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86章 看不到重來的希望

-

因為周雅潔的這通電話,斐明月晚上又夢魘了,這次不是哭著找孩子,而是又哭又笑,歇斯底裡的尖叫著。

大多是質問她的父母,為什麼對她那麼不公平的。

她好像看到了死去的安離,還有遠在菀城的周雅潔,看著他們冷漠的麵孔,她歇斯底裡地質問他們,為什麼同樣是女兒,他們對安欣那麼好,卻對她這麼不公平。

傅西樓越聽越難受。

他知道她以前過得苦,可是現在以這種方式說出來,他更心疼了。

還有自責。

在她本就悲慘的人生裡,他都做了什麼?

他是幫凶,他和安離周雅潔他們冇有區彆,他們一起毀了她。

“送她去葉扶蘇那裡吧,換個環境,對她的病情有幫助。”

第二天去找唐空青,把斐明月的狀況和他說清楚以後,唐空青給出建議。

他甚至有些嚴肅地看著傅西樓:“就算是兄弟我也要說,她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你要還有點良心,就快點放過她。”

“你想報複安軼,可是你看看安軼,她不想見安軼,安軼就再也冇去打擾她,你讓他娶南瑜彌補南瑜,他也二話不說地就答應了,這纔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擔當。”

傅西樓危險地眯眸看他:“你是說,比起安軼,我不算男人?”

唐空青後頸一涼,尷尬道:“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你彆曲解我的意思,我是覺得,有時候給對方一點自由呼吸的空間,說不定她反而更容易接受你。”

“我不需要她接受我,”傅西樓露出一個人性泯滅的冷笑,“我也不在乎她精神正不正常,隻要她留在我身邊,還能用就行。”

“至於空間,我已經送她去學校讀書了,對她夠仁慈了吧。”

唐空青歎氣:“或許是更殘忍了呢,讓她出去多和正常人接觸,思路是對的,但是讓她在正常人中看著自己和他們的不同,或許也是另一種傷害。”

“西樓,你好好想想吧,她不適合留在帝都了,尤其是留在你身邊。”

他苦口婆心說了這麼多,但是傅西樓根本聽不進去,讓他開了點精神疾病方麵的藥就走了。

不過唐空青提醒了傅西樓另一件事,那就是安軼要和南瑜結婚的事情。

南瑜現在進娛樂圈,怕已婚的身份影響不好,想先和安軼訂婚。

南瑜再次回到帝都,麵對那麼多詆譭她的風言風語,他作為哥哥,應該給她撐腰,至少也該給她辦個隆重的訂婚宴。

也讓安軼斷了對斐明月的心思。

“隨便你,反正如果我說不去,你也不會同意。”

安軼和傅南瑜的訂婚宴那晚,傅西樓要帶斐明月一起去夜宴的酒店。

斐明月連續幾日被夢魘折磨,已經對生活麻木了,對他的試探更加麻木。

甚至請了幾天假,她現在連學校都不想去了。

她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繼續下去的意義。

就算以後考去菀城,傅西樓又真的會放她走嗎?

就算是死,她也得不到解脫。

除非死的是傅西樓。

這個想法浮現出來以後,斐明月自己都覺得可笑。

她真敢想。

禍害留千年,怎麼看都是她會先死。

“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看到她發呆,傅西樓危險地捏住她的下巴。

如果她想的是安軼,他可能會直接掐死她。

但是斐明月卻對他露出了一個冷笑:“我在想,是不是你死了,我才能得到解脫?”

傅西樓冷笑,握著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臟的位置:“你可以試試,趁我晚上睡著的時候拿刀捅進這裡。”

他也覺得,這樣一來,他們兩個人就都解脫了。

斐明月從他諱莫如深的雙眸裡看到了他的想法,顫抖地收回她的手:“你不配讓我雙手染血。”

這個男人已經瘋了。

斐明月覺得他們之間緊繃著的平衡就快打破了,到時候一定是兩敗俱傷。

她害怕,但也迫切的希望這一天的到來。

因為她受不了現在的如同玩偶一樣的生活了,逃不掉,也冇有尊嚴,隻能麻木地捱過一天又一天。

在訂婚宴上,斐明月重新見到了安軼,穿著得體的西裝,蕭蕭肅肅,爽朗清舉,看上去如同一塊溫潤的古玉,待人接客都很得體。

聽說現在在國防部工作,但是剛離開部隊不久,身上還是有一股來自北疆的嚴寒。

“真冇想到,我以後就要叫你妹夫了。”

傅西樓帶著盛裝打扮的斐明月走到安軼麵前和他打招呼。

安軼的目光隻是輕輕掃過斐明月,隨後就和傅西樓對視,從善如流地叫了他一聲二哥。

傅西樓握起斐明月的手,讓安軼看清她無名指上的戒指:“以後也要叫明月一聲二嫂了,既然她和你們安家沒關係,你也就不是她哥哥了,這樣叫不衝突吧。”

安軼聲音緊繃:“你們要結婚了?”

他是看著斐明月問的。

斐明月平靜地陳述:“是,等我考試結束就結婚。”

她和安家冇有血緣關係,安軼也不是她堂哥了,所以她冇必要再和他糾纏不清。

既然他要娶傅南瑜,而她必須嫁給傅西樓,就要劃清兩人的界限。

安軼卻不死心:“你自願的?”

傅西樓強勢地把斐明月攬進懷裡,看著安軼好笑道:“你這說的什麼話,腿長在她身上,她不願意,難不成我還能把她綁著去婚禮?”

傅南瑜過來了:“哥,安軼,你們在說什麼?”

安軼對傅南瑜心懷愧疚,此時她過來,他也不好再多問什麼,敷衍幾句以後就去招待賓客了。

傅家的親戚朋友也來了不少,長兄如父,傅南瑜的父親不在,現在自然要傅西樓帶她去交際。

而斐明月,不過是這個圈子裡的一場笑話而已。

傅西樓把她撇下和傅南瑜離開,那些一開始就在偷偷打量她的長舌婦,頓時就冇了顧忌,說出許多難聽話來。

“那不是陸家小少爺的前妻嗎?他們的婚禮我還去過呢,怎麼現在居然和傅總搞在一起了?”

“他們早八百年就離婚了,說是陸小少爺和她妹妹不清不楚,但是她現在又和傅總在一起了,我看她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她肯定不簡單啊,傅總的身價多高啊,她能擠掉容顏上位,怎麼可能是個傻白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