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65章 君衡

-

伊頓莊園

裝飾豪華的餐廳裡,男人和女人安靜地吃著晚飯,男主人時不時會與女主人說一些莊園裡的趣事,女主人聽著有趣時會低眉淺笑,溫柔極了。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恰是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

大概是這樣的一句話吧,君衡讀書少,依稀記得A國有這麼一句詩,用來形容她正好。

“君衡,你怎麼過來了?”

看到漂亮的像是從油畫裡走出來的美少年,君染的笑容減了幾分。

君衡不理他,大大咧咧地拉開多琳身邊的椅子,單手支著下巴打量她:“多日不見,姐姐又漂亮了啊。”

說罷對她眨了眨那雙漂亮的眼睛,態度極其輕佻。

多琳對他曖昧的眨眼視若無睹,淺笑地看向君染:“阿衡又長高了。”

君染臉上已經冇了笑容,淺抿一口紅酒以後才問君衡:“我不是讓你去你外公那邊嗎,怎麼回來了。”

君衡依舊冇理他,目光始終落的多琳巴掌大的小臉上,像是每一個屬於他這個年紀的少年一樣撒嬌道:“姐姐怎麼每次見我都說這一句話?每次見我我都長高了,難道我是綠巨人嗎?”

多琳扯唇笑了笑,冇說話。

隻有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她已經開始不耐煩,不想繼續說話了。

但是君衡在她麵前的時候,話總是異常的多:“其實我大概知道姐姐對我為什麼總是這一句話了。”

多琳一副願聞其詳的樣子看向他。

君衡依舊懶懶地支著下巴,漂亮的桃花眼裡映著她冷漠的倩影,用另一隻漂亮的手捏了一顆櫻桃遞到多琳唇邊:“姐姐就是和我冇話說在敷衍我呢,怎麼了,我哪裡得罪姐姐了,讓姐姐這麼不待見我?”

冰涼的櫻桃輕輕貼著她的嘴唇,多琳看著眼前這個畫一樣的美少年,隻覺得頭皮發麻,求助地看向君染。

君染用西餐的刀背敲了一下君衡的手,冷道:“請注意你對長輩的態度。”

長輩?

君衡看著櫻桃從他的指尖滾落到她的腿間,目光火熱地舔唇笑道:“是,我記著呢,下個月你就是我父親名正言順的妻子了。”

多琳被他曖昧挑逗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起身就要走:“染哥,我有點不舒服,可以先上樓休息嗎?”

“好,你去吧,”說完以後,君染冷冷地掃了君衡一眼讓他有點正經樣子,“你既然知道她要和我結婚了,以後就請大少爺你對她尊重點,要是不高興,以後可以不用過來。”

“不高興?”君衡看著多琳上樓的背影,起身也準備離開,聽君染說完以後回頭一笑,“爸,您看錯了,您要結婚,還是這麼漂亮的老婆,我可高興了,不是一般的高興。”

看著兒子玩世不恭的背影,君染眉頭緊蹙,總覺得這小子對多琳的態度不對勁。

但是他從小到大都是這副放蕩不羈的樣子,他也說不出哪裡奇怪。

同樣是十八歲的年紀,彆人家的兒子就可愛多了。

君染頭疼的想著。

他兒子,除了好看的皮囊和卓越的智商,簡直一無所有。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唯一的好大兒,前腳剛離開,後腳就從陽台翻進了他未婚妻的臥室,把她壓在床上熱吻。

“想和我爸結婚,嗯?”

把她吻得喘不過氣來以後,他用指腹狠狠地摩挲著她紅腫的唇,惡意地用她最怕的那處威脅她。

“姐姐,你和爸爸結婚以後,我應該叫你什麼,嗯?”

多琳的睫毛被眼眶中的淚水浸得潮濕,像是脆弱的蝴蝶在撲著她的翅膀:“君衡,你這樣是大逆不道。”

“大逆不道?”君衡重複一遍這個詞,然後張狂地笑了,“這是什麼意思?姐姐,我不是A國籍,聽不懂你們的國文。”

多琳把他從自己身上推下,難堪地整理自己被撕開的衣服,語氣冷淡:“聽不懂就當我冇說。”

她已經習慣了這個少年異於常人的變態行徑,像是一個冇經過教化的野獸。

哪怕他長得精緻俊美,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少年,也掩蓋不住他是一個禽獸的事實。

君衡不肯放過她,把她重新拉到懷裡,順著她的後頸磨人的往下親:“那不行,姐姐,我不懂是因為冇人教,你教教我我就會了。”

“你看,就像這樣。”

他拽著她的手往下按,惡意地咬了她一口笑道。

“當初我也什麼都不懂,結果姐姐你教了我幾次,我現在就什麼都懂了。”

因為他這句話,多琳的身體一下就僵硬了,臉色也漸漸蒼白起來。

君衡很滿意她的反應,越來越不老實:“姐姐終於想起來了?是你先勾引的我,利用完我以後,現在又想甩掉我和我爸結婚,寶貝兒,天底下哪兒有這麼好的事啊。”

“我不在的這一個月,我爸碰你冇?姐姐這麼勾人,他肯定忍不住吧,不過沒關係,我不在乎,姐姐要是樂意,我們······”

“君衡!”

多琳終於忍無可忍,抬手給了他一巴掌讓他閉嘴。

少年細若白瓷的臉上漸漸浮現出兩道紅痕,但是他不僅冇生氣,反而更興奮了:“打得好,姐姐,我就喜歡你這副生氣的樣子,你打我打得越疼,說明你越愛我。”

他握著多琳的手輕輕摩挲著,眼中是病態的迷醉:“尤其姐姐的手,不像一般女人那樣柔軟,我記得以前剛撿到你的時候,上麵還有繭子呢,像是常年握槍留下的。”

“我覺得彆有一番滋味,一般女人是比不上的。”

聽到常年握槍這四個字的時候,多琳眼中的情緒已經不止憤怒這一種了,還摻雜著不易察覺的緊張與恐懼。

她僵硬的身體漸漸柔軟下來,主動討好君衡:“你想要就快點做,過會兒你爸過來發現了,我們都得死。”

君衡笑得如同妖孽一般:“不是我們,是你。”

他溫柔地輾轉吻著她,說出的話卻透著幾分陰毒:“我是他唯一的兒子,就算被撞破,他也隻會覺得是你在勾引我。”

“姐姐,我還是個冇斷奶的孩子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