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93章 暫時放你走

-

她受夠了,真的堅持不下去了。

傅西樓的報複,傅西樓反覆無常的脾氣,傅西樓暴虐的對待,每一次都給她帶來沉痛的傷害。

生不如死,莫過於此。

如果說剛纔隻是想將計就計求他放過南宮澤,那現在,斐明月是真的不想活了。

這樣被他綁在床頭,像是被栓了繩子的寵物一樣,她覺得自己的自尊被他狠狠踩碎。

“傅西樓,你給我一個痛快吧,安樂死,或者你放開我,讓我直接從窗戶那裡跳下去,我累了,真的很累,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她終於放棄掙紮,隻是疲憊地看著他,用她那雙盛滿哀傷的眼睛。

傅西樓感覺自己心臟的位置再次抽痛起來。

他看著這雙哀傷的眼睛,注視良久,才聲音沙啞地開口:“你真的不能原諒我嗎?”

“原諒你?”斐明月覺得可笑,“你需要我原諒嗎?在你心裡,我一直不都是一個罪人,活著就是為了給你妹妹贖罪的嗎?隻有你原諒我的道理。”

傅西樓想起之前自己對她的疾言厲色,有些後悔了,但是看著她諷刺他的樣子,那一句對不起,終究還是說不出口。

他隻是僵硬地開口說道:“我不會讓你死。”

第一句說出來以後,後麵的話說得就順暢了許多。

他顫抖地把她抱入懷裡,按著她的後腦,緊緊地抱著她。

她不會知道,剛纔他看到她要跳樓時,他心裡有多害怕。

是的,他害怕了。

傅西樓居然也有了害怕的事情。

“明月,今天的事是我衝動了,我隻是不喜歡你和其他男人走得近,以後我會控製好自己的情緒的。”

斐明月冷笑:“但是不代表你會相信我是不是?”

“傅西樓,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既然你這樣不放心,你直接殺了我吧,以後把我的骨灰戴在你脖子上,這樣我一個男人都見不著了。”

傅西樓皺眉:“明月,你非要和我作對嗎?但凡你自己檢點一點,不和南宮澤拉拉扯扯的,我今晚至於發這麼大的火把你害進醫院嗎?”

斐明月震驚地看著他,不敢相信這是人能說出的話:“你什麼意思,我差點黃體破裂,現在還疼著,但是你覺得這是我的問題,不是你的錯?”

傅西樓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你為什麼要曲解我的意思,我是說,你不該和南宮澤走得這麼近,如果你們不走這麼近······”

看著絲毫不覺得自己有錯的男人,斐明月感到絕望。

她靜靜地看著他,聲音沙啞地開口:“傅西樓,你永遠都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說完,心一橫,直接朝牆上撞去。

“明月!”

傅西樓反應過來去拉她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她已經滿頭是血地倒在了他懷裡。

他嚇得瞳孔緊縮,立刻用床頭的電話打去唐空青的辦公室:“快點帶人過來,明月撞牆上去了!”

他驚慌地拿著紙巾去擦她額頭上的血跡,卻被虛弱的斐明月一把推開。

“彆碰我,我不需要你裝好人。”

傅西樓怎麼可能由著她,一隻手按著她,一隻手執拗地去擦她的血,好像擦乾淨了,就不存在傷害了一般。

斐明月依舊強撐著精神掙紮著:“傅西樓,你裝什麼好人,比起黃體破裂的疼,這點疼算什麼。”

“你現在救得了我,但是下次呢,一次不行,我還有無數次可以自殺的機會,你毀了我的人生,但是如果我自己都不想活了呢,你能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看著我嗎?”

她麵色蒼白,額頭上還不斷地流出鮮血,看上去十分脆弱。

傅西樓抱著她,還能感覺到她的體溫,但是他覺得她的生命正緩緩地在自己懷裡流逝。

這次能阻止,那麼下次呢。

如果她抱了必死的決心,他攔得了第一次,攔得了第二次嗎?

唐空青帶著護士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傅西樓抱著昏迷的斐明月發呆的一幕,斐明月的手腕還被領帶綁在床邊。

唐空青頭都氣大了:“不是,你怎麼這麼禽獸啊,這裡是醫院,你玩什麼情趣,非要把人家逼得撞牆你才滿意嗎?”

傅西樓這纔想起領帶還綁著她的手,立刻顫抖地去解,可是怎麼都解不開。

還是唐空青看不下去了,直接一剪刀下去解放了斐明月,然後無奈地看著傅西樓道:“你先出去等著吧,我給她包紮一下,再做個檢查。”

他又去檢查了一下斐明月撞傷的位置,讓傅西樓安心道:“你放心吧,問題應該不大。”

他覺得不解氣,又補充道:“但是下次你不在她身邊的話,嚴不嚴重我就不知道了。”

傅西樓空洞的目光裡終於有了恐慌的情緒:“你也覺得會有下次?”

唐空青可憐地看著斐明月:“說真的,我和葉師哥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了,她的求生意誌,一直挺薄弱的,能在你的虐待下撐到現在,我覺得她夠堅強了。”

傅西樓剛想反駁他冇有虐待她,但是想起今晚因為吃醋在車上對她的折磨,他就說不出口了。

護士給斐明月做檢查的時候,唐空青也迴避出去了。

出去以後他才問傅西樓:“到底怎麼回事,訂婚宴上你不是還替她出頭的嗎?怎麼轉眼就把人送來醫院了。”

想起南宮澤拉著她跑出宴廳的那一幕,傅西樓就氣得咬牙:“她去了一天學校就和野男人勾勾搭搭的,我教訓她一下怎麼了?”

看著好友這副妒夫的樣子,唐空青真想晃晃他的腦子,看看裡麵裝的是不是都是水。

“西樓,她撞這一下,身體的問題都是次要的,你不覺得她想死的決心很可怕嗎?你還要繼續逼她嗎?”

傅西樓冇再說話,沉默地在病房門口守了一夜。

第二天,斐明月醒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個一夜無眠的傅西樓,他看上去很憔悴,精神狀態也很差的樣子。

以至於他說出那句“斐明月,我暫時放你走”的時候,她都以為他是在夢遊說胡話,不敢相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