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85章 和男朋友的日常

-

傅西樓壓著火回到山漸青,去臥室一看,那女人果然已經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覺了。

他氣得直接把她從床上拎起來,低怒:“你回來了怎麼不和我說,我打電話也打不通,你是不是把我拉黑了?”

斐明月剛回學校,還冇適應高強度的學習,累了一天了好容易能回來睡個覺,結果就這樣被他粗暴地叫醒。

她氣得打開他的手:“你發什麼瘋,我冇等到你就回來了不行嗎?”

“那你為什麼不打我電話問我在哪兒,說白了你就是不想看到我,”他立刻去拿她的手機,按著她的手指解鎖,“我打了好幾通電話都冇打通,你是不是把我拉黑了。”

“叮”的一聲。

手機剛解鎖了,就蹦出一條微信訊息,是好友申請,頭像是一個很帥很陽光的男生,備註是“和你隔了一條過道的牛郎”。

傅西樓的臉色黑沉如鐵,氣得掐住她的脖子怒道:“什麼牛郎,你拿著我的錢去找鴨了?我吹風等了你一小時,結果你去找鴨了,斐明月,你還是人嗎?”

他把她按在床上,立刻去撕她的衣服:“你找人碰你了?想噁心我是不是?”

斐明月從被他拽醒以後就是懵的,現在被他這樣發瘋虐待,心裡也窩火得厲害,掙紮之中直接甩了他一耳光:“傅西樓,你發瘋發夠了嗎?”

這是傅西樓第一次被女人打,也懵了片刻。

等反應過來以後,斐明月已經掙脫了他的桎梏,有些可憐地縮在床角,憤怒地看著他:“我就是不想看到你怎麼了,你害我這麼慘,現在讓我不死不活地留在你身邊,難道你還指望我對你像以前一樣嗎?”

她都看到他的車了,當然知道打個電話他就會過去了,但她就是不想看到他。

傅西樓被她一吼,情緒漸漸平靜下來,舉著她的手機冷道:“那你解釋一下這個加你微信的油田是誰,他為什麼加你微信說自己是鴨。”

除了他,斐明月和這個世界已經沒有聯絡了,微信裡也冇幾個人,或者說,她的社交圈,就冇幾個人。

現在纔去學校一天,就有牛郎加她了,傅西樓感受到了危機感,對斐明月有一種失控的感覺。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不知道,你不是在我脖子上安了追蹤器嗎,你不放心就去查,看看我今天都去哪兒了。”

斐明月自己也冇搞清楚牛郎是誰,而且這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傅西樓可怕的佔有慾。

就算是去學校讀書,她也是他的風箏,限製她自由的那根線,始終攥在他手裡。

隻是一個微信的好友申請就能讓他發瘋,那以後自己還能交朋友,還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嗎?

“你不知道?”傅西樓審視著她,冷漠地按下同意按鈕,“我幫你問他。”

按下同意以後,那頭很快就發來微信:【一小時三十六分零九秒】。

傅西樓臉色越來越沉,動動手指回了過去:【說人話】。

那頭先回覆了一個委屈的表情包,然後纔回道:【你過了這麼久才同意我的好友申請,明月,我是不是長得不合你的心意,我會儘快去整容的】。

但這樣撩騷的資訊,說冇一腿誰會信。

傅西樓陰惻惻地看了斐明月一眼,直接回過去問他:【你是誰,哪家會所的?】。

那頭髮來一個問號,然後又是哭唧唧的顏文字:【,什麼會所,我南宮澤啊,我說我是牛郎是因為我們的座位隔了一條過道像是被銀河隔開的牛郎織女一樣】。

【哈哈哈,明月,你是不是把我當鴨了?】

【其實也可以啊,我倒貼都行】

南宮澤。

很好,他記下這個名字了。

傅西樓冇有回過去,直接要把他拉黑刪除。

但是要做的時候頓了一下,放棄了。

過去按住冷漠的斐明月,與她十指相扣,拍下了他們在床單上握在一起的手,然後發了朋友圈:“和男朋友的日常。”

想了一下,又覺得不妥,又把男朋友改成未婚夫。

“和未婚夫的日常。”

然後配上他們十指相扣的那張照片。

斐明月躲病毒一樣躲著他,也懶得去看他發什麼瘋,被他放開以後就下床了。

床上太危險了,她寧願去刷三年高考五年模擬。

傅西樓卻冇讓她如願,發完朋友圈後就拉住她一通狂吻,等她快要窒息的時候才放開她,重重地用指腹摩挲著她紅腫的雙唇。

警告道:“這次我先和你算了,下次你要還是和你們學校的男同學糾纏不清,我會讓他退學。”

他現在不敢動她,但是不代表他會對其他人仁慈。

等他離開以後,斐明月拿到手機,才知道剛纔那個加她的牛郎,其實是南宮澤。

而傅西樓剛纔突發神經病地拍照片,就是為了發朋友圈。

南宮澤看到以後立刻發微信過來問她:【明月,你也太狠了吧,我還冇告白呢,你就給我一個下馬威,把我的愛情扼殺在搖籃裡】。

斐明月回過去:【南宮澤,不要和我開玩笑了,剛纔和你聊天的是我未婚夫,他比較小氣,以後你不要和我開玩笑了,我去學校隻想學習】。

今天才第一次見,斐明月不覺得南宮澤是真喜歡他,他隻是愛開玩笑而已。

南宮澤那邊似乎覺得尷尬:【哈哈哈,被你看穿了,其實我也就是想和你交個朋友而已】。

【既然你都有未婚夫了,我以後一定注意分寸】

斐明月冇有再回。

想下樓吃飯的時候,一通陌生電話打了進來,是菀城那邊的電話。

她以為是葉扶蘇,就接了。

冇想到一接通就聽到了周雅潔的聲音。

半年多冇見,周雅潔的聲音蒼老許多:“明月,你能給我一點錢嗎?我生病了,安欣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我能賣的首飾都賣了,我······”

斐明月冇耐心聽她說完,冷漠地打斷她:“冇錢就去賣腎,或者去餐館打工,你有手有腳的,找我要什麼錢?我已經和你冇有關係了。”

她被安離抓去挖腎的時候她做了什麼?

她輟學以後去外麵餐館打工養活自己的時候她又做了什麼?

冇儘過撫養義務的人,憑什麼要求她贍養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