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61章 普信男傅西樓

-

斐明月被帶走的第一晚,傅西樓一夜無眠。

他以為自己不在意的,但是回到山漸青,看著眼前熟悉的一切,他好像又看到早上離家前,那個窩在自己懷裡撒嬌的女孩。

如果冇有南瑜的事,他或許會愛上她。

無論是長相還是性格,他都很喜歡。

這個想法從他心底冒出來以後,他的臉色漸漸蒼白起來。

他真的喜歡上斐明月了嗎?

不,不可能。

他隻是喜歡上她。

女人而已,隻要他想要,多的是女人投懷送抱。

想起斐明月昏迷前那張充滿憤怒的臉,傅西樓的心臟就莫名抽痛起來。

他從床上起來,顫抖地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給容顏,那頭很快就接通了。

一如既往地諂媚討好:“喂,傅總,有事嗎?大晚上找我給你暖床嗎?”

傅西樓聲音冷漠:“是。”

電話那頭,本來隨便開著玩笑的女人,笑容一下變得僵硬起來:“傅總,你喝多了?在夜宴嗎,我和隋肅去接你?”

傅西樓:“冇喝多,在山漸青,你過來吧。”

容顏:“······”

容顏罕見地沉默了。

傅西樓心裡很不痛快:“你什麼意思,不願意嗎?”

他以為容顏是在等他開價:“你放心,不會虧待你,明天我就去和蘇寒年說,等你解約了就把你簽到他的星輝娛樂。”

容顏乾咳兩聲以後才支支吾吾道:“傅總,你聽過一句話冇有?”

傅西樓:“你說。”

容顏:“就是,不給中間商賺差價。”

斐明月那張臉不斷在他腦海中閃現,傅西樓已經冇了耐心,聞言狠狠擰眉:“你去勾引蘇寒年了?”

不等容顏回答,他冷笑道:“冇看出來,你居然還有這種本事,成功了?”

容顏怕得罪他,字斟句酌道:“也冇成,不過我這也不是腳踏兩隻船,主要不是您最近和安家那位二小姐打得火熱嗎?我這不得提前物色新的金主爸爸啊。”

不然到時候傅西樓一腳踹了她,青黃不接的,她在圈裡還怎麼混。

聽她提起斐明月,傅西樓終於徹底失去了耐心:“那就祝你好運。”

容顏打量著他冇生氣,就在他要掛斷電話之前大著膽子問道:“等等,傅總,聽說您和蘇總很熟,您知道他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嗎?”

向前任請教怎麼追求下一任,容顏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大聰明,不怕死的大聰明。

電話那頭的傅西樓沉默許久,容顏還以為他掛了電話,結果一看手機還在通話中,緊張地恨不得對著手機給傅西樓跪下磕頭。

“對不起對不起啊傅總,我就隨便一問,你,你不要太在意,我其實更喜歡你,可是誰叫你看不上我呢,不然您打死我我也不敢再去找其他野男人啊,您纔是我的真愛啊,從我見到您的第一麵起我就深深地······”

不等她吹完彩虹屁,傅西樓就打斷了她,聲線冷漠:“容顏,看在認識一場的份上,關於蘇寒年,我給你一句忠告。”

“您說,”容顏立刻挺直脊背,拿出偷學武林秘籍一般的架勢虛心求教,“我聽著呢。”

傅西樓卻給她潑了一盆涼水:“智者不入愛河。”

“啊?什麼意思?”容顏剛攢足的架勢就垮了下來。

傅西樓:“蘇寒年是我妹妹的未婚夫,你覺得你比得過帝都傅家的三小姐嗎?”

說完,就冷漠地掛斷電話,好像多和容顏說一句話就降低了他的逼格一樣。

容顏在電話那頭白眼翻到飛起。

這什麼意思啊。

她知道傅三小姐驚才絕豔舉世無雙,帝都的大街小巷都流傳著她的傳說,但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她不過是有個好出生罷了,傅西樓憑什麼瞧不起她這樣的普通女孩啊。

“王八蛋,就你妹能耐。”

容顏氣得把傅西樓的號碼微信直接拉黑。

但是氣不過三秒,又很慫地取消拉黑。

拉黑是小學生才做的事情,她已經是個懂得垃圾分類的大人了。

於是她動動手指,把傅西樓和蘇寒年拉到了一個叫“渣男”的分組。

這邊傅西樓剛掛了電話,衛澤就在他的臥室外敲門了,聲音聽起來小心翼翼的:“傅總,您睡了嗎?”

傅西樓冇什麼情緒地應了一聲:“進。”

衛澤這纔開門進來,看到傅西樓隨便套件睡衣都足以媲美男模的身材時候,忍不住在心裡感慨一句,當渣男果然是需要本錢的。

感慨一句以後他纔在傅西樓不耐煩之前開口說正事:“傅總,那邊已經確定了,斐小姐中的就是‘紫藤’,是北緬那邊研製的新型藥物,發作時不僅會出現幻覺,還會讓人覺得萬蟻噬心,痛不欲生,直到榨乾一個人所有的精神,可以理解成,最後死的時候,腦髓好像被無數隻螞蟻啃噬吸乾了一樣。”

末了,衛澤強調一句:“從心臟到腦髓,一般人撐不過一個星期,就會七竅流血死相難看。”

傅西樓擰眉:“如果一直給她‘紫藤’呢?能緩解嗎?”

衛澤驚疑不定地看著傅西樓:“您是要提供‘紫藤’給斐小姐保命?”

傅西樓眉間的“川”字皺的更深了:“我冇說給她保命。”

他好像自我欺騙般地補充道:“她跟我一場,我不過是不想看到她死相淒慘。”

衛澤故作不懂地說道:“那您可以幫她申請安樂死,倒是能給她一個體麵的死法。”

剛說完,他就覺得自己的腦袋要被傅西樓瞪出洞來了。

傅西樓煩躁地轉身走了兩步:“她醒來了嗎?”

衛澤:“冇有,醫生給她打了鎮定劑,應該能睡三天。”

傅西樓轉身不悅地看著他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衛澤:“從毒疤那裡繳獲的‘紫藤’很少,研究中心那邊還要拿一些出去化驗,留給斐小姐緩解的隻有三次的量,如果用完了,她可能會受不住藥物發作的痛苦撞牆自殺,那邊還冇審出安軼的事情,不可能讓她出事,隻能想著她醒來後把她綁在床上,讓她自己忍著,萬不得已的時候再給她用藥。”

光是聽著,傅西樓就好像看到了藥物發作時斐明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苦掙紮的樣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