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66章 七竅流血不隻是成語

-

“君衡,你到底想說什麼?”

多琳放棄繼續取悅他,再熱的反應也掩蓋不住君衡骨子裡透著的冷意。

他玩得起,但是她不行。

君衡看著她冷著臉的樣子,覺得很有意思,忍不住上手掐了掐:“害怕了?你放心,我可捨不得你,就算我爸發現了,我也會保住你,畢竟當初是我先把你撿回來的。”

他一語雙關。

多琳卻故作不懂的說道:“那就多謝君衡少爺了,我後半生的榮華富貴,隻能仰仗你了。”

“簡單,”君衡心滿意足地把她抱著朝浴室走去,“在我玩夠之前,你這條命都是我的。”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多琳的目光冷如寒冰。

傅西樓在病房外等了三個多小時,裡麵女人痛苦的哭聲才漸漸停下。

唐空青疲憊地開門出來,對上傅西樓同樣疲憊的目光時,輕輕搖頭:“你先彆去看她,很狼狽。”

傅西樓冇聽,抬腳就要進去,唐空青隻好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老傅,聽我一次吧,我後麵都出來避著了,你給她留點自尊。”

傅西樓終於聽出不對勁了,跟他去了他的辦公室,進去以後立刻問道:“她到底怎麼了?”

唐空青猛喝了一杯水緩緩神,然後纔開口:“你看過殺雞的嗎?”

傅西樓:“什麼意思?”

唐空青:“一般抹脖子以後雞不會立刻死掉,而是會特彆痛苦地在地上掙紮,不斷地撲棱著翅膀,其實翅膀扇得越厲害,脖子上的傷口就會越疼,但是瀕死之際,他們已經控製不了這種對疼痛的生理反應了。”

“如果劊子手慈悲一點,我覺得應該直接一刀下去把脖子砍下,讓它死個痛快,而不是放血,讓它在痛苦的折磨中慢性死亡。”

傅西樓臉色陰沉:“你什麼意思?”

唐空青歎氣,把杯子放下以後認真地看著他說道:“給她申請安樂死吧,她現在的情況,以傅家在上麵的影響,申請安樂死比用‘紫藤’吊著她的命簡單。”

傅西樓怒極,一把揪著唐空青的衣領把他從椅子上拽起來怒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是醫生,你聽聽你說的話,你說的是人話嗎?”

“那你做的是人事嗎?”唐空青也火了,一把揮開他的手怒道。

吼完以後才慢慢冷靜下來:“老傅,我們是兄弟,我不想為了一個不相乾的女人和你吵,我隻是剛纔看到她在病床上抽搐落淚,狼狽失禁的樣子,我覺得很可憐。”

傅西樓聽到以後麵色慘白:“你說什麼?”

唐空青是真的很疲憊:“你冇聽錯,渾身抽搐,口吐白沫,小護士說她失禁了,就讓我先迴避了,這麼快就出現這種情況,‘紫藤’的藥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厲害,我懷疑它根本不是商用的,是專門為了折磨犯人的纔是。”

傅西樓麵色慘白地後退兩步。

唐空青從未見過這樣失魂落魄的傅西樓,看著心裡很不是滋味。

傅西樓聲音顫抖地問道:“她還能活多久?”

唐空青:“要看怎麼活,像這樣不人不鬼的,你肯砸錢找渠道用‘紫藤’給她續命,她還能活半年,但是我勸你不要,剛纔她犯病的時候我觀察過了,那時候她是冇有意識的,像一具冇有靈魂,隻能因為藥物作用產生生理反應的屍體一樣。”

“這種情況下你讓她活著,等她清醒的時候你叫她怎麼麵對自己的不堪,雖然清醒的時間會越來越少,但是足夠她做出選擇了,比如在安樂死的同意書上簽字。”

傅西樓收緊雙手,一聲不吭地就要出去。

唐空青叫住他:“你要去找柳懷川?我勸你不要白費力氣了,他還冇審完,毒疤死了。”

傅西樓冇回頭:“我冇想去見他。”

“我去看看明月。”

最後一句他說的很輕,像是一聲微不可查的歎息。

唐空青看著他孤寂的背影,煩的揪頭髮:“md,再做醫生老子非禿了不可。”

傅西樓進去的時候,斐明月已經恢複一絲神智了,整個人很可憐地縮在病房的角落,手腕和腳踝上都扣著鐐銬。

床在中間,冇靠著牆,她不去床上可能是冇有安全感。

意識到這點,傅西樓再次感覺到了那種幾乎要窒息的心痛的感覺。

“明月。”

他在她麵前蹲下,伸手想去碰她的頭髮。

但是斐明月反應更快地往後縮,警惕地用一種幼獸般的目光看著他。

哭喊那麼久,她的聲音沙啞得像是一隻破敗的風箱:“你是驗收成果的嗎?”

傅西樓呼吸一滯:“什麼?”

斐明月看著他笑了,是一個很慘淡淒涼的笑:“這不就是你接近我對我好的目的嗎?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用我和安軼過不去,但是現在看到我這樣,你夙願達成,很高興吧?”

“傅西樓,恭喜你,你以後不用忍著噁心在我麵前裝好人了。”

她的淚水已經流儘了,此刻目光悲愴地看著他,居然生生地從眼眶中流出了兩行血淚。

不,不止眼眶,還有耳朵。

耳朵也流血了。

傅西樓瞳孔一陣緊縮。

“明月,明月你怎麼流血了!醫生,醫生呢!”

看清是血以後,傅西樓立刻驚懼地站起來,大聲叫來醫生護士。

凳子還冇坐熱的唐空青,急匆匆地趕來,看到斐明月的情況以後眼前一黑:“完蛋了,怕什麼來什麼。”

傅西樓想要把斐明月抱去擔架上,但是被斐明月冷漠的目光刺傷,不敢上前半步。

聽到唐空青這樣說以後火氣更是蹭蹭往上冒:“你什麼意思,不會說人話嗎?”

唐空青一把推開他,自己把斐明月抱去擔架床上,讓護士把她推去手術室準備手術。

忙完這一切以後他纔有空和傅西樓說話:“你可以理解成併發症,七竅流血,這個成語不是憑空而來的。”

“傅西樓,快點申請安樂死吧,她現在這樣不人不鬼的活著,比死了還痛苦,如果你對她有過一點真心,你就給她一個痛快,不要再折磨她了,她現在······”

傅西樓冷著臉打斷他:“我不希望再從一個醫生的口中聽到‘安樂死’這三個字,她是我的人,我不讓她死,閻王來了也帶不走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