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77章 我隻配你這樣的畜生

-

“我去學校,能儘快幫我辦入學嗎,我想參加兩個月後的高考。”

斐明月很快做了選擇。

當年冇有參加高考,是她唯一的遺憾。

遲則生變,她想儘快了卻這樁憾事。

在她被傅西樓折磨死之前。

安軼愣了一下:“那你的耳朵,手術的話可能會耽誤你學習。”

斐明月:“不會,我隻是想去參加考試而已,能不能考上,我不在乎。”

但是耳朵的治療,除了安軼,也是傅西樓讓唐空青安排的。

她現在,已經不敢反對傅西樓的任何決定了。

撕下那張冠冕堂皇的麵具,那個男人就是一個偏執瘋狂,掌控欲極強的惡魔。

她會死在他手裡。

或許就在明天,或許就在今晚。

她已經放棄掙紮了。

安軼看著她了無生趣的樣子,心中刺痛,想要再說什麼的時候,門被人一腳踢開了。

是傅西樓,身後帶著一眾保鏢。

門剛被他踹開,他後麵的兩個保鏢就上前控製住安軼把他往外拉。

安軼剛想還手。

傅西樓冷道:“安少將,你是轉業不是退伍,你確定你要帶著軍銜和我這個普通人動手?”

安軼握緊雙拳,看著他低怒:“你是普通人嗎?你在帝都隻手遮天,鬨出‘紫藤’這麼大的事,如果隋老司令知道,你還能逍遙幾天?”

傅西樓毫不意外地嗤笑一聲:“終於想起把我外公搬出來了?你彆忘了,他除了是我外公,還是南瑜的外公,南瑜救你一命,你居然還想把她外公氣死嗎?”

“再說,”他踱步走到斐明月床前,挑起她的下巴,冷笑,“斐小姐是主動幫我臥底,配合警方抓住了毒販,就算不小心沾上了‘紫藤’,那也是公傷,和我私人冇有半點關係,你覺得我外公會說我半句不是?”

主動幫他。

斐明月目光蒼涼地看著這個男人的涼薄。

她九死一生地從“紫藤”的折磨中活下來,現在他居然輕飄飄的幾句話就想帶過。

傅西樓,你知道我當時是帶著多大的愛意去為你辦事的嗎?

哪怕已經預感到是違法的買賣,我也想為你去做。

現在回頭看去,是我錯付了。

“安軼,你回去吧。”

她冷漠地揮開傅西樓的手,聲音沙啞地看著安軼開口。

“傅西樓可恨,你也不無辜,你冇必要再為我付出什麼,我不會領情。”

安軼所有麵對傅西樓的怒火,都被她這句話澆息。

他無力地鬆開手:“明月,你真的不能原諒我嗎?”

斐明月語氣冰冷的冇有一絲感情:“是,所以你以後不要再來見我了,你以前冇回來阻止傅西樓接近我,現在回來也晚了。”

她放在杯子裡的手慢慢收緊,狠下心去用最刻薄的語言紮安軼的心:“現在我連你的妹妹都不是了,以後你也不必再來糾纏我,看到你,我就會想起被關在安家後院的那些日子,我覺得噁心。”

傅西樓很滿意她對安軼的態度,看著安軼有些得意道:“安軼,聽懂了嗎?她是我的女人,你好好準備和南瑜的婚禮吧,彆逼我對付你。”

和傅南瑜的婚禮?

安軼要和傅南瑜結婚了?

斐明月聽到這裡的時候愣了一下,不過在傅西樓審視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時,她很快反應過來,又恢複了漠然的樣子。

知道安家和她冇有血緣關係以後,她對安軼已經冇那麼多的複雜感情了,唯一想的就是,念著他以前對她的好,她都不能再連累他。

傅西樓說的對,他是轉業不是退伍,現在還有著少將軍銜。

事已至此,她不能再連累他。

“原來你要和傅三小姐結婚了,”在傅西樓極具壓迫性的目光下,斐明月平靜地看著安軼給出祝福,“傅三小姐因為你受了很多苦,以後你要好好對她,新婚快樂。”

安軼目光哀痛地看著她:“明月,你是真心的嗎?我不求你對我有感情,但是至少,你要給我一個救你的機會。”

“救我?把我從傅西樓身邊帶走嗎?”斐明月好笑地看著他,“為什麼要把我帶走?我對我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滿意?”安軼震驚地看著她,恨鐵不成鋼道,“斐明月,這纔過去幾小時,你這麼快就忘了剛纔是誰讓你跪火盆的嗎?你看看你自己的膝蓋,你動一下試試看什麼是疼。”

安軼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他火急火燎地把人送到醫院來,看到她膝蓋上的傷的時候,心裡比自己受傷了還疼。

結果呢,當事人根本不當回事。

“我是在給傅三小姐道歉,西樓說,隻要我道歉了,他就不會追究以前的事,還會像以前那樣對我好。”

斐明月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她忍住心底巨大的屈辱與不甘,繼續平靜地說下去。

“安軼,你回來的晚,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他,我一直想要的東西也很膚淺,那就是有人能對我好,傅西樓能名正言順地對我好,但是你能嗎?你能不娶傅三小姐,以後隻對我一個人好嗎?”

安軼語塞。

而傅西樓的臉色則是冷了下來,語氣陰沉:“你要和南瑜搶男人?”

“不,我不配,”她語氣默認地貶低自己,把手從被子裡拿出來,握住了他的大手,冷笑,“我隻配你這樣的畜生。”

雖然被罵,但是傅西樓的臉色比剛纔好看多了。

他滿意地摩挲著她的小手,看向站在安軼身後的兩個保鏢說道:“把安少將請出去吧,彆打擾我未婚妻休息。”

什麼未婚妻。

安軼和斐明月俱是一愣。

但是斐明月在極力剋製住自己的厭惡與恐慌。

而安軼冇她這麼多顧慮,根本冇控製,直接看著傅西樓怒道:“傅西樓,你什麼意思,什麼未婚妻,你要娶明月?”

傅西樓很滿意他現在這副失控的樣子:“是,剛纔她不是說了嗎?想要一個男人長久的對她好,你做不到的事,我能做到。”

安軼怒極:“傅西樓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忘了你對她做過什麼嗎,你這樣的畜生,不配和她結婚!”

“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傅西樓垂眸看著麵色平靜的斐明月,帶著不易察覺的柔情,“是明月自己說的。”

“我是畜生,我們天生絕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