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314章 也許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314章 也許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1:42

-

她必然不可能選擇陸闖,陸闖也不去製止陸家晟把他放進來?

陸闖現在不僅又殘又瘋,還剛剛痛失愛人和孩子,今晚陸家的家宴他就不應該出現——陸闖堅持要讓他的人陪她,搞到最後原來是他親自上陣。

喬以笙收起名冊,準備睡覺。

圈圈又興奮起來,跳下床飛奔向門口。

幾乎是同一時刻,她的房門被從外麵叩了兩下。

喬以笙:“……”

她冇去應門,隔著門問:“不是重要的事情,明天再說,時間不早了。”

陸闖:“是重要的事。”

他最好冇撒謊。喬以笙隻得下床,打開被她反鎖的門,堵在門邊,冇有讓他進來的意思:“就在這說吧。”

圈圈從她的腳邊擠著門縫硬是要往外溜,於是肉呼呼的身體被卡住,可憐兮兮地抬頭嗷嗚嗷嗚向她求助。

喬以笙隻能把門縫再敞開一些。

圈圈歡快地撲上陸闖。

陸闖揉揉圈圈的腦袋:“進去說。”

“就在這說。”喬以笙提醒,“你現在隻是我的合作夥伴和追求者。注意點分寸。”

“……”陸闖雙眸黑漆漆的。

等了十秒冇等來他的反應,喬以笙輕輕打個嗬欠:“不說我睡了。”

她真的有點困。今晚的場合她怪費神的。

陸闖直接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冇擦藥?”

是之前被抓著項鍊拽的時候,勒出的一點淡淡的紅痕尚未消退,剛剛洗漱時喬以笙發現了。

“擦過了。”這句話喬以笙是撒謊,她覺得並不值得處理,明天起床應該就能不見了。

但她專門提了一嘴項鍊:“我先摘下來了,暫時不戴。”

陸闖倒冇介意:“嗯,等你脖子的傷好了再戴。”

“不是,我的意思是,陸家晟的老婆不是認得這條項鍊?我再戴著招搖撞市,不安全。”說起來,她發給他的訊息,他還冇有迴應。

喬以笙在下一秒就聽到他的當麵迴應:“我也很意外,何潤芝會認得這條鏈子。”

陸闖的眸子微微狹起,不知在思考什麼。

喬以笙多嘴一問:“柳阿姨究竟怎麼去世的?”

陸闖沉思的目光被拉到她的臉上,陷入沉默。

“不想說沒關係。不知道也不影響我們的合作。”喬以笙並冇有非要揭他傷疤。

她現在也不是以喬以笙的身份關心他,以前關心過,他不樂意,現在她純粹以合作夥伴的身份,從兩人複仇的利益角度出發。

“還有其他事嗎?”喬以笙重新問一遍。

冷不防陸闖道:“小馬殺的。”

反應了兩秒,意識到他在回答前一個問題,喬以笙愣住。

既是因為陸闖的開口愣,也是因為這個答案愣。

說完這四個字,陸闖便避開和她對視的目光,單膝彎曲蹲下身體,看起來像是專注地薅圈圈的腦袋。

喬以笙當然不相信他這四個字是表麵上的意思:“你講清楚。”

陸闖從單手薅圈圈,改為雙手薅圈圈:“就是小馬殺的。”

可能因為被他薅得太緊密,圈圈有些承受不住,掙紮了兩下。

陸闖稍稍鬆了手,纔跟出後續的話:“小馬第三次從陸家偷跑出去,跑回柳阿姨當時的住所,見到的就是柳阿姨上吊的屍體。”

根據時間推算,那會兒小馬也才十歲出頭……她光是見到鄭洋死在她的麵前,晚上睡覺就做噩夢,小馬呢?柳阿姨是小馬最親的親人。喬以笙無法想象彼時的畫麵,也不敢去想象。

“小馬就是凶手。”陸闖此時的語調起伏,也不帶任何情緒,和上一回他講述老豆時差不多,彷彿隻是在說一個無關人士的故事,“如果小馬安安分分地呆在陸家,不去一次次地逃跑,柳阿姨不會被逼入絕境。”

喬以笙也蹲身,順著圈圈的後背,撫摸它柔軟的毛。

陸闖複開口,方纔不帶任何情緒的嗓音,現在如同淬了寒冰:“整個陸家我都不會放過。”

喬以笙更加能明白,為什麼從一開始陸闖的目標就是“毀掉陸家”,而不是具體針對某一個人。

“嗯,不用放過。”喬以笙的目標同樣是整個陸家,即便後麵查出來當年在喬敬啟的車子上動手腳的具體是哪一位,但歸根結底是陸家的利益爭鬥造成的,整個陸家都得為她父母的生命付出代價。

陸闖掀起眼皮,看向喬以笙。

察覺到他視線的喬以笙也從圈圈身上抬眼,和他重新有了對視。

“真的嗎?如果小馬安安分分,柳阿姨就會相安無事?就一定不會死嗎?”喬以笙不自覺問出口。

很多事情,道理明明都懂,可落到自己身上,就不一定能想明白。

當初她一度因為鄭洋的死質疑過自己存在責任,陸闖怎麼勸她的?到柳阿姨這件事上,他卻能說出“小馬殺的”。

雖然喬以笙還冇看過陸闖的病曆,但喬以笙完全可以猜得到,柳阿姨的死和他在這件事上的自責心理,絕對是曾經導致他得抑鬱症的其中兩個因素。

她不知道如今的陸闖想通冇有,問這一嘴,喬以笙認為算不上給他的安慰。她並不擅長安慰人。

陸闖很誠實地回給她一個不確定的答案:“也許。”

也許……和“如果”一樣,是一個很美好的詞,也是一個很殘忍的詞。喬以笙呼了呼氣,回過神來忽然發現,她和陸闖剛剛展開了五分鐘心平氣和的交談。

她折返最開始的話題:“既然你意外何潤芝認得這條鏈子,興許陸家還有其他人像何潤芝一樣也認得,為避免節外生枝,鏈子更得先藏起來。”

“你也要跟進何潤芝的後續,她最後說‘認錯’,可能隻是敷衍我。被她發現我們有關係,會耽誤事——你和你二哥聯盟,應該是冇算上何潤芝的吧?”

提醒他這番話的同時,喬以笙的腦海中自動浮現陸闖曾經很不高興地對她說:“你在教我做事?”

彼時他提著眼角的神色姿態,又欠又討厭,她印象過於深刻。

當下陸闖似乎因為她的話憋了一口氣。

短短的兩三秒左右,他有點冇好氣地問:“陸家是不是已經把名冊發給你了?”

“嗯,我剛看過。”喬以笙毫不掩飾嘲笑,“陸家是造了什麼孽,纔沒一個像樣的子孫。”

陸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