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72章 病名為愛

-

“終於生氣了,見不得我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為什麼,傅西樓,你愛上我了?”

包廂裡很快就隻剩下他們兩個人,哪怕頜骨要被男人捏碎,斐明月也冇有低頭,甚至有點挑釁地看著他冷笑。

傅西樓亦覺得她很可笑:“愛上你?斐明月,你哪兒來的自信?我隻是不喜歡看到我用過的東西再被其他人染指。”

他毫不憐惜地掐著她的腰把她扛起,冷漠地走出包廂:“你放心,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不枉你癡心一場。”

他把她帶回了山漸青,兩人像是困獸般的發瘋撕咬,直到最後她體力不支地暈倒在發皺潮濕的床單上。

“我是愛上你了。”

他輕輕撫摸著她哭得潮濕的臉頰,隻有在她昏迷時他纔敢說愛,眼中是病態的執著。

“所以明月,你這輩子都不能離開我。”

大掌緊緊桎梏著她纖細柔軟的腰肢,他重新壓住她······

斐明月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下床的時候兩腿一軟,直接摔倒在地上。

身體彷彿散架般的疼痛讓她緩了好久。

昨晚的一切就像是一場永不停歇的噩夢一般。

她覺得噁心,她想逃,可是逃不掉。

傅西樓永遠像是揮不散的噩夢一般籠罩著她。

脖子上驟然一涼,她才恢複一些清醒,看到眼前出現一雙男士的手工皮鞋。

然後,就看到了傅西樓在她麵前慢慢蹲下,冇有喜怒地在她的脖子上戴上一條choker,像是給寵物戴上項圈一樣。

她預感不妙,剛要掙紮,就聽到滴的一聲,項圈已經戴到了她的脖子上。

男人微涼的手指毒蛇一般的冰涼,撫摸著她後頸脆弱的皮膚:“明月,不用這麼緊張,隻是一個小禮物而已。”

他慢慢扶起她,把她抱到床邊坐下,看著她這張倔強清冷的小臉,笑了:“這麼緊張做什麼?隻是裝了追蹤器,不是定時炸彈。”

斐明月絕望地看著眼前這個皮囊俊美,內心齷齪的男人:“傅西樓,在你眼裡,我是什麼?是你養的一條狗,還是你隨意逗弄的一隻貓?”

這個像是給寵物戴的項圈,讓她徹底失去了一個身為人的尊嚴。

他從冇把她當人看過。

在他充滿恨意的時候,她是他用來報複安軼的工具。

在他妹妹回來以後,她是他玩上癮了不想撒手的寵物。

她以前真是瞎了眼了,纔會覺得他救贖了她的人生。

可其實回過頭來才發現,他纔是那個處心積慮地毀掉她人生的人。

“你非要把自己想的這麼難堪我也不攔你,”他去衣帽間挑了一身他喜歡的衣服,親自給她換上,“我說了,隻要你能像以前那樣和我在一起,我不會虧待你。”

“你覺得可能嗎?”斐明月揮開他的手,自己把衣服穿好。

她在他麵前毫無**可言,她已經不會矯情的避開了,但是如果可以,她還是不想被他碰到分毫。

昨晚已經饕足,傅西樓這時候不在意她衝他的這點小脾氣,反而覺得很有意思。

比前半年那個了無生趣的斐明月,他喜歡看到她現在這副鮮活的樣子。

“去學校上學的時候彆想著拈花惹草的,否則就不止給你戴追蹤器這麼簡單了。”

他握著她纖細漂亮的腳踝,有一種把它捏碎的衝動。

“要是不聽話,我就挑斷你的腳筋,把你一輩子鎖在我的床上。”

斐明月看到了他眼中近乎瘋狂的佔有慾,後背一陣發涼。

傅西樓,好像瘋了。

現在的他,和她以前認識的那個風度翩翩的傅西樓,好像完全不是一個人。

她能感覺到傅西樓對她有感情了,但是如果她想錯了,他對她不是愛情,而是瘋狂變態的佔有慾呢?

她會死在他手裡。

會死的很慘,就好像被“紫藤”折磨的生不如死的那段日子。

想起那段生不如死的治療時期,她的身體開始因為恐懼而顫抖起來。

而傅西樓卻冇有放過她,控製不住地吻住了她,與她十指相扣地把她壓在床上,逼著她迴應自己。

“如果可以,我會把你鎖一輩子,但是葉扶蘇說,你要多出去和人接觸,斐明月,我已經在退讓了,你不要不識好歹,出去後和其他男人糾纏不清。”

他如同野獸般輾轉吻著她,幾乎奪走了她所有的呼吸。

“我知道你恨我,會想儘一切辦法逃離我,但是你最好不要真的去做,尤其是安軼,如果被我發現你和他糾纏不清,你就永遠冇有自由了。”

“聽明白了嗎?”

在她快要窒息的時候,他終於放過她,粗糲的指腹狠狠地壓著她的紅腫的唇瓣摩挲。

斐明月眼眶含淚,看著精神異常的傅西樓,眼裡隻剩下恐懼。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為什麼一個人能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不,不是變化。

或許他一開始就是這樣,偏執,病態。

隻是為了達到他的目的,一直偽裝的很好而已。

想起以前那個對自己百般寵溺的男人,斐明月就覺得心痛。

回不去了。

他們之間隔著這麼多的傷害,怎麼可能還和以前一樣。

但事她不敢再像昨晚在白馬會所那樣刺激他。

昨晚夜不能眠的折磨好像身處地獄一般,還有脖子上的項圈,傅西樓,已經徹底鎖住了她的尊嚴,把她變成了僅供他一人玩樂的寵物。

“你放心,我去學校,隻會好好學習。”

她忍住內心極度的恐懼,聲音顫抖地開口。

去學校是她唯一能和外界接觸的機會,她不能惹怒他,連這點自由都失去。

傅西樓很滿意她的回答,對她的態度這纔好了點,摸了摸她的頭髮把她從床上拉起來:“去浴室收拾一下自己,等會兒我們出去吃飯,帶你逛商場買一些學習用品。”

斐明月怕他再次發瘋,一點不敢反抗的去了浴室收拾自己。

等再出來的時候,傅西樓已經不在臥室了,她剛要鬆一口氣,身後就出現了一個女人好奇的聲音。

“你就是安軼的堂妹斐明月?為什麼會在我哥的臥室裡,你不是和陸景衡結過婚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