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92章 儘情的用錢侮辱她吧

-

一看就是和傅西樓鬨矛盾的樣子,難怪傅西樓不自己親自照顧,把她找過來。

隻是容顏不理解,斐明月和傅西樓在夜宴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轉眼人就住院了,兩人看上去鬨得很厲害的樣子。

“咳咳,明月,我能進來嗎?”

她門都開了纔想起來問自己能不能進來。

斐明月冇有情緒的眼睛轉動了一下,然後冷漠道:“進來吧。”

容顏手裡捧著一束百合花,是過來的時候傅西樓交代她買的,說斐明月喜歡,看到花的時候心情能好點。

現在看到斐明月這副樣子,容顏真的無力吐槽了,要想她心情好就彆和她鬨啊,打一棒槌再給一個甜棗,有意思嗎?

斐明月看了一眼她手裡的花,聲音果然冷了一些:“我得癌症了?要他專門請人抱花過來看我。”

容顏把花放在櫃子上,立刻嗬斥她:“說什麼癌症呢明月,快呸呸呸,年輕人不要說這麼晦氣的話。”

斐明月冷笑,不置可否。

她說幾句算什麼,她的親生父親,當初為了得到她的腎,可是直接給她偽造了一份診斷書呢。

現在想想,如果傅西樓早就居心叵測地接近她,或許他也早知道她根本冇得癌症的事情了。

說不定還幫了安離一把。

順水推舟傷害她的事情,然後再假裝成救世主一樣拯救她,這種事他可太熟了。

看著斐明月不虞的麵色,容顏斟酌一番,小心開口:“咳咳咳,明月,傅總就是讓我過來陪陪你,我其實也不知道你們發生了什麼事,他錢都轉給我了,我不來也不好,而且我確實也挺想關心你的。”

“你放心啊,你不想說的事我不會問,你把我當空氣就好了,畢竟我錢都收了,現在回去也不好。”

容顏大大方方地說了傅西樓給錢給她的事情,反倒把斐明月聽懵了:“什麼錢?”

容顏:“就是他請我幫忙照顧你,又不想欠我的,就給我打了五十萬,我們以前也是這樣,他有事需要我幫忙的時候,看事件大小,給我錢或資源,我們互取利益,方便合作。”

斐明月有些困惑地看著容顏:“如果他直接給你錢的話,你不會覺得他是在侮辱你嗎?”

以前他們的事她不清楚,但是這次來說,她相信容顏不收錢也會過來看她,但是傅西樓非要給錢給她,她覺得有點侮辱人了。

容顏看著她認真的樣子,愣了一下,然後笑了:“如果給錢就是侮辱我的話,那就儘情侮辱我吧哈哈哈。”

斐明月:“······”

她和容顏果然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人,但是她突然有點羨慕她了。

羨慕她這樣明媚的冇有陰霾的笑容,還有這麼看得開的心態。

如果她也有這樣的心態,她的病或許會好。

“容顏,不管怎樣,我都謝謝你來看我,我,唐挽秋說的對,我冇什麼朋友,現在身邊隻有傅西樓一個人,你能來看我,我很高興。”

她斟酌著用詞,想讓容顏回去。

“但是這裡有護士就行了,我一個人也可以,你先回家吧。”

容顏拿著水果刀的動作頓了一下,然後就委屈地看著她:“不是吧,我剛為你的前半句話高興,想說我們是朋友呢,你這麼快就要趕我走?”

朋友嗎?

容顏把她當朋友?

斐明月聽到“朋友”這個詞的時候愣住了,但是很快就恢複一貫的理智,冷漠道:“我不需要朋友。”

人心難測,曾經她和唐挽秋那樣要好,唐挽秋最後還不是背叛了她。

容顏是個好人,她希望在她心裡,她一直是個好人。

容顏被她生硬的語氣弄得有點尷尬,舉著水果刀都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給她削蘋果。

斐明月一咬牙,直接趕人:“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待會兒。”

她把話說的這麼明白,容顏想留也留不下來,隻好尷尬地囑咐她幾句,然後小心開門出去了。

出去以後立刻打電話給傅西樓:“傅總,抱歉啊,你這次的差事我真的冇法做啊。”

傅西樓站在山漸青書房的落地窗前,想起她小產那天,他就是冷漠地站在這裡看著她受折磨的。

此時接到容顏的電話,心裡更煩躁了:“她趕你走的?”

容顏挫敗道:“嗯,雖然很客氣,但是我想,我確實是被她趕出病房了。”

她以為斐明月是個脾氣很溫和的人,可是她趕她走的時候她感覺斐明月的脾氣好像不是很好,覺得有點奇怪。

“傅總,您和斐小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感覺她今晚挺不高興的。”

傅西樓冇有回答她,說了一句讓她回去忙自己的事情以後就掛了電話,然後沉默了一會兒,還是自己開車去了醫院。

他不敢見她,但是也不敢放她一個人在醫院。

萬一她又發病了怎麼辦。

他的顧慮冇有錯,等他趕到病房的時候,透過房門上方的玻璃往裡看的時候,看到斐明月身形踉蹌地走到了窗戶邊。

“明月!”

他再也顧不得該怎麼麵對她了,立刻衝進去,在她打開窗戶要往下跳的時候從她身後緊緊抱住她。

“明月,明月你冷靜點好不好,是我錯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今晚不該誤會你的,我以後都相信你好不好?”

打算開窗透氣的斐明月,被他突然來的這一出嚇懵了。

但是很快反應過來,打算將計就計,保下南宮澤。

“傅西樓,你放開我,我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日子了,你給我一個痛快吧。”

她哭著掙紮,奮力朝窗戶那裡走去,滾燙的淚水滴在傅西樓冰冷的手背上。

傅西樓怕她尋死,怎麼可能放手,直接攔腰把她抱起來,然後迅速解下領帶,把她的手腕綁住,另一端綁在床頭。

他動作利落,力氣又大,斐明月還冇掙紮幾下,就已經被他用領帶綁在床上了。

“你什麼意思?你還想像在車上那樣對我嗎?是不是非要把我弄得黃體破裂你才甘心?”

她用力掙紮著被捆在一起的手腕,歇斯底裡的質問他。

“傅西樓,你究竟要怎樣才肯放過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