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91章 活著不好嗎

-

“南宮啊,好久冇見了。”

唯獨路過南宮澤的時候,傅西樓似笑非笑地打了一聲招呼。

南宮澤這傻小子還真以為傅西樓在和自己客氣呢,立刻憨笑道:“傅二哥,好久不見。”

說完,目光又有些哀傷地落在斐明月身上。

但是他還冇來得及看清楚,傅西樓就已經把斐明月帶走了。

隋肅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皺眉道:“南宮,你發什麼呆啊,被我二嫂的美貌迷住了?”

南宮澤訕訕的,還冇說話,隋肅就皺眉提醒他:“不是吧,真被我說中了?南宮,你彆怪兄弟打擊你,我哥的女人,就算他不要了,你也彆想,而且斐明月她,哎,反正你彆想,活著不好嗎?”

不用隋肅說,南宮澤也明白。

事實上,在他知道斐明月的未婚夫就是傅西樓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自己冇機會了。

不說傅西樓的財力物力,就單說他本人,就是他比不上的。

和傅西樓這樣優秀的男人在一起以後,斐明月怎麼可能會看上他。

他隻是有些惋惜而已,明月這麼好的姑娘,他為什麼這麼晚才遇到。

同樣心情複雜的還有安軼,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傅西樓把明月帶走,而他什麼都不能做。

甚至是為她出頭,他做的也不如傅西樓好。

或許明月之前說的對,傅西樓纔是最適合她的男人,隻有傅西樓這樣強勢的男人,才能給她她想要的依靠。

傅南瑜看到安軼對著斐明月的背影發呆,不安地握住他的手:“安軼哥哥,今天是我們訂婚的日子,你要和哥哥一樣,看到明月就忘了我嗎?”

安軼這纔想起自己的責任,忍住心中的苦楚,帶著傅南瑜重新進屋招待賓客。

他和明月,是最不可能在一起的。

安家帶給她那麼多傷害,他又連累她毀了她的一生,她和誰在一起都不會選他。

“我說南宮澤這個名字怎麼那麼耳熟,原來是南宮家的那位小少爺,斐明月,你真是好本事啊。”

傅西樓把她拉上車以後就把她按在後座瘋狂掠奪,像是一隻失去理智的野獸一般。

斐明月無力地掙紮著,身體撕裂般的痛苦讓她痛不欲生。

“傅西樓,你放開我,你又發什麼瘋,我和他隻是普通同學,你能不能不要想的那麼齷齪。”

隻是加了微信而已。

難道她冇有社交的權力嗎?

看著雙目猩紅的傅西樓,斐明月如置寒冬,絕望地掙紮著,想讓自己好過點。

於是就在掙紮中,不小心打了傅西樓一巴掌。

這下徹底把火藥桶點炸了。

傅西樓摸了一把自己被她打到的臉頰,雙目氣得能噴火:“你為了那個女乾夫打我?斐明月,你真是越來越能耐了,打順手了是吧?”

斐明月聲音顫抖:“是你先欺負我的,傅西樓,我和他就是普通同學,是你自己想得齷齪。”

“普通同學?你看看他看你的眼神,你確定他對你清白嗎?”他憤怒地掐著他的脖子,恨不得把她掐死,“斐明月,你不會真以為我捨不得你死吧?”

“那南宮澤呢,我掐不死你,你看我敢不敢動南宮澤,和我搶女人,他一個牙都冇長齊的混小子,他也配!”

傅西樓死死地掐著她的脖子,恨不得真的就這樣把她掐死。

斐明月臉色漲紅,難以呼吸,雙手緊緊抓著他的手腕想掙脫他的桎梏,但是她掙紮得越厲害,傅西樓就掐得越狠。

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漫長的窒息的折磨裡,傅西樓才慢慢鬆開她。

她看著眼前這張俊美的但與惡魔無異的臉,心理防線潰不成軍,再多的倔強與憎恨,在死亡的威脅前都不值一提。

兩行清淚順著她的臉頰緩緩落下,她顫抖地伸手放在他的臉頰上,求饒道:“西樓,我很疼,真的很疼,你放過我好不好,你放過我,我以後不去學校了,我不去了,以後再也不和南宮澤見麵好不好?”

那雙落淚的眼睛裡是巨大的恐懼,是對他的恐懼。

傅西樓感覺到了指尖的黏稠。

是血。

淡淡的血腥味喚回了傅西樓的理智,他顫抖地幫她把衣服理好,用乾淨的那隻手幫她把眼淚擦掉。

但是語氣依舊冷漠,不容置喙:“我不會把你怎麼樣,但是南宮澤,敢勾引我的女人,我不會放過他。”

南宮澤拉著斐明月跑出宴廳時,那恍若私奔的一幕像是一根刺一樣紮在傅西樓的心上。

斐明月剛經曆過死亡的恐懼,驚恐得渾身顫抖,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想要求他放過南宮澤,但是嘴巴哆嗦幾下,居然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看到她這麼怕自己的樣子,傅西樓心裡很不是滋味。

但是也冇力氣和她發火了,立刻開車送她去了醫院。

婦科醫生看完以後臉色不太好,但是對方是傅西樓,說話還是客氣的:“傅總,下次夫妻生活的時候小心點吧,斐小姐身子本來就差,要是黃體破裂了會很麻煩,以後可能就冇辦法生育了。”

傅西樓臉色蒼白:“我知道了。”

到病房門口的時候,他連推門進去的勇氣都冇有。

差點被他折磨到黃體破裂,那麼疼的折磨,她不會原諒他。

或許她還會想到他們冇有的那個孩子。

“容顏,你今晚有事嗎,過來幫我一個忙。”

猶豫很久,他也不敢進去見她,更怕她拚死為南宮澤求情,最後撥通了容顏的電話,想拜托她照顧斐明月一晚。

容顏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但是她一向仗義,傅西樓以前對她不錯,斐明月人也挺好的,陪床一晚也不是什麼麻煩事。

“不用付錢,你真把我當護工了?下次彆這樣了。”

隻是看到傅西樓給她打了五十萬的钜款以後,她被氣笑了。

不過也冇退回去。

五十萬對她來說是钜款,對傅西樓來說連五分錢都不值,有錢人灑灑水的事情。

但是當她到醫院看到斐明月的時候,開始後悔了。

斐明月就靜靜地坐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恍若透明,好像風一吹就碎了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