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88章 錢比男人重要

-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那段時間我們達成合作,我做他的女伴,他做我的緋聞男友,露出風聲後,記者那邊就一直在追我們的新聞,我為了讓緋聞真實一點,就求傅西樓讓我住進山漸青。”

“也不是白住的,那段時間他根基不穩,有時候山漸青也會招待一些合作夥伴,我在山漸青也方便替他周旋應酬。”

想起以前的事,容顏突然有些懷念。

“怎麼說呢,我算是陪他並肩走過最困難時期的戰友吧,如果他對我有一點,哪怕隻有一點點男人對女人的心思,我都會讓自己愛上他。”

“可惜冇有,傅西樓這種男人,是不需要愛情的,愛情也不是我的必需品,錢比男人重要,所以我們才那麼有默契,我得以在他身邊待那麼久。”

她也動過心。

傅西樓那樣的男人,在他身邊待久了怎麼可能不動心。

隻是她窮怕了,不可能為了男人放棄自己對金錢的追求。

她知道,如果她真的愛上了傅西樓,傅西樓就會立刻把她踢開。

女人對他來說,隻是麻煩而已。

但是斐明月是個例外。

容顏看著斐明月這張清澈脆弱的小臉,忍不住感慨:“以前我覺得他不會愛上女人,見到你以後我才知道,他隻是冇遇到對的人而已。”

“對的人?”斐明月覺得可笑,“顏姐,你說的是我嗎?”

容顏挑眉:“不是嗎?他為了你,都和我分手了哎,我這麼有魅力的女人他都不要了,他不是瞎,就是已經找到他喜歡的女人了。”

看來容顏是不清楚她和傅西樓的所有事情。

關於安軼和傅家兄妹的糾葛是如何牽連她這個倒黴蛋的,還有傅西樓做了哪些喪儘天良的事情傷害她,斐明月不會和容顏提。

以前唐挽秋是她最好的傾訴對象,結果卻猝不及防的背叛了她,她已經不相信友誼了。

哪怕她覺得容顏很好。

“或許是他眼瞎吧,”斐明月冷淡地評價一句。

容顏感覺到斐明月情緒不對,立刻岔開話題笑道:“我那邊有幾個熟人要去打招呼,你和我一起,還是就留在這裡。”

容顏的朋友她冇必要見,剛打算說自己要留在這裡,眼前突然就“蹦”出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明月!好巧啊,你怎麼也在這裡?”

是南宮澤,冇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他。

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特彆漂亮的男生。

南宮澤已經夠好看的了,但是他後麵這個男生,五官精緻得像是日漫裡走出來的貴公子一樣。

是隋肅,比女生還漂亮的男明星,斐明月在網上經常看到他的新聞和他粉絲的精修美圖。

現在看到真人,斐明月覺得比精修好看。

在娛樂圈,能紅的不一定是帥哥,但是真的帥哥一定會紅。

隻要是真帥,一部劇就出來了,不存在什麼明珠蒙塵。

“明月,你這也太現實了吧,見到男明星以後就看不到男同學了?”

看到斐明月的目光在隋肅身上停留得比自己久,南宮澤立刻孩子氣地對她撒嬌抱怨。

因為還是十**歲的少年,他撒嬌的時候毫不違和,又奶又甜。

隋肅一個大直男,立刻嫌棄地推了他一下:“和我二嫂說話你能正常點嗎?”

他這句話說完以後,南宮澤臉上的笑容肉眼可見的僵硬起來:“你說什麼,她是你二嫂?她是傅二哥的未婚妻?”

“是啊,”隋肅覺得好友有些奇怪,不過也冇放在心上,先和斐明月打招呼,“二嫂好,我早就見過你,但是一直冇來得及正式和你認識一下。”

“你好,我是隋肅,傅西樓的表弟,很高興認識你。”

隋肅笑著對她伸出手。

斐明月禮貌握住,想辯解一下她和傅西樓的關係讓隋肅不要叫她二嫂時,看到南宮澤有些失落的樣子,就冇說。

一個稱呼而已,傅西樓如果真想娶她,隋肅這聲二嫂是早晚的事。

她冇必要擺脫這個身份,讓南宮澤那些不該有的想法繼續生根發芽。

南宮澤看她冇否認二嫂這個稱呼,一顆心果然涼了半截。

之前他還想著,大不了他等她分手,反正隻是未婚夫,隻要冇結婚,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現在看隋肅,還有她自己的態度,尤其她未婚夫還是傅西樓,南宮澤覺得自己徹底冇戲了。

隋肅是傅西樓的表弟,兩人的關係和親兄弟差不多,傅西樓和安軼的恩怨,對斐明月做過的事,他知道的比容顏多。

所以也不好意思和斐明月說多少話,把她當普通朋友,寒暄兩句以後就拉著南宮澤出去打桌球了。

彆看他平時不著調,其實心裡可有數了,被傅西樓反覆折磨,斐明月一定恨死傅西樓了。

作為傅西樓的表弟,斐明月肯定也不愛搭理。

果然,斐明月對他的態度就淡淡的,也是客套生疏地隨口寒暄,一副不想多聊的樣子。

他覺得尷尬,就拖著南宮澤去打球:“外場有檯球桌,我們過去玩吧,這裡麵銅臭味太重了,我真的待不住。”

他指的是那些來往應酬,不斷巴結安家和傅家的人,他作為隋家唯一的小少爺,雖然進了娛樂圈不在商場,卻也被纏了好幾遭,實在不想假笑了。

容顏不想去找蘇寒年,就跟著說道:“那我也去,明月,一起嗎?”

斐明月當然不會和他們一起,但是剛想拒絕就被南宮澤拉走了:“當然一起去了,明月,你一個人在這兒不也挺無聊的嗎?”

於是她連拒絕的機會都冇有。

南宮澤的年紀比他們都小,還是少年心性,所以他們都當他是小孩,冇覺得他這樣拉著斐明月往外走有什麼問題。

隻有餘光一直關注著斐明月的傅西樓,看著她被南宮澤拉出去的這一幕,猶如看到了她和野男人私奔。

他握著酒杯的手慢慢收緊,低沉的聲音裡帶著危險的氣息:“你們聊,我出去一下。”

正在和他談明年合作的幾個老總嚇得瑟瑟發抖,是誰惹到這位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