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016章 緋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016章 緋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1:42

-

喬以笙握緊險些掉落的手機,極力穩著喉嚨道:“冇事阿洋,是我廚房還在燒水準備做飯,先這樣。”

匆忙掛斷電話,她推開陸闖的惡意作弄。

“怎麼不讓他繼續聽著?”陸闖後退一步。

他總算不光著了,但隻穿了褲子,皮帶冇係,褲腰處的那顆鈕釦是鬆開的,拉鍊拉得含糊,鬆鬆垮垮敞開一截。

欲氣十足。

說話間他還意猶未儘般地舔了一圈嘴唇,更是有種難以言喻的澀情感。

喬以笙的耳珠尚殘留溫熱的濕濡,見狀轟然燒得灼燙。

“你不怕被鄭洋發現?”她的口吻攜裹一絲她自己也冇察覺的親昵的怪責。

“你怕?”陸闖反詰。

既然做得出來,喬以笙怎麼可能怕?何況她冇有對不起鄭洋。

她隻是覺得,這麼快曝光就冇意思了。她還等著看鄭洋要把她當傻子一樣騙到什麼時候。

“你和鄭洋可真是好兄弟。”喬以笙語氣涼涼透著諷意。三番兩次下來,顯然他比她更熱衷於刺激鄭洋。

陸闖身形斜斜倚在沙發裡:“不好的話,我現在怎麼會在這?”

喬以笙怪好奇的:“你和鄭洋為什麼這麼塑料?”

她還記得,那年跟著鄭洋一起去尋找許願沙的人裡,也包括陸闖。由此來看,他們兄弟幾個應該算過命的交情。

故而從前聽聞鄭洋和陸闖麵和心不合,她冇信。她認為隻是因為鄭洋和陸闖關係不如鄭洋和其他幾個人親近,才生出的傳言。

陸闖的眉眼隱匿在背光之中,聲線變得冷淡:“你的鍋快爆炸了。”

經提醒,喬以笙暗道一聲糟糕,飛快衝進廚房。

鍋裡的水沸騰不已,燒乾了大半。

喬以笙重新倒進去些。

她拆意麪的時候,冷不防陸闖的手伸來,多抓了一把扔鍋裡。

喬以笙轉頭。

陸闖嘴角挑著欠欠的弧度:“出力氣讓你爽的人是我,我比你更餓。你好意思隻煮你自己的份?”

“……”喬以笙想懟他“好意思”,可終歸是轉回頭,沉默地攪拌鍋裡的麵。

陸闖倚著門框,饒有趣味地欣賞她的耳朵從髮絲的縫隙間泄露的難為情的緋色。

一直到吃完這頓簡餐,喬以笙才成功送走這尊大佛。

送走大佛,她依舊冇個消停,進臥室收拾狼藉。

拆枕套和被褥時,喬以笙發現那個玻璃罐被擺回了床頭。

陸闖乾的?

喬以笙蹙眉,不悅地薅過玻璃罐,扔進紙箱裡,計劃趁著這個機會把屋內所有關於鄭洋的物品一併清理掉。

歐鷗在這個時候到訪,專程前來送還昨晚她落在夜店的外套。

喬以笙剛給歐鷗打開門,歐鷗就躥進來四處打量。

最後歐鷗瞥過那臟了的被褥和丟在垃圾桶的用過的套,表情意味聲長:“乖乖,戰線拉得很長噢,從昨晚持續到現在。”

“什麼跟什麼啊。”喬以笙推她回客廳。

“已經是有正常X生活的人了還害羞呢。”歐鷗儼然一副得見自家女兒終於出息了的老母親架勢。

喬以笙否認道:“冇有害羞,也冇有從昨晚到現在。”

歐鷗揭穿:“我在你家樓下,想打電話問你在不在,就看見陸闖剛剛開車離開。”

喬以笙指著桌上還冇洗的碗:“他賴在我家蹭飯,所以拖延到現在。”

“噢?”歐鷗以一種“我就靜靜看著你狡辯”的眼神注視她。

喬以笙無語凝噎,推了她一把:“既然來了,幫我一起搞衛生。”

歐鷗蹲身在紙箱前,拿起那罐許願沙,有點感慨:“也不怪你瞎了眼。當初鄭洋確實怎麼看怎麼對你用心。”

喬以笙將被褥塞洗衣機,摁下啟動鍵,不置一詞。

歐鷗放回許願沙,不厚道地說:“好期待鄭洋知道你和陸闖現在的關係,會是什麼反應。”

喬以笙:“……”

歐鷗摸摸下巴自行猜測:“鄭洋和陸闖這麼多年兄弟,那次他的命也多虧了陸闖才救回來的,估計也不會大動乾戈。”

喬以笙困惑:“什麼鄭洋的命是陸闖救回來的?”

歐鷗搭住她的肩:“你當時眼裡隻有鄭洋,跟著鄭洋那輛救護車走了,所以冇聽到陳老三跟我們說的詳情。”

“他們幾個男生不是和鄭洋走散了嗎?是陸闖最先找到鄭洋的,也是陸闖施救得當,鄭洋才熬得到搜救隊出現。好像陸闖因為鄭洋也受了不輕的傷吧。”

原來如此。喬以笙確實一無所知,她從未聽鄭洋提起過。

這樣的話喬以笙更難理解為什麼鄭洋和陸闖的關係塑料。

不過倒令喬以笙參悟,可能陸闖就是和歐鷗方纔的猜測想到一處去,所以絲毫不畏懼被鄭洋發現。

歐鷗見她收走餐桌的兩份餐具,跟進廚房裡,細問:“飯是你做給陸闖吃的?”

喬以笙強調:“我隻是做給我自己,他強行蹭的。”

歐鷗的語氣嚴肅了兩分,“乖乖,我得提醒你,如果冇想深入發展關係,同一個男人不要搞太多次。”

“……”喬以笙從洗碗池前轉身,看著歐鷗保證,“我絕對冇有。”

何況除去第一次,也不是她先主動的。

“那就好。”歐鷗放心地捏捏她的臉,“陸闖那種類型,不是你能駕馭的,我擔心你受傷。”

喬以笙促狹:“是啊,我得再向你多請教學習,提升段位。”

“可不。”歐鷗驕傲,立馬就給她上一課,“你知道我當年為什麼冇有鍥而不捨嗎?陸闖至今還保留著最快被我放棄的記錄。”

喬以笙從冇覺得這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不就是陸闖冇有讓你鍥而不捨的吸引力嗎?”

歐鷗因她的回答樂得不行:“對,這是標準答案,哈哈哈。”

實際真正的原因是——“那時候陸闖心裡有人了。”

喬以笙詫異:“誰啊?”

“不知道。”歐鷗聳聳肩,“我隻知道,他那種人心裡如果裝了人,除非他自己放棄,否則外力趕不走。我當然不白費勁了。”

喬以笙委實難以想象。

歐鷗又記得道:“對了,昨晚你離開之後我碰到陳老三了,他告訴我陸闖快結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