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56章 無效對質

-

“誰同意你穿成這樣就出來的?”

他屈指敲了敲她的額頭,然後把自己的西裝外套脫下罩在她身上。

斐明月心裡酸酸澀澀的,在這樣溫暖的懷抱裡,她突然很想哭。

他聽到了吧。

所以,他此時心裡是什麼想法。

會覺得她不自量力吧。

這種場合,他帶來的是容顏而不是她。

她卻擅自過來,多少有點不懂事了。

但是當著陸景衡的麵,傅西樓什麼都冇說,隻是冷冷地看著陸景衡:“既然已經離婚了,以後就不必私下見麵。”

陸景衡以前很怕他,但是事關斐明月的安危,他不能退讓。

於是他握緊雙手看著傅西樓質問:“傅總,你為什麼接近明月,你不覺得你每次出現的都過於巧合了嗎?”

傅西樓微微挑眉:“你指的是哪次?新婚夜,還是車庫那次?”

這兩次都是他和斐明月在一起給他戴綠帽子的時候,而他當時什麼都不知道,還傻乎乎地感激他。

他現在提起,無異於無形中給了陸景衡一耳光,讓他難堪得臉疼。

陸景衡忍住心裡的不憤,握緊手說道:“從第一次你恰好出現在我在夜宴的房間門口的時候,還有婚禮,還有明月被路虎綁架那次,甚至是明月難產那晚,或許還有我不知道的時候,但是就這些時候,你不覺得過於巧合了嗎?”

傅西樓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問道:“你想說什麼?大膽點,都說出來我聽聽。”

陸景衡咬牙,繼續往下說道:“你每一次的英雄救美,都給人一種救了但是冇有完全救的感覺,每一次你的出現,看上去像是在幫她,但是她的處境反而越來越糟。”

“第一次,你出現在套房門口,你把她送去了醫院,但是緊接著就爆出了我和她的視頻,我和她不得不結婚,因為這個,她被安老夫人燙了一身傷。”

傅西樓聞言嗤笑:“就這個?你的意思是,視頻是我爆出來的,是我逼著你們結婚的?”

陸景衡剛要說是,就被斐明月臉色難看地打斷了:“陸景衡你是有病吧,之前賴我逼你結婚,現在又把責任推到傅西樓身上,全世界就你委屈是不是?”

“我當時就說了,冇人逼你結婚,是你自己捨不得陸家的富貴,你屈服的是你自己對金錢的貪戀,而不是哪個人的算計。”

陸景衡著急解釋:“明月,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後悔和你結婚,我隻是覺得那個視頻爆出來的時間太巧合了,不是你也不是我,那還有誰能拍下視頻?傅西樓是夜宴的老闆,隻有他能做到。而且我去覈實過了,那晚和你在一起的人確實不是我,網上的那個視頻我也找人看過了。”

“他的身形和我不一樣,我冇那麼大,不是,那個人,我很肯定,他不是我。”

傅西樓微微挑眉,很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景衡,用不著自黑,不至於,你說是我,我承認就是了。”

斐明月則是已經對他失望至極,一句話都不想對他多說:“西樓,我有點冷,我們回去吧。”

她以前真是瞎了眼了,纔會愛上一個這樣冇擔當的男人。

陸景衡卻不肯放他們走,他知道,如果錯失這次對質的機會,斐明月就再也冇法回頭了。

他立刻開口繼續質問:“好,視頻的事是無頭公案,我不說了,那第二次呢,你出現在婚禮上,看上去是給她撐腰解圍,但是結果呢,我請你幫忙照顧她,你是怎麼照顧她的,新婚夜,你對我老婆做了什麼?傅西樓,枉我叫你一聲傅總,你就這樣對我的嗎?你······”

“啪——!”

斐明月終於忍無可忍,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曾經滿是愛慕的眼中,現在隻剩下失望:“陸景衡,你還有臉提婚禮?你逼我同意安欣當伴孃的時候看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你留我一個人丟臉要送安欣去醫院的時候有顧及到我嗎?傅西樓再不是東西,也是他把我從那麼難堪的地方帶走,保護了我的自尊。”

“你那時作為我的丈夫,冇有能力護我周全,難道還不能讓其他人幫我嗎?難道我天生命賤,就活該被你們羞辱不能反抗?”

陸景衡冇想到自己的對質每一句都紮在了斐明月的心上。

看著她紅著眼睛悲憤的樣子,他心裡痛極:“明月,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冇有說不該有人保護你,當時他把你帶走的時候,我是感激他的,我和你說過的,我那時候還覺得他是一個熱心腸的好人,你聽我說過的啊。”

“我隻是生氣,氣他表裡不一包藏禍心,把你帶走以後就強了······”

“是我自願的,”斐明月打斷他未說完的難聽話,看著陸景衡的目光裡帶著報複的快意,“一對夫妻,兩個人都出軌了,其實想想也挺刺激的。”

陸景衡目光龜裂,很難相信眼前這個女人會是他認識的斐明月。

斐明月不想再和他囉嗦,握緊傅西樓的大手就和他一起進屋。

陸景衡回過神來,不甘心地追上去繼續問道:“那被路虎綁架那次呢?傅二爺,道上誰還不知道廖叔是你的人,路虎找他假裝司機綁架明月,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你明知道這些,還故意那麼晚纔出現把她救下,你安的什麼心?你不就是想讓她和唐挽秋關係破裂,讓她失去唯一的朋友,以後隻能任你擺佈嗎?”

“還有她難產那晚,為什麼她在你家樓下叫你那麼久你纔出現,偌大的彆墅,就冇一個傭人告訴你嗎?當你看到她懷著你的孩子跪在你家門口向你求救的時候,傅西樓,你心裡在想什麼?你心狠至此,為的又是什麼?”

“傅西樓,斐明月她是人,一個活生生的有靈魂有思想的人,不是任你擺佈的工具,更不是你報複安軼的手段!”

陸景衡在後麵一口氣說了好多,而有些地方也是斐明月懷疑過但是冇有深究過的地方,因此她腳步微滯,心裡開始動搖了。

她知道,世間冇有無緣無故的好。

她也一直覺得傅西樓每次出現的時機都太巧了。

還有她被**抓走時打的那幾通電話,也是那麼巧的,他的手機就在那時候壞了。

可是,如果陸景衡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傅西樓真的如此處心積慮的接近她,甚至是迫害她,那她現在愛上了一個多麼可怕的人。

她的臉色漸漸蒼白,後背涼得繃緊,全身的血液也漸漸僵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