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58章 開始收網

-

傅西樓的姐姐傅東桑,她之前在婚禮的時候就見過一次,是一個氣質清冷的漂亮女人,看上去就像是那種很乾練的女強人。

導致再見麵的時候,斐明月有些發怵。

上次見的時候還是侄媳婦,這次見就變成了她弟弟的女朋友。

一般姐姐都不會感到高興的吧。

果然,傅東桑對她態度很冷淡,甚至在聽傅西樓介紹說她是他女朋友的時候,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不過冇說什麼難聽話,而是讓她抱抱孩子。

“這是傅謹,你抱抱他吧。”

屋子裡放著兩個搖籃,她帶她去了其中一個,讓她抱一下其中一個雙生子。

聽到孩子姓傅的時候,斐明月愣了一下,不過冇多問,傅家家大業大,冇有誰規定孩子不能隨母姓,現在雙生子裡一個姓傅,也很正常。

不過這個孩子真可愛,白白嫩嫩,肉嘟嘟的,小雪糰子一樣。

斐明月認真地看著他對自己笑,心裡突然有些難受起來。

如果她的孩子還活著,現在一定和小傅謹一樣可愛吧。

一旁的月嫂看到傅謹衝著斐明月笑得時候忍不住道:“奇了,小少爺還是第一次對人笑呢。”

斐明月受寵若驚,驚喜笑道:“真的嗎?”

月嫂:“是真的,大小姐你說是不是,阿簡少爺倒是喜歡笑,但是我們阿謹少爺,小小年紀就板著一張臉,倒是和二少爺小時候一樣呢。”

月嫂以前就是照顧他們姐弟的樊嬸,這次專門過來伺候大小姐做月子,和他們姐弟關係一直親厚。

但是此時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她這句話說出來以後,空氣凝滯了幾秒。

就連斐明月也察覺出了異樣,下意識地看向傅西樓,感覺他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

還是傅東桑隨口說道:“外甥像舅也是有的,說不定不光是性格,以後傅謹長大了,長得還更像西樓呢。”

樊嬸不明所以,跟著笑道:“是啊,我現在看就覺得傅謹少爺和二少爺長得像了,不知道陸簡小少爺以後會不會和三小姐······”

樊嬸說到這裡愣了一下,立刻尷尬地閉嘴,然後又焦急小心地看著傅東桑想解釋:“抱歉,大小姐,我,我不是故意······”

傅東桑也冇怪她,隻說道:“你教斐小姐抱孩子吧,我看她有些不敢抱。”

斐明月確實不敢抱。

她冇抱過孩子,這麼小的一個娃娃,她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他磕著碰著的。

此時傅東桑讓人教她抱她都不敢:“要不還是算了吧,我,我冇抱過孩子。”

傅東桑:“現在抱也不遲。”

斐明月:“······”

開傅東桑雖然語氣平淡,但是莫名就有一種命令一般的壓迫感,斐明月一句反駁都不敢再有,立刻乖乖地跟著樊嬸學抱娃。

而傅東桑看了傅西樓一眼,姐弟倆就離開了兒童房。

是傅東桑對她不滿意想叫傅西樓和她分手?

斐明月有些擔心。

不過在樊嬸的幫助下抱起小傅謹的時候,她的心思就全被這個香香軟軟的小傢夥占據了。

小傅謹似乎也很喜歡她,一直在她懷裡笑著。

而另一邊傅東桑的房間裡,氣氛就不這麼和諧了。

“女朋友是什麼意思?”傅東桑一進門就看著傅西樓問道。

傅西樓很冷靜:“會結婚的意思。”

傅東桑一愣,隨後好像鬆了一口氣:“你想通了?其實現在我覺得就挺好的,你及時收手,把你以前對她做的事瞞住,你們能好好過一輩子,我看得出,明月其實是個好姑娘,你自己也知道,當年那通電話也隻是一個不幸的巧合而已,她那會兒纔多大。”

“南瑜犧牲的時候也才十八歲,”傅西樓聲音冰冷,“你被那群老東西刁難,被迫嫁給陸雲琛的時候才二十六歲,我上軍事法庭被迫退伍的時候才二十四歲,我們三人的人生,都被她那一通電話毀掉了,你覺得她無辜?”

傅東桑沉默了。

許久,她才聲音沙啞地開口:“那你說要娶她是什麼意思,你要做到什麼程度纔夠?”

傅西樓複雜的目光透過落地窗看向院子裡衣香鬢影的奢華場麵,聲音漸漸沙啞:“等她從戒毒所出來以後。”

“你瘋了?”傅東桑驚恐地後退半步,像是對他很陌生似的,“傅西樓,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傅西樓:“知道。”

傅東桑恐懼地搖頭,扶住牆壁才勉強站穩:“西樓,真的不能收手嗎?我說過的,我不怨你,南瑜也不怨你,那是她的使命,她從進部隊的那天起,就做好了犧牲的準備,我們傅家人,世代的熱血都灑在了北疆,你不要讓他們的忠心成了一場笑話。”

傅西樓:“所以我會娶她,用我自己的餘生來彌補她。”

傅東桑很不理解他的想法:“彌補?你踐踏她的真心,摔碎以後還想捧起來粘好嗎?那你為什麼一開始就捧好,不要摔它?”

傅西樓沉默良久,久到傅東桑想放棄他出去的時候,他才消沉地開口:“當年我的副官背叛我,差點害死我,你和南瑜不遠萬裡的去找我的屍體,南瑜也是那時候說要去部隊的,她是為我去的。”

傅東桑心中疼痛:“我說了那是她自己的選擇,爸媽犧牲以後,我們三人就是世界上最親的人,親人之間是不分彼此的。”

“不必安慰我,”傅西樓冷漠地轉身,“毒疤提前入境了,斐明月也愛上我了,她不會背叛我,現在時機正好。”

“我要讓安軼知道,當年我們禁的東西用在他最在乎的人身上是什麼感受,隻有這樣,他才能深刻的意識到,南瑜那些年跟著我們四處奔波的不容易。”

傅東桑已經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勸他什麼了,隻能抽出紙巾擦去自己眼中的淚水,徹底放棄:“隨便你吧,你和安軼,我現在知道了,你們必須用一個最無辜的人做了結,我管不住你的,以後斐明月會讓你明白的。”

傅西樓怨念太深,已經無法回頭了。

傅西樓冷眼看著她的淚水,繼續說道:“讓陸雲琛轉告陸景衡,不要去探究他不該知道的事情,我是看在你的麵子上,纔沒讓陸雲琛難做人。”

“要是他不出國亂折騰,陸雲琛管不好他侄子,我替他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