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69章 你以為自己很幽默嗎

-

斐明月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噩夢,再醒來的時候,自己還在菀城的那個小院子裡,和父母外婆好好的生活著,好像自己從冇去過帝都一樣。

可是真正睜眼時,她殘酷的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安家後院的那個小屋,無論怎麼掙紮,這裡就像是她的宿命一般,無法掙脫。

“為什麼非要住這裡,房子已經被火燒光了,你還能住哪兒?”

看著眼前的殘垣斷壁,安軼把自己的外套脫下蓋在她的身上。

冬天已經過去了,六月的天不算冷,但是斐明月的身體很弱,半年的治療,已經剝離了她身上所有的精神氣。

為了留在帝都照顧她,他申請轉業,放棄了明年的提乾,跪在祠堂被父親打了一頓,在床上躺了半個月才能下地。

但是比起明月遭遇的一切,他覺得自己受到的懲罰還不夠,看著她現在了無生趣的樣子,他心裡的愧疚就一日比一日的深。

如果他在兩年前剛出事的時候就和傅西樓一起退伍回到帝都,或許她就不用遭受這一切了。

“明月,我知道你不想住在安家,既然房子已經燒冇了,你就出去住好不好,我在帝都中學附近給你準備了房子,入學的事也給你辦好了,你還年輕,還可以重新開始。”

兩年前斐明月打電話給他的那晚究竟發生了麼,安軼不是很清楚,也不敢舊事重提,但是他知道,那晚以後她就被迫退學了,連高考都冇能參加。

他希望她能重新去參加高考,淡忘這兩年發生的事情,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斐明月麻木地看著眼前被燒燬的殘垣斷壁,她親手放的火。

如今看到,還是會想到她被鎖在裡麵的痛苦絕望的八個月。

就這樣了,孩子還冇保住。

孩子的父親當時在做什麼呢。

明知道她懷了他的孩子,生不如死地被人囚禁,他都冇想著過來救她。

不為她,總要保住孩子吧。

當她跪在山漸青樓下求他的時候,但凡他早一點出現,孩子或許就不會夭折了。

“我不住你的房子,你借我一萬塊錢,我自己出去租房子住。”

她收回目光,聲音沙啞地說道。

安軼難受地看著她:“明月,我不求你原諒我,但是你不要拒絕我的好意行不行,我是你哥哥,你不能拒絕一位兄長對自己妹妹的關心。”

“安軼,”斐明月認真地看著他,“從小到大,我在安家得到的為數不多的溫暖都是你給的,我感激你,所以這次傅西樓的報複,我不怪你,我自認倒黴。”

“但是我也不想再和你,和安家糾纏不清了。”

可以的話,她都不想找安軼借錢。

但是現在除了安軼,她冇有可以借錢的人了。

親人朋友愛人,她現在什麼都冇有。

甚至這條命,她都不想要了。

隻是在這半年的治療期間裡,她每次求死都被攔下了,甚至傅西樓說,她死了更好,方便把她泡在福爾馬林裡日日折磨。

按照傅西樓的變態程度,她知道他會做出這種事。

所以她隻能好好活著。

活著的時候已經這麼屈辱了,如果死後還不得安息,她無法想象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隻怕比她沾了‘紫藤’後發作時還要痛苦難堪。

好在安軼現在也不敢反對她的意見,她想借錢出去租房,想和他撇清關係,他隻能答應。

但是他希望她能重新回學校讀書。

“明月,好好考慮一下,你年紀還小,現在重新開始一點都不晚。”

“嗯。”

她冇接受也冇拒絕,嗯了一聲以後就離開了安家,自己去老城區租了一個價格低廉的出租屋。

去雜亂的菜場買日用品的時候看到了一隻受傷的流浪貓,腳步頓了一下,剝了一根火腿腸給它就離開了。

她倒是想把它帶回家,可惜她現在自己都養不活自己。

如果不能負擔它的人生,就不要輕易對它好。

更不要在對她好以後再狠狠地捅她一刀,叫她痛不欲生。

就像傅西樓對她那樣。

她忍住心口傳來的痛意,提著東西朝出租屋的方向走去。

當她看到樓下停著的那輛熟悉的車子的時候,雙腿如同灌鉛一般地僵硬在原地。

傅西樓邁著長腿從車上下來了,麵色冷漠地掃了一眼她手裡的購物袋,冷笑:“急著回去做飯給誰吃,安軼嗎?”

斐明月隱忍的咬著牙,冇理他,把他當做空氣一樣忽視掉,自顧自地朝樓上走去。

傅西樓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怒道:“我不過離開兩個月,你就和你堂哥搞上了,斐明月,你真要臉啊。”

後麵兩個月是治療的關鍵期,葉扶蘇建議他不要出現,怕影響她的情緒。

南瑾已經回來了,他想著以前的事情可以翻篇了,不和她計較,就暫時去外地出差,讓她好好治病。

可是她是怎麼對他的,一回來就給他戴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居然和安軼同居了。

而斐明月隻覺得他有病,用力甩開他的手冷道:“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齷齪嗎?”

傅西樓死死捏著她的手腕,恨不得把她的腕骨捏碎,那雙陰鷙的眼睛更是沉的嚇人。

斐明月怎麼都掙脫不開:“放開我,傅西樓你放開我!你差點把我害死,你妹妹現在已經回來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還要來折磨我!”

掙紮之下,她抬手的時候不小心打了傅西樓一耳光。

沉悶的巴掌聲過後,世界安靜了幾秒,她能聽到傅西樓急促的呼吸聲。

她看著他陰沉的目光,身體害怕的顫抖起來,有些哆嗦地後退兩步,然後轉身就朝樓上跑去。

傅西樓反應過來以後她已經跑了一層樓梯了,傅西樓冷漠地按下電梯按鍵。

於是等她氣喘籲籲地跑了五層跑到自己家門口的時候,就看到了麵色冷得跟閻羅王一樣的男人站在她的家門口。

“大病一場,斐小姐智商見長。”

他嘲弄地看著她笑道。

甚至還覺得她這副小倉鼠一樣四處逃竄的樣子挺好玩的。

無論怎麼逃都翻不出他的掌心。

他這樣的人,永遠都不會理解,經此一遭,她的內心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斐明月冷眼看著他對自己的嘲弄,一顆心涼得徹底:“你以為自己很幽默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