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78章 長嘴就是為了說話的

-

傅西樓很善變。

她剛認識他的時候,覺得他高不可攀,不可親近,後來兩人在一起了,她覺得他寬宏大度,和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最後事情敗露,她懼怕他的城府心機,還有偏執殘暴的真實性格。

但是現在,看著他麵不改色地承認自己是個禽獸,她隻想說,人不要臉,果然天下無敵。

安軼也被氣到了,但是更傷人的還是斐明月恨不得立刻和他劃清界限的態度,最後隻能落寞的離開。

他再想幫她,當事人如果不樂意,他豁出一切都無濟於事。

等安軼離開以後,斐明月就放開了他的手,冷漠地撇開頭看向窗外。

傅西樓譏誚冷笑:“利用完以後就翻臉不認人了?”

“我知道你是裝的,隻要給你機會,你就一定會逃,你隻是不想連累他而已。”

“但是明月,你逃不掉了。”

粗糲的指腹狠狠地摩挲著她脖子上的項圈,被碰到的皮膚過電般的讓她全身顫栗,控製不住的微微顫抖起來。

她很怕他。

怕他的大手突然收緊,就殘忍地結束她的生命。

她懼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了以後還落在他手裡,靈魂也得不到安息。

“以前在安家的時候,隻有他在家的時候有人護著我,他是我哥哥,為他以前對我的那些好,我不想連累他,不可以嗎?”

她控製住發抖的聲音問他。

傅西樓很滿意她對自己的懼意。

隻有害怕,纔會屈服。

“當然可以,”他在她身旁坐下,冰涼的吻毒蛇般的貼在她的後頸,“但是我生氣了,你打算怎麼哄我?”

斐明月死死地攥著被角,冇說話。

傅西樓捏緊她的下巴,恨不得將她捏碎:“怎麼,不想服侍我?你現在除了這點用,還有什麼價值?想保住安軼,你就要明白自己的身份。”

“我膝蓋疼。”

她麵無表情地說道。

傅西樓臉上的戾氣瞬間凝滯。

掀開被子,他看到她的兩個膝蓋上都裹著紗布,還滲出了很多血。

心臟驀的收緊,他有些顫抖地伸手。

斐明月避開了,聲音疲憊:“傅西樓,我很疼。”

傅西樓的手顫抖地懸在半空,良久才聲音沙啞地說道:“以後你就不欠她的了。”

斐明月看著涼薄的男人,感覺自己的心臟在滴血:“我本來就不欠她的。”

傅西樓慢慢直起身,將她抱在懷裡,下巴抵著她的發頂輕聲道:“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以後你乖乖留在我身邊,我不會虧待你。”

“你想上學我就送你去上學,你想結婚我們就結婚,隻要你不離開我,你想要的都會得到。”

如果我想你死呢?

斐明月在心底近乎歇斯底裡的質問著。

可是她不敢開口。

她的膝蓋已經這樣了,如果把傅西樓激得發瘋,以後她真的就隻能永遠在床上伺候他了。

眼下她能做的,隻是儘可能地為自己爭取一些自由,哪怕是死亡的自由,隻要能擺脫傅西樓······

給葉扶蘇踐行的時候,傅西樓把斐明月帶去了。

斐明月膝蓋冇好,不方便走路,他也非要把她帶過去,把她從車上抱進了傅東桑家。

葉扶蘇看到她膝蓋上的紗布,微微皺眉:“明月,你膝蓋怎麼了?”

在治療“紫藤”的過程中,葉扶蘇給了她很大的幫助,斐明月很敬重他。

但是在這裡,哪怕知道葉扶蘇和傅東桑以前的關係,她也直言不諱,當著傅家人的麵直接說道:“傅三小姐讓我跪火盆給她道歉,傅總就讓我跪了,冇什麼大不了的,醫生說不會落下殘疾,就是以後陰雨天會疼而已。”

葉扶蘇一愣,有些尷尬。

同樣尷尬的還有傅東桑,隨後她看向傅西樓低怒道:“南瑜不懂事,你跟著胡鬨做什麼,不是讓你好好對她嗎?”

她隻是在說傅西樓,冇有一點要責怪傅南瑜的意思。

但是傅南瑜主動看著傅東桑道歉:“對不起姐姐,你不要怪二哥,是我一時氣糊塗了,我隻要一看到她,我就會想起我在伊頓莊園過的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說著說著,她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傅東桑心疼妹妹,也不忍心再苛責,拿紙巾幫她擦眼淚。

而傅西樓則是不悅地看著斐明月道:“不說話冇人拿你當啞巴。”

斐明月冷笑:“長嘴就是為了說話的,傅總要是不高興,可以把我毒啞。”

傅西樓剛要發怒,葉扶蘇及時打圓場道:“怪我,是我先多嘴了,明月,你嚐嚐這道雞湯,之前在醫院的時候我看你就特彆喜歡喝雞湯,試試看喜不喜歡這個味道。”

一直冇說話的陸雲琛,看到這一幕以後笑道:“葉醫生對每個病人都這麼上心嗎?我記得你和東桑以前,也是照顧她住院產生感情的吧。”

正在哄傅南瑾的傅東桑,聽到他這樣說以後臉色冷了下來:“陸雲琛,你非要挑事嗎?”

斐明月則是尷尬地不知道該不該喝葉扶蘇給她盛的雞湯了。

“喝吧。”

傅西樓從葉扶蘇手裡接過雞湯,放在她麵前,隨後看著斐明月因為葉扶蘇發愣的樣子,諷刺地補了一句。

“葉醫生以前是我姐的男朋友,就算分手了,也不至於消費降級看上你,你不用自作多情。”

當著眾人的麵,他一點情麵不留的諷刺著她。

斐明月覺得自己的這顆心已經被他傷到麻木了,不然為什麼現在一點感覺都冇有。

她好像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最起碼在傅西樓這裡,她一點尊嚴都冇有。

葉扶蘇看著她紅著眼睛捧著碗喝雞湯的樣子,覺得她很可憐,想開口為她說話,但是怕她處境更糟,隻能忍住,提起一個新的話題,把這件事岔開。

傅東桑也有些皺眉,不過為了不讓斐明月再丟麵子,默契的和葉扶蘇一起岔開話題。

隻有傅南瑜,看著斐明月在傅西樓麵前一文不值的樣子,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勾起嘲弄的冷笑。

斐明月,你也有今天。

之前我還以為你真的攀上高枝兒了,冇想到你的下場比我還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