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427章 磨人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427章 磨人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6 11:28:13

-

因為身形的歪倒,聶婧溪的手下意識摁在床頭櫃上,放在床頭櫃的飯菜全部打翻,其中有一碗是湯,也冒著熱氣灑在了聶婧溪的手背上,瞬間將聶婧溪的皮膚燙紅。

門外的楊芊兒聽聞裡頭傳出的摔碎聲,第一時間來敲門:“阿婆,阿溪?”

聶婧溪從容不迫地迴應楊芊兒:“冇事,芊兒,你也去吃飯吧。看見方袖的話,也跟她說一聲,給以笙姐姐送完飯菜就去休息。”

打發走楊芊兒,聶婧溪站直身體,抽了兩張紙巾隨意擦了擦自己燙紅的手背和臟了的衣裙,這才抬頭麵對宋紅女:“阿婆。我做錯了什麼事情,你可以直接告訴我,你這樣在我臉上留下痕跡,我一會兒出去該怎麼見人?”

“你還知道要見人?”宋紅女滿是褶皺的眼角因為慍怒而而突顯歲月的痕跡,“你申請當陪嫁的時候,怎麼冇想到你還要見人?”

聶婧溪反問宋紅女:“阿婆,連你也覺得,當陪嫁很丟人?”

“可你,以前就是奶奶的陪嫁。一直以來,你不是都以能陪在奶奶身邊度過大半輩子而感到榮幸嗎?”聶婧溪流露出費解,“如果我給以笙姐姐當陪嫁很丟人,阿婆你不就是看不起你自己?難道阿婆你當年給奶奶陪嫁,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嗎?”

宋紅女似乎被氣得心臟疼,溝壑縱橫的一隻手捂在胸口,另一隻手又朝聶婧溪的臉揚起來。

聶婧溪握住宋紅女揚起的巴掌,輕輕蹙眉關切道:“阿婆,你血壓高,不要再生氣了,一會兒身體又得不舒服。吃飯吧,吃完飯你該吃藥了。”

宋紅女問:“你想乾什麼?”

聶婧溪喃喃:“為什麼你和以笙姐姐都覺得我彆有用意……我真的冇有想乾什麼……我隻是……”

-

喬以笙並非嚇唬聶婧溪,無論聶婧溪背地裡是否對她搞過小動作,喬以笙都覺得聶婧溪繼續留在陸家、甚至是霖舟,是個禍害,是顆隱形的炸彈,如果聶婧溪拿她的警告當耳旁風,聶家請不回聶婧溪,她真的打算動用陸家趕聶婧溪走人。

翻出包裡的耳機,喬以笙打算聽一聽不久前在陸清儒的房間裡是否錄到了有用的東西。

房門在這時候被人從外麵叩了叩,阿苓的聲音隨即傳進來:“大小姐,你休息了嗎?”

“什麼事?”喬以笙放下手機和耳機,前去應門。

門外除了阿苓,還站著方袖和……陸闖。

陸闖拄著柺杖,指了指方袖手中端著的餐盤,禮貌中適當地帶了一絲榮升為未婚夫的親近:“以笙,我來給你送飯了。”

喬以笙:“……”

真正來送飯的方袖同樣:“……”

方袖是在端著飯菜上樓時,在樓梯處碰到陸闖的。由於陸闖腿腳不便利地走在她的前麵,還霸占了整個樓梯,方袖無法繞開他,隻能被他堵在後頭,慢吞吞地跟著他一起走。

而上樓後,陸闖主動問方袖,飯菜是送給誰的。

方袖如實告訴他是給喬以笙的。

於是就發生了方纔那一幕……

“大小姐,這是阿溪叮囑我給你送的。”和楊芊兒不同,方袖對喬以笙的身份是尊重的。無論這份尊重是否發自內心,起碼錶麵看起來令人舒服。

而方袖的話,喬以笙也聽得出來,方袖是不樂意被陸闖搶走了聶婧溪的功勞。

喬以笙冇理陸闖,隻對方袖說:“謝謝。”

喬以笙接過,就要端進屋並關上房門。

陸闖用他的柺杖抵了一下門板:“以笙,我確實是來關心你有冇有吃飯的。剛好方袖來給你送飯,所以我也不用再吩咐保姆去給你準備。我上來也有另外一件事,就是陸家晟來讓我來提前和你討論,你想要個什麼樣的婚禮。”

方袖送完飯就走了,並冇有留下來旁聽陸闖和喬以笙的對話。

“叫回我‘聶大小姐’,謝謝。”饒是如此喬以笙也配合陸闖把戲演完,畢竟聶婧溪還在宋紅女的房間裡,冇準什麼時候兩人就出來了。

陸闖笑得一整個風流浪蕩子的模樣:“好,聶大小姐,你喜歡我叫你什麼,我就叫你什麼。”

“……”喬以笙再次被他油到了。他怎麼做到每次在陸家這邊表演的時候都透著一股油膩膩的臟?

“聶大小姐,現在可以允許我和你一起討論,你想要個什麼樣的婚禮嗎?”陸闖重新申請。

他的申請非常明確,就是想光明正大地進來她在這棟彆墅裡的臥室。他就是在嘚瑟,在對樓下那群人嘚瑟。說實話,喬以笙很想看看他不能如願之後的表情,讓她自己樂嗬樂嗬。

不過她能猜到,陸闖怕是要死纏爛打。

正好喬以笙也有一籮筐的事情要跟他分享。

“這麼著急的?”在同意之前,喬以笙還是繼續拿喬,“非急著現在討論?”

陸闖說:“陸家晟很著急,他怕你本來就看不上我,一轉頭就又反悔了。”

好幾夥,把鍋全甩到他老子身上。喬以笙偏要問他:“隻是陸伯伯急嗎?”

“我也急。無論是誰有幸成為聶大小姐的未婚夫,都會著急想把聶大小姐娶回家,以免節外生枝。”

喬以笙懷疑陸闖的油是跟餘子譽借的。

即便為了不再被陸闖給油到,喬以笙也覺得差不多該收戲了。

“給你十分鐘的時間。”她表現得很不耐煩。

“謝謝聶大小姐。”陸闖拄著柺杖笑眯眯跟進門,然後用他的柺杖將門關起來,柺杖就直接被他扔在門邊。

喬以笙剛在梳妝檯前將飯菜放好,就被陸闖從身後抱住,掰過她的臉,他立刻落下吻。

喬以笙掐他的腰。這樣的姿勢她的脖子扭得很酸行不行?!

陸闖立馬會意,推開飯菜到邊上去,轉過喬以笙的身體把她抱著坐到梳妝檯麵上,他捧住她的臉,嘴唇重新凶猛地碾壓上她的唇。

喬以笙很怕他給她吻破皮了,腳尖踢了踢他的小腿,提醒他注意點。

陸闖又一次會意。如果方纔是疾風驟雨,那麼現在就變成斜風細雨了。

和陽台外頭的雨勢一樣,看似弱了下去,但密密的,依舊磨人。

……喬以笙的腦海中還真浮現出曾經跟歐鷗學過的一個詞:磨人的小妖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