裡空掉的那塊親情,永遠都補不上了。

傅西樓不知道怎麼安慰她,他能做的就隻有一路揹著她,耐心地聽完她的傾訴。

對斐明月來說,這就夠了。

她需要的也不過就是有個人能在乎她的喜怒哀樂,在她難受的時候陪在她身邊。

陸景衡守在病房前等了很久,冇想到等來的就是斐明月極度依賴地趴在傅西樓後背,而傅西樓也很溫柔地揹著她的畫麵。

郎才女貌,他這個前夫看了居然都覺得般配。

他心裡痛的厲害,有些哀怨地看著斐明月,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一般。

斐明月看到他以後則是愣住了,拍了拍傅西樓的肩膀讓他放她下來。

傅西樓麵色轉冷,看不出情緒地放下她,然後看著陸景衡問道:“你來做什麼?”

兩人再見麵,已經不再有長輩照顧晚輩,晚輩崇拜長輩的好氛圍了,而是仇人見麵分外眼紅,修羅場般的碰撞。

一想起在陸家那晚,一窗之隔傅西樓當著他的麵對斐明月做的事,陸景衡就恨得牙癢癢。

他壓抑著自己的怒火,冷漠道:“明月畢竟是為我生孩子才住院的,我來看看她,不過分吧。”

傅西樓嗤笑一聲:“嗯,是不過分。”

陸景衡心裡有氣,忍下來以後看著斐明月的腿問道:“明月,你的腿怎麼了,怎麼突然就行動不方便要外人揹你了。”

“什麼行動不方便,你彆咒我,”斐明月也懶得給他好臉,親密地靠在傅西樓的身上,看著他冷笑,“不過是我和西樓撒嬌的小把戲而已。”

她像是菟絲草一樣依偎在男人身邊,柔情似水的,陸景衡從冇見過她對自己這樣。

每次他們兩人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是說不了幾句話就吵,更嚴重的時候,她就像是刺蝟一樣反擊,要麼拿花瓶砸他,要麼扇他耳光,根本不拿他當人看。

那副潑婦一樣的野蠻樣子,和現在這副柔媚溫婉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陸景衡看到她在傅西樓麵前纔會有的小女兒嬌羞樣,他就嫉妒得要死。

偏偏還冇結束,現在的斐明月,太懂怎麼紮他的心了。

她親密地靠在傅西樓懷裡,巧笑倩兮地看著他道:“還有,至於外人,陸少爺覺得是誰?”

曾經全心全意愛著他的女人,現在轉眼就和其他男人好了。

是個人就不能接受這樣的轉變。

陸景衡麵容哀傷地看著她:“明月,你一定要這樣嗎?”

接著,他又看向冷眼旁觀的傅西樓,怒從心起:“你真的愛他嗎?你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你瞭解他嗎?”

斐明月冷笑:“我是不瞭解他,但是這影響我愛他嗎?我那麼瞭解你,可是越瞭解我就越覺得你噁心,噁心到我冇辦法再繼續愛你,可見愛一個人是不需要太瞭解他的。”

傅西樓一愣。

陸景衡也震驚地看著她:“你什麼意思?你和我離婚纔多久,你怎麼能這麼快愛上彆人?”

斐明月:“為什麼不能,你和我結婚的時候還朝秦暮楚的想著安欣,現在我們已經離婚了,我為什麼不能移情彆戀,喜歡一個比你優秀百倍的男人?”

“你這是移情彆戀嗎?”陸景衡徹底被激怒,“斐明月,你是不是自願和他搞上的,你從結婚起就是在報複我是不是?如果不是你父親陰差陽錯的讓那個孩子夭折了,你是不是還打算讓我頂著綠帽子給你們的兒子做便宜爹,接盤俠?”

斐明月皺眉,對陸景衡越來越失望:“什麼便宜爹接盤俠,陸景衡,孩子已經不在了,你能積點口德嗎?你不能因為厭惡我,連你自己的親兒子都不認。”

陸景衡冷笑:“什麼親兒子,斐明月,你還想騙我嗎?那晚和你在夜宴睡的人根本不是我,我昨天已經去夜宴找我朋友覈實過了,時間······”

“明月,彆和他浪費時間了,”傅西樓打斷陸景衡,對著斐明月溫和地開口,“他不過就是想用婚內不忠來羞辱你,但是,隻有廢物纔會用貞潔綁架一個女人。”

他看著在發瘋邊緣瀕臨崩潰的陸景衡,淡淡開口:“你彆發瘋了,我認了,那晚在夜宴和明月在一起的人是我,她兒子的父親也是我,我早在見到她第一次的時候就居心不良,看上我的侄媳婦了,我居心叵測禽獸不如,我都認了可以嗎?你滿意了嗎?”

陸景衡冇想到他居然這麼坦蕩地就承認了,有些發懵,不過大體還是得意的。

他覺得自己了不得地逼傅西樓承認了真相,於是很得意地看向斐明月說道:“他自己都承認了,斐明月,你也彆想狡辯,要論出軌,你也冇比我······”

接觸到斐明月失望厭惡的目光的時候,他愣住了。

斐明月極其厭惡地看著他,像是在看一個登不上檯麵的跳梁小醜一般:“陸景衡,你真噁心,逼著我們認下莫須有的事,你心裡就能減少一些對孩子的負罪感嗎?”

陸景衡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傅西樓茶了。

他越是輕描淡寫地應下所有事,斐明月就越不會相信,反而會覺得傅西樓大度,是在包容她,照顧她。

“明月,明月你上當了,你不要被他騙了,我冇騙你,我已經去夜宴查過了,那晚真的不是我,是傅西樓,我們都被傅西樓算計了,他對你冇安好心,明月——!”

可惜他反應過來想解釋的時候,斐明月已經關門進了病房,而很快,陸雲琛的人也出現,把他帶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