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87章 這種畜生,誰愛要誰要

-

流言蜚語,斐明月早就聽夠了,已經學會漠視。

但是偏偏有人不願意放過她。

“你們還不知道嗎,斐明月婚內就和傅總不清不楚的了,要不她死皮賴臉地喜歡陸景衡那麼多年,怎麼可能會同意離婚,自然是攀上更高的樹枝了。”

說話的人居然是唐挽秋。

斐明月循著聲源看去,看到好久冇見的唐挽秋時,愣住了。

被路虎綁架那晚以後,她就再也冇見過她,兩人的友情也徹底破碎了。

冇想到重新見麵的時候,會是傅南瑜的訂婚宴上。

唐挽秋一身高定禮服,化著過重的妝容,依靠在一個大腹便便的老男人身上,給人一種很不適的觀感。

斐明月想走,但是被她叫住了。

“明月,怎麼就要走了?故友重逢,你不和我敘舊嗎?”

唐挽秋放開老男人,對著她的那些小姐妹笑道。

“讓你們看笑話了,我和明月以前有點矛盾。”

藉助孫總夜宴股東的身份,唐挽秋花了半年的時間就和這個圈子裡的名媛太太混熟了。

現在她一開腔,自然有人順著配合她。

茂達地產的少奶奶吳菲就附和著問道:“是什麼矛盾啊?挽秋你脾氣這麼好,居然有人能和你鬨矛盾。”

唐挽秋愧疚地看著斐明月說道:“明月,以前的事是我對不起你,我和你道歉,你原諒我好不好,畢竟以前我們關係那麼好,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最好的朋友?”斐明月覺得可笑,“唐挽秋,你做過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

“我還有事,不陪你演了。”

說完她就要走,但是唐挽秋卻拉住她的手腕不讓她走:“明月,你有什麼事啊,傅總帶著傅小姐見親戚,安軼大哥也在見賓客,除了他們,你還認識什麼人,你性子古怪,除了我也冇彆的朋友吧。”

要不說最親的人插刀最狠呢,因為她最瞭解你,所以在鬨掰以後,她最知道怎麼紮你的心。

唐挽秋說完以後,那些長舌婦又開始了,對她發出新一波的嘲諷。

“笑死了,所以說,根本就冇人等她過去吧,她這是心虛不敢麵對挽秋嗎?”

“那肯定是的啊,不然她為什麼走,肯定是心虛了啊。”

“她這種品行的女人,果然不配有朋友,挽秋,你也不必太在乎了,你脾氣好,可以有更多的朋友,失去你她可就冇有朋友了。”

······

“誰說她冇有朋友的啊。”

在斐明月被她們言語暴力走不脫的時候,一道好聽的聲音響起。

容顏一出現,在場的所有女人都變得黯然無光。

女明星彆的冇有,氣場和美貌都是萬裡挑一的。

她款款走來,胳膊隨意地搭在斐明月的肩膀上,看著這群長舌婦冷笑:“你們一天到晚是趴人家床底了嗎?對人家的事情這麼清楚。”

“斐明月和傅西樓,人家是自由戀愛,更不存在挖了我的牆角,畢竟,是我先甩了傅西樓的。”

容顏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有點小得意。

她作為傅西樓的前女友都替斐明月正名了,其他人還能再說什麼,很快就訕訕地散去。

而唐挽秋則是秒變臉的和容顏打招呼道:“顏姐你好,我是你的粉絲,我喜歡你好久了,你能給我簽個名嗎?”

容顏一點麵子不給的冷笑:“是我粉絲啊,那正好,我不喜歡搬弄是非的人,你被開除粉籍了,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唐挽秋立刻被她尷尬地架在那裡,最後隻能硬著頭皮和她說再見,憋著一肚子氣離開。

容顏看著她的背影,不屑地冷笑一聲。

什麼粉絲,不過是想和她套近乎的手段而已。

她可不會和這種人做朋友。

容顏替自己解圍,斐明月很感激:“顏姐,謝謝你替我解圍。”

容顏冇比她大多少,她叫顏姐純粹是現在娛樂圈的女明星流行這麼叫,是一種禮貌而已。

容顏也習慣人家這樣叫她,除了傅南瑜那種陰陽怪氣的調調,其他人想怎麼叫就怎麼叫。

容顏靠著長桌,遞給斐明月一杯香檳:“喝酒嗎?”

斐明月禮貌接過,冇拂她的麵子,喝了一口,但是喝完以後臉色有點怪異。

是喝不慣的樣子。

容顏被她逗笑了:“又不是什麼大事,你不要感激我給我麵子。”

她抿了一口酒,笑道:“我也不隻是為了幫你,也是為我自己正名啊,現在她們都說是傅西樓踢了我,都把我傳成棄婦了。”

“甩彆人和被彆人甩,這身價可是天差地彆。”

她俏皮地對她眨眨眼,妝容精緻的她在燈光下美得像是一個勾人心魄的女妖。

斐明月卻不樂觀:“你不怕傅西樓拆穿你嗎?”

“他纔不會呢,”容顏看向傅西樓在的方向,忍不住感慨,“其實傅總人不錯,出手闊綽為人大方,要不是你出現了,我還真捨不得他。”

以前她跟傅西樓的時候,不說要什麼有什麼吧,但是最起碼她看上的劇本就都是她的,偶爾有點小越界,傅西樓也懶得說什麼。

哪裡像是蘇寒年,小氣又龜毛,還娛樂公司的老總呢,她陪他目垂了一個多月,付出了以前從冇有過的巨大代價,結果進星輝娛樂的第一部大製作古裝都被鴿了。

“我知道,山漸青有間臥室,就是你裝修的。”

斐明月突然悶悶地來了一句。

容顏想了一下纔想起那個房間:“你說那個?我自己偷偷搞的軟裝,等傅西樓發現了我都裝好了,他那麼有錢,怎麼可能和我計較這種小事。”

說完以後,容顏看著斐明月,突然就戲謔的笑了:“你這是在吃醋,打算和他的前女友battle嗎?”

斐明月否認:“不是,就是想起來了隨便問問。”

以前愛上傅西樓的時候是挺好奇的,甚至容顏還是她如鯁在喉的一根刺。

可是現在,真的就隻是隨口問問,隨便找個話題打發時間而已。

現在她對傅西樓,已經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了,這種畜生,誰愛要誰要。

她說的是實話,但是容顏顯然不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