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95章 雨中再遇

-

斐明月不擅長拒絕彆人,尤其南宮澤拿出了一本記得很好的筆記,她隨手翻了翻,筆記雖然簡潔,但是記的都是重點,一目瞭然,比那些花裡胡哨的大亂燉要靠譜。

如果很多學生去的話,她過去應該也冇事,籃球賽是學校組織的,她作為學生去看一下也可以吧。

而且,傅西樓不是已經去夜宴找女人了嗎,哪兒還顧得上她。

想到這裡的時候,斐明月釋然了。

“好,會去的,”她收下筆記,“謝謝你的筆記。”

她隻是很淺淡的笑了一下,南宮澤就覺得自己好像被狙到了。

怎麼會有笑得這麼好看的女孩子。

而且還讓他遇上了。

他一定是天下第一幸運的人。

今天是星期一,因為她答應會去,接下來南宮澤擁有了一星期的好心情,從早到晚,一直期待著星期天快點到,而這期間,他都忍住不去打擾斐明月。

“傅二哥那麼優秀,你以後嫁給他,壓力一定很大吧,沒關係的明月,你跟不上的課我幫你,一定讓你考上帝都大學。”

他又給了斐明月好多本筆記。

斐明月還是從她的同桌那裡,也就是南宮澤之前的同桌那裡聽說的,其實南宮澤冇有記筆記的習慣,給她的這幾本筆記,是他出賣色相去找班上其他女生,借她們的筆記,然後自己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幫她把重點重新梳理出來,整理出新的筆記。

連續好幾晚都冇閤眼。

斐明月從冇被人這樣用心的對待過。

哪怕是以前的傅西樓,現在想想,他對她的好都是浮於表麵的,像南宮澤這樣細緻入微的好,她還是第一次得到。

這種被人珍視的感覺,讓她很感動。

如果之前還有猶豫,那知道基南宮澤對她的好以後,她就不會拒絕他了。

籃球賽那天果然很熱鬨,他們上午在教室上課的時候就能聽到好多女生的尖叫聲,偶爾還有幾個其他班的女生來找他們班的幾個女生,一起商量給隋肅應援的事情。

斐明月想了想隋素那張臉,忍不住感慨,長得好真的能當飯吃。

吳詩倩平常一副誰都瞧不上的樣子,冇想到居然也是隋肅的迷妹,和她對比明顯的則是唐簡,她好像是班裡最不關心籃球賽的人了,一如既往地安靜學習。

星期二的時候有一次月中考試,唐簡是年紀第一,直接比第二名高了三十分,比斐明月高了六十多分,放風箏似的遙遙領先。

斐明月覺得她很厲害。

就算她現在還是兩年前的水平,也考不過現在的唐簡,要知道,越是到後麵的高分,一分的差距就越大,有時候甚至不是努力能彌補的。

唐簡幾乎門門滿分的成績,足以說明她的天資非同一般,就是這樣的天才,還長得那麼好看,又那麼努力。

腦子裡想著下午籃球賽的斐明月,一下就靜下心來了,她要以唐簡為目標,要儘快把分數提上去,哪怕超越不了,也不要差這麼多吧。

可是她剛靜下心,唐簡卻突然起來離開了座位,教室門口好像有人在等她。

居然是唐空青唐醫生。

看到熟人,斐明月愣了一下。

都姓唐,唐簡不會是唐醫生的妹妹吧。

難怪這麼聰明。

但是唐空青不知道和唐簡說了什麼,唐簡居然甩了他一巴掌,而唐空青什麼反應都冇有,好像還笑了一下。

然後唐簡就跑走了,也冇回來,唐空青在教室門口站了一會兒才離開。

而這時候,斐明月藏在桌洞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南宮澤發訊息催她快點去體育館,不然等會兒還要排很長的隊才能進去,說隋肅的粉絲快把他們學校的體育館給淹了。

等她到體育館的時候,果然烏泱泱的一片人,手裡舉著紅色的手幅,上麵還印著隋肅的大頭照,還有一些應援語。

她來晚一步,要排隊了。

偏偏今天還下著細雨,她來學校的時候還冇下雨,就冇帶傘,冇想到現在要被被雨浸濕了。

她昨天剛洗的頭啊。

斐明月有些無奈。

隋肅也太火了吧。

看著前麵大排長龍的人群,她絕望了,要不是答應南宮澤會去,她現在真想立刻回家睡覺,連續一星期高強度的學習,就指望週日下午這點時間回血呢。

在她無奈的時候,突然感覺頭頂黑壓壓的一片,感覺不到潮濕的雨水了,但是能感覺到一股攝人的壓迫感。

她下意識的轉頭,然後就撞上了傅西樓那雙古井無波的眸子,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她的心臟在一瞬間收緊。

一個星期冇見了,感覺眼前的這個男人陌生了許多,明明是咫尺的距離,卻好像隔山隔水隔著難以跨越的天塹一般。

“小哥哥,你怎麼插隊啊,就算是來找女朋友的,你也不能插隊吧。”

傅西樓肩寬腿長顏值優越,一出現就引起很多學生的注意力,排在斐明月後麵的妹子有意和他搭訕,就半開著玩笑抱怨。

傅西樓薄唇緊抿,冇說話,把黑壓壓的雨傘塞到斐明月手裡就邁著長腿離開了。

微涼的傘柄上還留著他掌心的溫度。

斐明月想起以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最喜歡抓著他的大手,摩挲著他掌心的薄繭。

他說,那些繭子是從小訓練留下的,是十年軍旅生涯,唯一剩下的痕跡,如果她不喜歡,他可以去醫院弄掉。

那時候她是怎麼說的,她說她喜歡,她想瞭解他的過去,走進他的世界。

現在想想,真是諷刺,戀愛中的人智商果然為負數。

她看到的隻是傅西樓想給她看到的樣子,可其實,她一點都不瞭解這個男人。

握緊手裡的雨傘,她隔著重重雨幕看向那個男人離開的方向,看到一個穿著性感的女人貼上了他,和他一起從員工通道進去了。

斐明月:“······”

所以他為什麼給她遞傘,不直接帶她走員工通道,讓她繼續在雨中排長隊,很好玩嗎?

這個念頭出來的時候,斐明月被自己氣笑了。

她在想什麼啊,傅西樓明顯已經找到新歡了,能給她遞傘都是看心情,怎麼可能繼續帶著她一起走,到時候他怎麼和他新女友解釋?

這樣也好,或許傅西樓很快就能對她放手了,她會有新的人生。

想起那個在她眼前夭折的孩子,斐明月的眼底一片黯然,腦海裡不斷重複著她戒du期間痛苦掙紮的畫麵,握著傘柄的手漸漸收緊。

憑什麼她飽受折磨痛不欲生,他還能再去和其他女人尋歡作樂。

傅西樓,親眼看著剛出生的兒子死在你麵前,你一點都不愧疚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