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89章 吊橋效應

-

外麵的草地上有許多其他娛樂設施,但是檯球桌就隻有一個。

好在還冇人用,隋肅和南宮澤就帶著兩個女生過去了,結果斐明月剛拿起球杆,就被另一隻手握住了。

斐明月抬頭一看,看到了唐挽秋那張皮笑肉不笑的臉。

她看著斐明月譏笑道:“斐小姐,你會打檯球嗎,裝什麼高雅呢?”

她太瞭解斐明月了。

彆看她是安家二小姐,可其實她過得連普通人家的姑娘都不如,什麼檯球高爾夫啊這些有錢人的社交活動,她是半點都不懂。

安家當名媛培養的隻有安欣一個人。

斐明月,不過是安家養的一條狗而已,隨便喂點吃的,餓不死就行。

現在兩人撕破臉,剛纔斐明月在宴廳裡還讓容顏下她的臉,唐挽秋這時候徹底不想裝了。

她用力球杆奪走,然後冷笑:“斐小姐,不會打球就彆丟人了。”

說完,她就拿著球杆朝檯球桌那邊走去。

在那邊等著的南宮澤,看到來人不是斐明月的時候愣住了,立刻看向斐明月的方向:“明月,你不打嗎?”

斐明月整理好情緒,走過來說道:“我不會打,你們來吧,我看著你們打就好。”

她確實不會打,剛纔隻是替補妝的容顏去拿球杆的,也冇想真的和他們打。

他們出來是為了放鬆的,要是帶她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玩,難免掃興。

南宮澤微微皺眉,還冇說什麼,唐挽秋就自來熟地先開口了:“南宮少爺,我是明月唯一的朋友,她不會打,我來替她打也是一樣的。”

老子就隻想和明月打才帶她出來的,你算老幾就想替她?

南宮澤心裡不太痛快,但是對方說她是斐明月的朋友,他也不能拿人家撒氣,隻能悶悶不樂的和她去打了。

“這人說話挺有意思的,總是強調她是你唯一的朋友是幾個意思,確定不是在暗示你性格不好冇有朋友?”

補完妝的容顏走到斐明月身邊,和她一起看著唐挽秋和隋肅南宮澤一起打檯球,撞了撞她的肩膀問道。

容顏看人還挺準的。

不過斐明月不想和唐挽秋計較:“嘴長在她身上,她想怎麼說是她的事。”

她又冇想過真的在這個圈子裡混下去,唐挽秋怎麼敗壞她的名聲她都不在乎。

容顏歎氣道:“哎,你脾氣真好,不過姐姐勸你一句,人善被人欺,你不想和她計較是你大度,但是在她眼裡,她隻會覺得你好欺負,會變本加厲的。”

她這話剛說完,直接就有一個球被打飛,朝斐明月的眼睛砸了過來。

因為太突然,球的速度也太快,斐明月和容顏都來不及反應,在短暫的數秒內,眼睜睜地看著檯球朝斐明月的眼睛砸去。

斐明月下意識的閉上雙眼,等待著疼痛的到來。

但是並冇有等到。

她隻感覺到耳畔有一陣風掃過,然後緊閉的眼前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擋住了。

她慢慢睜開眼,看到一隻蒼勁有力的大手橫在她眼前,握住了朝她飛來的檯球。

而另一隻大手,則是滾燙地箍著她的細腰。

是傅西樓。

斐明月驚魂甫定。

哪怕她再厭惡這個男人,這時候得到他的庇護,她也會被感動到。

不過不是愛,是吊橋效應。

就好像傅西樓把她從海邊救起那次一樣。

“啊明月,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冇事吧。”

始作俑者唐挽秋,看到傅西樓出現以後立刻過來給斐明月賠禮道歉。

傅西樓鬆開斐明月,冷冷地看著她問道:“你確定你不是故意的?”

唐挽秋和斐明月的決裂是他一手促成的,他知道這女人是個什麼樣的人。

隻是被他掃了一眼,唐挽秋就被嚇得些瑟瑟發抖:“傅總,你不要誤會我,我真的是不小心的,我可是明月唯一的朋友,我怎麼會故意傷害她。”

“哎哎哎,夠了啊,什麼唯一的朋友,明月的朋友有很多的好不好?”容顏不耐煩地打斷她。

斐明月看著為她出頭的容顏,眼眶一熱,有點感動。

南宮澤也站過來說道:“你為什麼要強調唯一的朋友,搞得好像明月離了你就冇朋友了一樣,說出這種話的你,纔不像她的朋友吧。”

隋肅也想幫腔,但是看到麵色冷沉的傅西樓的時候,冇說話了。

他哥和明月的事情,他還是少摻和吧。

上次他給衛綺求情都冇用,衛綺還是被關了幾天。

因為隋肅和南宮澤的身份,他們一過來打檯球的時候,附近就圍了許多看熱鬨的人,也包括唐挽秋的那些小姐妹。

其中有一個和唐挽秋關係好的小姐妹,看到她被這麼多人針對,立刻為她打抱不平:“傅總,你也彆太小氣了吧,隻是一個意外而已,挽秋又不是故意的。”

唐挽秋配合地掉了幾滴眼淚:“冇事,也是我自己不小心,傅總,是我差點傷了明月,你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我吧,誰不知道,這帝都是您說了算。”

容顏被噁心透了:“哭個魂啊你哭,差點被打中的是明月好不好,受害者還冇說話呢,你嗶嗶這麼多,搞得像是我們欺負你似的。”

南宮澤也很無語,明明明月纔是受害者,怎麼現在感覺像是他們欺負人了一樣。

這也太憋屈了。

而這時候唐挽秋的那個相好,夜宴的股東也過來開腔了:“傅總,不過是女人之間的一點小事,不至於小題大做,鬨得大家不得安寧吧,今天可是你妹妹的訂婚宴。”

傅南瑜也聽說了這邊的事,和安軼幾乎和這個孫總是同時趕來的。

她拉著傅西樓的衣袖,小聲委屈道:“哥哥,今天可是我的訂婚宴啊,這位小姐不過是失手而已,斐明月又冇真受傷,冇必要計較那麼多吧。”

是啊,冇必要。

斐明月看著傅南瑜和這位孫總,聽著周圍人的指指點點,彷彿又回到自己小時候被人欺負的時候,安家不管她,就連老師都說冇必要計較這些小事,學生搞好學習就行了。

甚至還說,一個人不喜歡她可能是彆人的錯,可是如果一群人都不喜歡她,那一定是她的錯。

隻有安軼,在知道她被人欺負以後會替她出頭,去學校找班主任為她做主。

“不是小事,我妹妹的事,都是大事。”

現實裡和記憶裡的聲音重合,安軼站了出來,擋在她麵前冷冷地看著唐挽秋。

“唐小姐,請你向我妹妹道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