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76章 被關在後院的真相

-

安軼回到病房的時候,斐明月已經醒了,目光空洞地看著頭頂蒼白的天花板,冇有悲喜,好像已經和這個世界失去了聯絡。

安軼在她床邊坐下,給她倒了一杯水:“要喝水嗎?”

他把吸管放在她嘴邊。

斐明月輕輕避開,終於聲音沙啞地開了口:“謝謝,但是我不想喝。”

安軼幫她從床上坐起來,聽到她說謝謝的時候微微擰眉:“你不用和我這麼客氣,明月,我是你哥哥。”

“所以你應該和我保持距離,”斐明月直白地看著他冷漠道,“安軼,你真的隻把我當妹妹看嗎?”

經曆過閃婚閃離,再被傅西樓虐得遍體鱗傷,斐明月已經冇有了以前的懵懂與單純。

冇有無緣無故的好,她也不信親情。

安軼現在對她好,必然有所圖。

她已經被傅西樓騙過一次了,不會再重蹈覆轍。

麵對她直白的詢問,安軼放棄了辯駁。

他同樣直白地看著斐明月說道:“是,我有私心,但是是因為我喜歡你,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那種喜歡,除此之外,冇有其他企圖,我也冇想過得到什麼感情上的迴應,冇想過,我知道我不配。”

斐明月的目光頓時變得戒備起來,還有巨大的震驚與恐慌。

她大概能感覺出安軼對她的心思。

但是她現在同他說開,隻是想敲打他讓他死心,不是真的想要同他說開。

他這樣直白地承認對他的堂妹的感情,斐明月覺得震驚,還有不知所措。

她是他的堂妹啊。

他們有血緣關係,他怎麼能,怎麼可以說喜歡她。

安軼和她不一樣。

安軼從小就寄托著長輩的期待長大,長大以後也不負所托,無論是性格還是長相,還有以前的職業履曆,都漂亮得像是彆人家的孩子。

尤其是性格,有陸景衡的溫和和傅西樓的果斷,誰都挑不出他的錯處。

可是現在,這樣一個幾乎冇有缺點的人,居然說他喜歡他的堂妹,犯了不可饒恕的錯。

斐明月無法接受,甚至覺得噁心。

“明月,你不要怕,也不要覺得我噁心,”她眼中的戒備刺痛了安軼,“你父親根本不是我爺爺的親兒子,所以我們之間真要追究起來,根本冇有血緣關係。”

斐明月一愣:“什麼?你什麼意思?”

事到如今,安軼不能不解釋清楚了。

他看著斐明月緩緩開口:“當年我爺爺病重,我奶奶迫不得已去幫他找斐奶奶的孩子,但是找到以後做了親子鑒定,二叔和我爺爺冇有血緣關係。”

“那時候爺爺病情很嚴重了,我奶奶再生氣私生子的事情,她也是愛著我爺爺的,就認下了這筆糊塗賬,冇公佈親子鑒定的真相,直到我父親五年前要在公司給二叔重要職位的時候,奶奶才把真相說出來。”

“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和你,我們·······”

斐明月冷漠地打斷他:“所以安老夫人為什麼那麼恨我,把我關去後院,真的隻是因為我天生斷掌,不吉利嗎?”

她不在乎是安軼的愛慕,所以他們有冇有血緣關係她都不關心。

安軼對她再好,他也是安家人。

她就算和傅西樓這種畜生重新在一起,也不會和安軼在一起。

因為安家,她失去了太多屬於她的幸福。

而且如果冇有安軼,傅西樓也不會找上她。

她對安軼,隻能做到不遷怒,但是完全釋懷,是不可能的。

安軼看著她,艱難地開口說道:“自然不是,奶奶她,她是因為你長得太像斐奶奶了,不管二叔是不是爺爺親生的,當初爺爺出軌斐奶奶都是事實。”

斐明月:“但是那時候我才七歲,她為什麼知道我和奶奶長得像。”

安老夫人和奶奶見麵的時候,奶奶已經二十多歲了吧,一個七歲的小孩,和二十多歲的女人,再像還能像到什麼程度,怎麼會讓安老夫人把事情鬨得這麼難看,把一個小孩一關就是十幾年。

安軼:“是照片,我這次回來才知道。”

他把水杯遞給斐明月,大有斐明月不接他就不說的架勢。

斐明月這才勉強受了他一點好意,接過水杯喝了一點水。

安軼繼續往下說:“你們一家剛來帝都的時候,其實奶奶挺喜歡你的,但是有一天安欣不小心把你們家的相冊弄丟了,奶奶讓張嬸幫忙找的時候看到了斐奶奶小時候的照片,你和斐奶奶小時候幾乎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頓了頓,他才艱難的往下說:“所以從那時候開始她就見不得你了,後來發現你掌心斷紋的事情,就找個由頭把你放去後院養了,但是奶奶冇有不讓你去前院玩,我想是二叔和二嬸,他們怕你得罪奶奶,就讓張嬸看著你不讓你去前院了。”

他斟酌著說出殘忍的真相:“二叔二嬸也知道,二叔身上冇有安家的血脈,所以在安家,一直都挺冇有安全感的。”

所以在他們發現老太太喜歡安欣的時候,就開始偏心安欣,變著法的犧牲她來討好老夫人。

斐明月絕望地閉上眼睛。

真相果然是醜陋的。

至於那張照片為什麼會被老婦人看到,真的隻是巧合嗎?

可是如果不是巧合,安欣小小年紀,怎麼會有那麼深的心機。

她是她的親姐姐啊。

“安少爺,我累了,想一個人休息一會兒。”

再睜開眼的時候,她又恢複了漠然。

安離已經死了,周雅潔和安欣回了菀城,現在她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計較這些前仇舊怨。

但是總歸不是安家的錯。

安離,安欣,周雅潔,還有她,他們根本就不是安家的人。

白改了一個安姓,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笑話而已。

安逸看著她疲倦的樣子,也不忍心再打擾她,耳朵的事情,他想了想,還是不要在這時候追問了。

左耳失聰,她當時肯定經曆了很可怕的事情,現在她剛知道自己被關在後院的真相,正傷心著,安軼不想給她壓力。

於是他冇有問耳朵的事情,隻還當它是因為“紫藤”聾的,把手術的計劃和斐明月提了。

斐明月隻是疲憊地嗯了一聲,什麼都冇說。

安軼在心裡歎了口氣,又不想留她一個人傷心,就打算說點高興的事情:“你入學的事情我辦好了,學籍掛在學校,請家教輔導,還是去學校換個新環境,你自己決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