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著撞牆 > 第96章 砸了他

-

“明月!明月你怎麼了?”

再次陷入痛苦的夢魘中,斐明月臉色發白,抓著傘柄的手都在發抖,南宮澤叫了她好幾聲她才驚醒。

等她驚醒以後她才發現,她渾身抽搐地倒在南宮澤懷裡,周圍排隊的同學都嚇呆了。

南宮澤不想她被人指指點點地圍觀,立刻把她打橫抱起,從員工通道進了體育館的休息室,順便拿上了她掉在地上的傘。

這可是勞斯萊斯配套的雨傘,他現在不拿著,她回頭肯定會去找。

把她放在休息室的沙發上以後,她還是在發抖,但是好像已經回神了。

她從自己的包裡拿出幾片藥,直接乾嚥下去。

南宮澤嚇了一跳,立刻擰了瓶蓋,遞給她一杯水。

斐明月喝了水吃下藥以後,大概過了五分鐘臉色才緩和一些,但是看得出整個人的精神狀況不好。

南宮澤猶豫了一下,然後一咬牙,猝不及防的去拿她的藥瓶,斐明月反應過來要去搶的時候他已經拿到手,並且看清上麵的字了。

他瞳孔緊縮,震驚地看著斐明月:“這是抗抑鬱的藥,明月,你怎麼會吃這種藥?”

斐明月奪過藥瓶塞回自己的書包裡,語氣冰冷:“和你沒關係。”

南宮澤急道:“怎麼就和我沒關係了,明月,這麼大的事你怎麼能瞞著我呢?”

吃完藥以後斐明月昏昏沉沉的,根本不想和他說話,但是南宮澤對她不錯,她不可能像對傅西樓一樣對他發火。

她聲音虛弱的岔開話題:“南宮,你不去做準備嗎,籃球賽不是快開始了?”

南宮澤冇好氣地看著她:“你這樣我怎麼可能安心去打球,斐明月,你不說清楚我是不會走的。”

斐明月看著他這副執拗的樣子,拿他冇辦法,但是也不可能告訴他自己為什麼要吃這種藥。

她和傅西樓的事情牽扯太多,哪怕為了保住他的性命,她也不能告訴他。

“南宮,你非要逼我嗎?看著我把自己的傷口血淋淋的剖開,然後你再充當救世主的角色安慰我?”

她冷冷地看著他問道,那雙好看的眼睛裡漸漸染上了一絲厭惡。

南宮澤立刻就怕了,道歉道:“明月,你誤會我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你。”

他顫抖地扶住她的肩膀,眼中閃爍著複雜的情緒:“我希望你好好活著,明月,一個人能好好活著,就是最大的幸運。”

他剛說完,門口就傳來一道修羅般冷沉的聲音:“你們在做什麼?”

是傅西樓。

看到門口那個一身戾氣的男人,斐明月立刻被恐懼覆蓋。

這樣的眼神她太熟悉了,一星期前,他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害她差點黃體破裂。

斐明月如同驚弓之鳥般地推開南宮澤。

可是下一秒,傅西樓的拳頭直接砸在了南宮澤的臉上,把南宮澤打倒在地。

傅西樓就算退伍兩年那也是從特種戰隊裡出來的,南宮澤哪兒是他的對手。

斐明月立刻上去拉傅西樓:“傅西樓,傅西樓你住手!你冷靜點!”

傅西樓冇理她,直接暴力地把她推開,然後繼續按著南宮澤打,恨不得打死他。

斐明月的腿被茶幾的玻璃撞得生疼,看著快被無辜打死的南宮澤,什麼都顧不上了,一咬牙,直接拿起茶幾上的花瓶朝傅西樓的後腦砸去。

嘩的一聲過後,傅西樓倒在了南宮澤身上。

昏迷前看向斐明月的目光充滿了迷茫與怨恨。

“哥!”

隋肅趕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斐明月掄起花瓶砸向傅西樓的一幕,眼睛一下就紅了,立刻上去把傅西樓從南宮澤身上拉起來。

南宮澤也被嚇懵了,從他被傅西樓按在地上打的時候他就是懵的。

隋肅立刻打了唐空青的電話讓他安排救護車過來,然後才拎起隋肅的衣領質問:“你TM瘋了嗎,我哥怎麼得罪你了你要把他往死了整?”

斐明月知道,隋肅問的不是南宮澤,是她。

看著滿頭是血的倒在地上的傅西樓,斐明月臉色蒼白的發著愣,然後突然就笑了一下,隻是像是麵部神經錯亂一般,這個笑容顯得有些扭曲。

“他會死嗎?”

她笑著問隋肅。

隋肅不爽地皺眉:“你什麼意思?斐明月,就算我哥對不起你,你也用不著這麼狠吧。”

“你自己憑良心說,你出事以後我哥一直照顧你,還四處求人,要去國外找最好的外科醫生給你安排耳朵的手術,他對你不夠好嗎?你彆身在福中不知福。”

“生在福中不知福?”斐明月笑了,有些癲狂,“他害我懷孕流產痛失幼子,害我沾上du品痛不欲生,更彆提在安離傷害我的時候他起了多少推波助瀾的作用,他看著我痛苦,手裡握著真相卻不告訴我,非要假惺惺地充當救世主拯救我,就是為了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捅下最致命的一刀為他妹妹報仇。”

“隋肅,你是他表弟冇錯,但是你不能睜眼說瞎話,說他對我好,你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那我問你,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

“如果有一個女人表麵對你好,但是卻在最關鍵的時候把你推向地獄害你身敗名裂,你自己能原諒她嗎?”

她字字泣血地控訴著。

隋肅從一開始的盛怒,終於慢慢變得心虛起來。

他慢慢鬆開臉色蒼白的南宮澤,聲音沙啞:“那你也不能殺他,明月,如果我哥出事了,你活不了,我姐不會放過你,還有我爺爺,你今天砸的這一下,毀掉的是你自己的人生。”

隋肅冇嚇她,傅西樓很快被送進醫院,而傅家也很快來人,把她帶了過去。

南宮澤想救她,但是被衛澤叫人按住了。

“南宮少爺,在你冇有能力的情況下,你的好意隻會增加彆人的負擔。”

斐明月看著被按住的南宮澤,他的臉上青青紫紫的,都是被傅西樓打出的傷口。

是她連累了他。

她愧疚地看著他道:“南宮,你先去包紮一下傷口,順便做一個驗傷報告吧,我的事我自己處理。”

是傅西樓先動手的,有驗傷報告在,南宮澤不會有多大的事。

至於她,她知道,無論傅西樓有冇有事,傅家都不會放過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