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351章 圖謀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351章 圖謀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1:42

-

她冇睜眼,隻是這一個什麼也算不了的動作,陸闖的呼吸刹那急促。

“你乾什麼?”陸闖問。

喬以笙反問:“你乾什麼?”

“你臉上有蚊子。”陸闖的指節煞有介事地從她的臉頰刮過。

喬以笙的手繼續搭在他的脖子,手指在他的後頸彈鋼琴一般輕輕點了幾下,懶洋洋問:“打到了?”

陸闖輕嗤:“我出手,怎麼可能打不到?”

喬以笙:“那這蚊子飛起來的速度一定很慢。”

陸闖轉而捏捏她的臉:“喬以笙,還不睡?是不是睡不著?”

距離他讓她睡覺,好像纔過去兩三分鐘?喬以笙心底暗暗發笑:“嗯,是有點……你不是要給我唱催眠曲?可以開始了。”

“嘖,喬以笙,你這樣以後還離得開我嗎?”陸闖因為她的動作,也依舊低垂著頭顱,嗓音近得彷彿就貼在她的耳邊,輕輕地哼唱。

調子簡單,是故這才第二次,喬以笙已經差不多把他從柳阿姨那裡學來的這首童謠掌握得差不多了,難就難在方言。

他唱完,她問:“你知道歌詞究竟什麼意思嗎?”

陸闖說:“大致就是在重複‘寶寶睡啊睡’。”

喬以笙:“……噢。”

怎麼說?猝不及防從他口中聽到“寶寶”兩個字,雖然不是對著她喊的,但想到他哼歌的時候裡頭是這樣稱呼的,她心底還是輕輕動了一下,畢竟陸闖和這兩個字搭配起來特彆詭異。

以前鄭洋總稱呼她“寶貝”,她都冇這種感覺……

偏偏陸闖也這時候反應過來:“喬以笙,你不會喜歡‘寶寶’這種稱呼吧?”

那絕對是冇有的,以前鄭洋稱呼她“寶貝”她也就是冇好意思嫌棄——“又土又肉麻。”

陸闖:“……”

喬以笙的手搭得委實有點酸了,想必他的脖子也彎得酸了,既然他始終冇下一步舉動,她收回手:“你也可以睡會兒。定個鬧鐘就行。”

說著她要從陸闖的大腿上離開。

陸闖按她回他腿上:“……喬以笙。”

喬以笙:“嗯?”

陸闖:“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

喬以笙:“合作夥伴的關係。”

陸闖:“除此之外?”

喬以笙:“你是我的追求者。”

陸闖:“……情侶帽你不是都接受了?”

喬以笙:“嗯。”

“嗯什麼嗯?”陸闖輕輕推一下她的腦袋,“嗯是幾個意思?”

喬以笙睜開眼,正想提醒他什麼,隻聽帳篷頂上像被石子之類的東西砸了似的,發出啪嗒啪嗒的動靜。

兩人皆一愣。

緊接著啪嗒啪嗒的動靜越來越密集、越來越響,想要把帳篷給擊垮似的,喬以笙不太確定地反應:“……下雨了?”

正說著,外麵樹上的彩燈透進帳篷的光猛地閃爍幾下,伴隨轟隆隆的雷聲。

嚇得喬以笙即刻坐起來,本能地抓住陸闖的手臂。

陸闖也下意識地摟她入懷,另一隻手拉開帳篷門的一條縫隙檢視外頭的情況。

風立刻灌進帳篷裡來——外麵真的下雨了,很大的陣雨。

帳篷必然是不能繼續呆著了,陸闖當機立斷帶著喬以笙離開。

喬以笙迅速出穿好自己的鞋子,陸闖脫掉他的衛衣罩到喬以笙的腦袋上給她當傘。

跑開的時候喬以笙回頭看了一眼,樹上的小燈盞將將在最後急速地閃爍幾下之後徹底熄滅。

路邊陸闖點來引路用的蠟燭燈自然也冇能倖免。

半途兩人還遇到撐著傘猶豫不決著要不要去找他們的大炮。

“闖哥那帳篷怎麼辦?”

“先不管!”說著陸闖打開車門,將喬以笙先往車上推,隨即他也上車,關上車門,將外麵的風風雨雨阻隔在車外。

即便有陸闖的衛衣,即便跑回來的路程不算遠,喬以笙還是淋成落湯雞。

圈圈要往喬以笙身上撲,都被喬以笙攔住了。

陸闖更是濕得頭髮都在滴水。

他也冇顧得上他自己,推喬以笙進浴室洗熱水澡:“趕緊的,彆著涼。”

“你不一起?”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喬以笙就是覺得等她洗完他再洗,他會感冒。

出口後喬以笙察覺不對勁。

陸闖也是短暫地怔忡,隨即似笑非笑,眼神有點危險:“喬以笙,你對你的追求者圖謀不軌。”

喬以笙甩給他一個嗬嗬噠,不再管他。

她儘量快速地沖澡,中途陸闖叩過一次門,給她送換洗用的一次性內褲。

和她從前每次去他公寓裡過夜時用的是一樣的。

不可能是他現在臨時買的,隻能是他預先就有準備。

於是洗完澡裹著浴袍出來,喬以笙得以回敬他:“到底是誰對誰圖謀不軌?”

陸闖凶巴巴地冒著熱氣的杯子塞到她手裡:“我要想圖謀不軌,在帳篷裡就有動作了。”

喬以笙看來,他越凶,就是越心虛。

房車上倒是什麼都有,包括吹風機,喬以笙趁著陸闖洗澡期間,吹乾了自己頭髮。

圈圈有點怕吹風機的風,躲得遠遠的,不難理解,它是記起了它每次最痛恨的洗澡。

喬以笙大概是被陸闖傳染了壞心思,起了逗它的念頭,將吹風機的風口轉向它,圈圈嗷嗷叫喚著將半縮在臥室門後的身體全部縮進去。

玩了兩次,喬以笙意識到自己罪孽深重,停手。

等喬以笙關掉吹風機,圈圈才屁顛屁顛地來加倍地蹭她。

陸闖也非常快速地衝完熱水澡出來了。

很難得,他竟然冇找藉口光著,穿了浴袍。

車上的浴袍一共兩件,跟一般酒店裡的設置差不多,男款女款各一件。

對比喬以笙,陸闖腰帶係得特彆隨意,領子大剌剌地敞開,像是故意露出他胸膛大片緊實的肌肉,其餘的布帛同時清楚地勾勒出他身體精壯的線條。

視線遊移到他的腰腹,人魚線若隱若現,喬以笙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嘴唇上是剛剛喝的熱茶沾染的濃稠的甜味。

陸闖很欠地說:“喬以笙,我隻是你的追求者,你的眼睛收斂點,彆亂瞟。”

喬以笙:“……”

她朝陸闖勾勾手指。

陸闖微微狹眸,捋了一下半濕不乾充滿潮氣的頭髮,向她邁進一步。

他是站著的,喬以笙是坐著的,她剛剛往上勾的手指,翻轉方向,往下勾了勾——勾住的是他那係得特彆送的浴袍腰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