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53章 用黑卡來侮辱她

-

不知道是不是斐明月自己的錯覺,等她住進山漸青,開始傅西樓所說的新的人生以後,傅西樓好像對她冷淡了許多,有時候一星期都見不了一麵。

斐明月有些焦慮起來,再次疑惑他們現在究竟是什麼關係。

“西樓,你今晚不留下來嗎?”

眼看著傅西樓又要出門,她忍著心裡的難堪問道。

這副樣子,像極了那種等待男人垂幸的女人,她自己都覺得噁心。

但是她想留下他。

而傅西樓卻是淡漠地看著她問:“你有什麼事嗎?”

“我,”她被他冷淡的語氣堵得說不出話來。

“冇事。”

她艱難地搖頭。

傅西樓卻在這時候交給她一張黑卡:“要是覺得無聊的話,就拿它出去隨便刷。”

斐明月一愣,嚇得後退半步:“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冇想找你要錢。”

傅西樓:“那你想要什麼?周雅潔和安欣已經回菀城了,安離的喪禮也過了,至於陸景衡,他明天就出國了,你要是想見他,明天我讓老吳送你去機場。”

斐明月抬頭錯愕地看著他:“你,你能同意我去見陸景衡?”

他不是不喜歡她和陸景衡接觸的嗎?

她以為他是會吃醋的。

他現在這副冷淡的樣子,好像之前對她的寵和好都是她鏡花水月的一場空夢。

怎麼會這樣。

她不甘心地看著他賭氣道:“你不怕我和他一起出國嗎?”

傅西樓不理解地看著她:“你會嗎?”

他就冇見過第二次跳進同一個火坑的。

她自然不會。

斐明月莫名其妙的怒火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不等她再說什麼,傅西樓就已經離開了,留給她的隻有安靜躺在櫃子上的一張黑卡。

他們之間,隻能說這些嗎?

可是就算是互取利益,目前都隻是她在單方麵的索取,傅西樓呢,他想要什麼。

從她生產以後,他一次都冇碰過她。

好像從她住進山漸青以後,他就對她失去了興趣。

而她卻像中了蠱似的,一日不見,思之如狂。

這不是一個好兆頭,她不能這樣下去了,她必須給自己找點事做。

她拿起黑卡,想放進傅西樓的臥室收好,卻被過來做衛生的李婷攔住了:“你要做什麼?”

因為那晚來山漸青找傅西樓被攔的事情,斐明月有些遷怒李婷,覺得如果不是她非要攔著自己找傅西樓,或許自己的孩子還能活命。

所以她對李婷的態度也很冷淡:“我放東西。”

李婷注意到了她手裡的黑卡,眼中閃過嫉恨的目光,冷道:“冇有二爺的允許,誰都不能進他的臥室。”

斐明月:“如果我非要進呢?”

李婷冷笑:“你大可試試。”

說完又嘲弄地看著她補了一句:“你從住進山漸青開始,二爺就單獨給你準備了一個臥室,你不會以為二爺是在體貼你吧。”

斐明月心裡微痛,強撐著自尊道:“不管是不是體貼,我都是他唯一帶進來的女人。”

“唯一?”李婷大笑,看著斐明月的目光中帶了幾分憐憫,“不說以前,就說容顏,每次顏姐過來,哪次不是睡在傅總臥室的?”

“哦,對了,就你現在睡的那間臥室,那還是顏姐以前睡過的,裝修都按她喜歡的風格改過了。”

什麼?

難怪她覺得她那間臥室的風格很少女風,和彆墅裡的風格不統一,她以為那是傅西樓專門為她改的。

可是居然是容顏嗎?

不僅能隨便出入傅西樓的臥室,還能隨便更改房間的裝修風格。

傅西樓會這樣縱容每一個和他利益互換的女人嗎?

那為什麼她想要他留下的時候,已經說的那麼卑微了,他還要裝不懂,用黑卡來侮辱她。

李婷看出斐明月的心理防線已經被擊潰了,繼續說道:“你剛纔冇留住二爺,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斐明月已經顧不上對她的厭惡,有些恍惚地問道:“為什麼?”

李婷:“今晚是二爺兩個小外甥的滿月宴。”

滿月宴。

她聽說過傅東桑懷孕的事情,冇想到這麼快孩子就出生了。

而她的孩子,前兩天就已經滿月了。

可惜她再也見不到他了。

李婷的話依舊聒噪地在她耳邊響起:“但是傅總選擇帶去的女伴不是你,而是顏姐,這下你知道自己有多拿不出手了吧,婚姻期內就和男人出軌,你以為是男人喜歡你嗎?”

“不過是為了追求刺激而已,等你離婚了,連那點刺激都冇有了,二爺怎麼可能還把你放在心上,現在會收留你,隻是二爺心善,可憐你······”

斐明月把黑卡塞進她手裡,失魂落魄地打斷她說道:“麻煩你把它收好,我不能用他的錢。”

說完,她就忍住屈辱的淚水回了病房,依稀還能聽到李婷在身後罵她,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她罵的冇錯。

她現在的吃穿用度,哪一樣不是傅西樓的,也不在乎再多一張黑卡。

她現在隻能依附傅西樓活著,傅西樓怎麼能瞧得起她。

而容顏,除了是傅西樓的女伴,還是一位星途璀璨的大明星,她一個高中都冇畢業的九漏魚怎麼能比。

回到容顏親手改裝的臥室,她覺得她之前喜歡的這間臥室裡,所有的裝飾都變得刺眼起來。

最後,她拿了手機坐在光禿禿的地板上,準備在網上找招聘資訊,想給自己找點事做。

但是冇想到,微博彈出了一條關注人的動態。

容顏發微博了,是一張照片。

看得出是在一個很華麗的宴會上,她隻曬了自己執著酒杯的背影,重點就是她的背影。

她穿了一件露背的禮服,露出了漂亮的蝴蝶骨,以及一大片美背。

傅西樓如果扶著她的腰的話,他的手一定會放在她裸露出的皮膚上。

“不說以前,就說容顏,每次顏姐過來,哪次不是睡在傅總臥室的?哦,對了,就你現在睡的那間臥室,那還是顏姐以前睡過的,裝修都按她喜歡的風格改過了。”

李婷的話魔咒一般地不斷在她耳邊重複,無論她怎麼畏懼剋製,她都控製不住自己此時心裡對容顏的嫉妒。

陸景衡的電話在這時候打了進來,斐明月想直接掛斷的時候頓了一下,選擇接通。

陸景衡的聲音有些驚喜的傳來:“明月,謝謝你接電話,我明天就要出國了,明天你有時間的話,我想再見你一麵可以嗎?哪怕是視頻通話也好,我再看看你。”

斐明月握緊手機,開口說道:“就現在吧,你在哪兒,我去找你。”

“現在?”陸景衡看著不遠處和容顏站在一起的傅西樓,有些猶豫,“我現在在我兩個小弟弟的滿月宴上,你等我一會兒,我去和小叔叔說一聲,然後我再······”

斐明月打斷他:“不用,我去找你。”

陸景衡:“啊?你要過來?”

斐明月:“不方便嗎?”

陸景衡怕她反悔,急忙說道:“不不不,方便,方便的,你願意見我就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