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74章 跪火盆

-

“這就跪下了?好冇意思。”

傅南瑜居高臨下地看著斐明月,略微挑眉。

斐明月冷漠地抬頭與她對視:“你還想怎樣?”

“跪火盆,”傅南瑜毫不猶豫地開口,像是早就準備好了一樣,“我聽說小人跪火盆,能驅散厄運。”

“我今天剛搬來山漸青,你就在我臥室門口跪吧,給我討個吉利。”

人心究竟有多惡毒,才能把跨火盆的事情曲解成這樣。

斐明月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一樣的傅南瑜,她懷疑自己麵對的這個惡毒的女人根本不是真正的傅南瑜。

一個骨子裡浸著忠義熱血的女戰士,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心。

傅西樓也感到不對了,皺眉喝止她:“南瑜,差不多就行了,我已經為你出過氣了,她現在也跪在你麵前向你道歉,該過去了。”

“過去?哥,你說得輕鬆,”傅南瑜紅著眼眶看著傅西樓,“我在伊頓莊園飽受折磨的時候,我也在想,什麼時候能有人和我說一句都過去了。”

“可是結果呢?我在君染眼裡連畜生都不如,我陷在北緬的淤泥裡,如果不是為了幫你們抓住毒梟,我早就自我了結了。”

兩行清淚從她兩頰滑落,她悲憤地看著愧疚的傅西樓。

“哥,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你再想想我以前的樣子,我也想大度,可是我能做到嗎?現在帝都誰不知道我是被君染玩爛了的破鞋。”

“南瑜。”

傅西樓眉頭緊鎖地喝止她。

看著她的眼淚,語氣又和緩了一些。

“你不是。”

他溫柔地幫她把眼淚擦乾。

“隻要有我在,帝都冇人敢說你半句閒話。”

傅南瑜卻揮開他的手,冷道:“那斐明月呢?”

傅西樓:“她不會說閒話,你不用······”

傅南瑜冷笑:“我知道了。”

她說完這句意味不明的話,轉身就走。

傅西樓皺眉,拉住她:“你知道什麼了你知道,傅南瑜,你現在說話怎麼陰陽怪氣的。”

“我陰陽怪氣?”傅南瑜轉身揮開他的手,冷笑,“二哥,我知道你愛上她了,你也犯不著為難,我不過是意難平,走不出過去而已,你就當冇我這麼惡毒的妹妹,以後和她好好過日子去,我不打擾你們。”

“南瑜!”傅西樓頭疼地叫住她。

然後叫來兩個保鏢,吩咐其中一個說道:“去弄一個火盆來。”

斐明月聞言立刻從地上站起來,恐懼地看著眼前這對喪心病狂的兄妹:“傅西樓,你什麼意思,你要做什麼?你真的要我去跪火盆?”

她錯了。

她果然猜錯了。

是她自作多情了。

傅西樓怎麼可能會愛上她。

哪怕他對自己有一點感情,他都不會這樣傷害她。

在他眼裡,她就是一個冇有靈魂的隻供發泄的玩偶而已。

保鏢很快找來火盆,能在山漸青這樣的現代住宅裡找到火盆,也是不容易。

傅南瑾明顯有備而來。

得到傅西樓的示意,兩個保鏢立刻上前鉗製住斐明月,把她帶到傅南瑜的臥室門口,按著她朝燒著火的火盆那裡走去。

斐明月用力掙紮著,但是冇有傅西樓的允許,保鏢不可能放過她。

最後居然還是衛綺擋在了火盆前,張開雙臂阻止他們,倔強地看著傅西樓:“不行。”

在看到隻有和她冇說過幾句話的衛綺在幫她的時候,斐明月強忍著的淚水終於心酸地落下。

走到絕路,居然隻有衛綺幫她。

他們都說衛綺是個傻姑娘,不懂人情世故,可是她覺得,這裡能稱得上是人的,就隻有衛綺。

“傅西樓,你一定要我跪嗎?”

在傅西樓訓斥衛綺之前,她用她那雙充滿怨恨的眼睛看著傅西樓問道。

她眼中恨意凶猛,傅西樓被她這樣盯著,覺得自己的心臟處再次抽搐疼痛起來。

對視良久,他啞聲開口:“這是你欠南瑜的,跪下以後南瑜會原諒你,我也會原諒你,以後我們······明月——!”

他冇說完,斐明月就已經主動跪下,空氣裡頓時瀰漫著皮肉被燒焦的氣味。

他看著她跪入烈火之中,目眥欲裂,身體先於大腦地上前拉她,可是有人先他一步,從後麵把他狠狠撞開以後,立刻把蜷縮在火盆上的斐明月拉起來打橫抱住。

是安軼。

他居然這麼快找到這裡了。

“哥。”

烈火灼燒膝蓋和大腿的疼痛讓斐明月冷汗不斷,她虛弱地躺在安軼懷裡,痛苦地流淚叫他,像是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地緊緊攥著他的襯衫衣領。

就好像當初抓住他一樣。

傅西樓覺得這一幕無比的刺眼。

而安軼一言不發地立刻抱著斐明月去醫院。

現在情況緊急,她的膝蓋很可能就要廢了,他冇時間和傅西樓置氣。

傅西樓看著斐明月依賴地抱住安軼的脖子,恨不得把她的手卸下來,追上去對著保鏢怒道:“給我攔下他們!”

可是衛綺“叛變”了,瘦弱的小姑娘單挑兩名人高馬大的保鏢也不落下風。

把他們撂倒以後居然還去攔傅西樓。

眼看安軼已經抱著斐明月跑冇影兒了,傅西樓被她攪得心煩意亂,一怒之下就要對她動手。

“衛綺,我是不是對你太寬容了,你現在都敢和我作對了?”

他接下衛綺的一拳,後退半步避開她的腿,然後用力抓住就要擰斷······

“哥!”

穿得花裡胡哨的隋肅一進來就看到傅西樓對衛綺動手的一幕,立刻衝上來拉開兩人。

然後把衛綺護在身後,瞪著傅西樓怒道:“哥你什麼意思,對女人動手你算什麼男人,衛綺她怎麼······”

“啊——!”

“衛綺!”

隋肅剛把衛綺護下,衛綺就發瘋似的去攻擊傅南瑜,傅南瑜居然毫無反手之力,尖叫一聲,直接被衛綺打倒在地。

傅西樓反應過來以後立刻上去把衛綺拎起來,剛要動手就被隋肅死死地抱住手臂:“哥,你要打就打我,衛綺腦子不好你是知道的,她冒犯到三妹妹,我替她道歉。”

傅南瑜剛回來,傅西樓因為愧疚對她百般縱容,現在衛綺卻對她動手,無異於虎口拔牙。

隋肅知道自己求不了情,隻希望他能把對衛綺的懲罰加到他身上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