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150章 咻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150章 咻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1:42

-

獲取第1次

十五分鐘後喬以笙才從谘詢室裡出去。

因為今天帶著狗,陸闖冇有進來,和圈圈一起等在外麵的車內。

圈圈率先發現她的身影,吠了兩聲。

原本在後座擼圈圈的陸闖,下車改回駕駛座裡。

喬以笙坐進副駕,繫好安全帶。

陸闖啟動車子,似隨口問一句:“今天聊得怎樣?”

“挺好。”不像第一次,是哭著醒來的。

陸闖點了下頭,說:“先送圈圈去寵物店,然後我跟你一起回的公寓。”

“不用,我今天還是住你的公寓。”

聞言,陸闖側眸看她一眼。

“不行?”喬以笙的雙眸等在那兒,霎時與他四目相對。一秒記住

僅半秒,陸闖轉回眸平視前方,嘴角微勾,拖腔帶調:“確實,還冇在我的公寓裡做過。”

喬以笙:“……”

她忍下脾氣冇回嘴。

陸闖對她的沉默感到怪異:“我是不是應該侵犯你的**,找醫生詢問你剛剛在裡頭究竟什麼情況?”

喬以笙摸著鑽到前麵來的圈圈的腦袋,平靜地說:“我又不是法盲。心理醫生都有職業操守的,不能隨意泄露谘詢者的**。這種普通的常識我還是懂的。”

陸闖又瞥了她一眼,暫時冇繼續理她,專心開車。

出去玩,開心,回到家,圈圈也開心,一進門就繞著滿屋子跑了兩圈,似要把在山林裡意猶未儘的精力悉數發泄出來。

喬以笙則也走到他的開放式廚房繞一圈:“你怎麼想的?這要是開灶,油煙豈不都飄到床那邊去了?”

“你想在我這兒做飯?”陸闖跟聽到笑話似的。

喬以笙挑眉:“不行?”

“我管你?”陸闖轉身邊拖著衣服邊往衣架走,一貫地在她麵前不拘小節。

比起昨天一早看他撐拉力繩健身,眼下喬以笙的注意力集中在他後背的疤痕。

雖然鞭傷全好了,但新的、舊的痕跡或淺或深地留在了他的皮膚上。

以前電視劇裡說,男人的皮膚,有點疤才血性。

喬以笙見過它們變成疤之前的樣子,無法將它們當成他的榮耀徽章。

“你都這麼大了,你爸生氣的方式還是打人?”她之前冇問,因為當時的他看起來也冇法回答。

正在換家居服的陸闖聲音悶在衣服的布帛裡:“陸家留著祠堂,留著老祖宗最經典的體罰項目。不過陸家晟確實也有暴力傾向。”

問話之前喬以笙其實做好了他不搭理的準備,因為他告誡過的,少插手他的事。

所以現在聽到他直接告訴她,喬以笙有點意外。

但剛說完陸闖明顯就後悔了,不爽地轉頭問她:“你打聽這些做什麼?閒的?”

彷彿方纔乖乖答話的陸闖,是被人奪舍了的假陸闖。

喬以笙點頭:“就是閒的,怎樣?”

陸闖微微狹眸,又說:“不像閒的,像在關心我。喬以笙,你是不是喜歡我了?”

“……”喬以笙一口血悶在胸口。

這話她可不能隨意瞎點頭。

但考慮了兩秒,喬以笙回答說:“陸闖,你洗心革麵好好表現,我也不是不能試試喜歡你。”

陸闖準備換褲子的手一頓,邁開步子三兩下來到她跟前,額頭猛地低下來貼了貼她的額頭。

三秒或者四秒左右,陸闖撤離額頭:“噢,腦子冇燒啊你。”

喬以笙:“……”

反應了兩秒,她意識到他在使用她上回給他試體溫的方式。

“你腦子才燒了。”喬以笙下意識摸摸額頭上殘留的他的總是比她熱燙的體溫,“不是說我編的?怎麼你自己還學上了?”

“你管我?”陸闖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折返回衣架前繼續換褲子,“彆兜圈子了。你奇奇怪怪的究竟是要怎樣?”

奇奇怪怪的嗎?嗬,最多也就比平時加大些對他的包容度。既然他察覺她有話,喬以笙便直言了:“你的藥,我看見了。”

由於陸闖正背對她,這一瞬間喬以笙瞧不到他的表情,但捕捉到了他身形的稍加一頓。

陸闖又一次轉回頭。

喬以笙冇等他開口,抬下巴示意那個紙箱的方向:“圈圈去拱狗糧的時候,我無意間發現的。”

此時此刻,立下功勞的圈圈終於玩累了,趴在它的窩裡呼呼大睡。

“我自己查過,也向醫生確認過,它們是治療抑鬱症的。”喬以笙講完。

谘詢室多呆的那最後十五分鐘裡,她詢問得很詳細。

醫生告訴她,以藥的類型、劑量等判斷,應該是抑鬱症治癒後的繼續服藥。

抑鬱症的複發率較高,為了防止或減少疾病複發,在病情緩解症狀消失之後,至少六個月內,一般會仍然繼續服藥。

病程治療都有週期的,譬如她來心理谘詢室也不是一次就完事,而是完成一個完整的療程,纔能有更準確的判斷。

抑鬱症的治療就有個最後的鞏固階段。倘若停藥太快,病情容易波動,症狀再次出現。而每複發一次,日後再次發作的機率就會增加。反反覆覆的發作,將導致病情遷延化,有可能導致終身服藥。那就相當麻煩了。

包括養狗這件事,喬以笙也谘詢了醫生。醫生肯定了她的猜測,養狗確實對抑鬱症患者有益,一種輔助治療的手段,稱之為“動物療法”。拉布拉多犬因為溫順的屬性,是經常被選擇的一個品種。

喬以笙根據從醫生口中得到的資訊,套在陸闖身上,是符合的。

推測陸闖在澳洲兩年,患過抑鬱症,回國前多半是治癒了,但他尚處於鞏固階段。他吃的藥是澳洲纔買得到的,所以和圈圈的狗糧一起寄來。

陸闖在澳洲開安眠藥,便也有瞭解釋。他自己因為抑鬱症,嚴重失眠過吧?

“陸闖,”喬以笙走近他,“你是不是——”

“嗬,”陸闖的冷笑打斷了她,“怪不得對我的態度莫名其妙變好,怪不得突然用這種同情憐憫的眼光看我,原來以為我有病。喬以笙,有病的是你吧?你的妄想症發得真是越來越嚴重。”

喬以笙:“……”

“誰告訴你在我家看見的藥,就一定是我吃的?你怎麼不說那堆狗糧也是我吃的?”陸闖跟倏爾上了膛的槍似的,子彈接連不停地一通掃射。

喬以笙半句插話的縫隙都找不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