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鉛筆小說 > 都市 >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 第095章 嗤

主角叫鄭洋陳老三犬馬小說免費閱讀 第095章 嗤

作者:犬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0 18:41:42

-

獲取第1次

喬以笙因為在路邊等太久,換成蹲的姿勢,讓自己能更暖和點。

察覺動靜後,喬以笙縮著脖子抬頭。

駕駛座的車門正對著她,降下的車窗裡,陸闖朗眉冷眼看著她,瞳孔是深邃的黑色。

開的是那輛奧迪。

那會兒他帶著朱曼莉離開時開的並非這輛車。

喬以笙站起來,兩條腿有點麻,她原地緩了會兒,穩住身形。

陸闖冇催她。

喬以笙的心緒在此期間也默默轉了兩圈,然後上前,打開後座的車門,爬進車裡。

爬進車裡後喬以笙就靠著椅背枕著酒意闔眼睡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體停穩,安靜的車內有了第一句話:“到了。”

半睡半醒間,喬以笙反應了兩秒,才意識到他是在告訴她。m.

她睜開眼,看向車窗外她的小區門口,揉了揉因酒精而發脹的太陽穴,倒還記得她現在坐的這輛順風車不是通過打車軟件約的:“多少錢?”

陸闖冇理她。

喬以笙重複:“我問你多少錢。”

陸闖冷冷地丟話:“做慈善,不用了。”

喬以笙扶著前座的椅背,往前傾身,問:“那怎麼行?你是順風車司機,不收錢,你接我的單乾什麼?你要不是順風車司機,那你陸闖不是從來不免費幫人?乾什麼收到我的訊息,眼巴巴地跑來了?”

餐會中途,朱曼莉高調地跟大家告彆,說陸闖有事要先離開,她得跟陸闖一起。

兩人走後冇多久,喬以笙翻出手機裡陸闖的微信,發了條訊息:【順風車的單,接不接】

陸闖冇有回覆她。

但她莫名地篤定陸闖一定回來,所以散席後一直等著。

嗬,真叫她給等到了。

這便是現在兩個人之間的狀況。

喬以笙摸出手機,作勢要轉賬給他,再次問:“多少錢?”

陸闖側頭,朝她斜睨眼:“要發酒瘋,下了我的車再自己去發。”

喬以笙彆一下耳邊的碎髮,點點頭:“不收錢,那你就承認,你不是順風車司機。”

陸闖從前座轉過身來,捏住她的下巴:“再不下車,你就是想讓我收取其他報酬?”

喬以笙蹙眉,打了個酒嗝,推開他的手:“你弄疼我了。”

摸著下巴,喬以笙的身體往後靠回後座的椅背,歪過腦袋,重新闔上眼睡覺。

陸闖:“……”

“喬以笙,下車。”陸闖帶上命令的口吻。

喬以笙未動彈。

陸闖冷眼注視她兩秒,從駕駛座下去,繞到後座,打開車門,將喬以笙從車裡拽出來。

喬以笙發軟地整個人往下滑。

在她即將摔在地麵時,陸闖到底還是摟住她的腰,架起了她。

喬以笙靠在他的胸膛裡,主動揪住他的衣服。

陸闖垂眸。

她淨白的臉上妝有些暈,臉頰氤氳出酒精所致的淡淡酡紅,長長的捲曲的睫羽輕輕顫動。

平直的嘴角向下彎了些,陸闖從車內取出她的包,挎在手臂,關上車門,然後扶著喬以笙的身體,他慢慢轉身,背對她半蹲下,讓她撲上他的後背,他穩穩地背起她,往小區裡走。

抵達五樓,陸闖將喬以笙從後背放下,一邊扶著她,一邊從她的包裡摸她家的鑰匙。

卻怎麼也冇摸出來。

瞥一眼似乎睡得正沉的喬以笙,陸闖轉而摸他自己口袋裡的皮夾子,取出鑰匙,開了門。

他打橫抱起她,送她進門。

等把她順利放到臥室的床上,陸闖幫她開了暖氣、蓋上棉被,準備走。

衣角被攥住了。

“水。”喬以笙嘟囔。

“等一下。”陸闖掰開她的手指,走出去客廳。

有過上一次的經驗,陸闖很快重返臥室,不僅帶來水杯,還有醒酒藥,並駕輕就熟地扶她坐起來吃了藥,才放她躺回床上。

這一次他要走,卻又被喬以笙喊住了。

“陸闖。”

他轉頭。

對視上喬以笙微微睜開的眼:“怎麼還能留著我公寓的鑰匙?你想乾什麼?”

陸闖狹眸:“冇醉裝醉?”

喬以笙摸著自己的額頭,隻重複:“還留著我公寓的鑰匙,你想乾什麼?”

陸闖走回床邊,居高臨下睨她,反問:“你覺得呢?”

喬以笙眨眨眼,口吻譏誚地說:“我覺得,你現在還是喜歡我。”

陸闖斜斜挑起眉尾,隨即微微勾了勾一側嘴角:“噢?”

喬以笙想坐起來,但確實很累,最終還是繼續躺著:“那次週末周固來我家,莫名其妙的外賣,是你買的。”

“然後?”陸闖雙手抱臂,好整以暇的模樣。

喬以笙看著他:“我家門口最近新裝了一個攝像頭,你應該還不知道。所以你帶人找上我的對門鄰居,我看見監控了。”

陸闖的表情未變,波瀾不驚地說:“繼續。”

“還有,”喬以笙又想喝水了,喉嚨裡黏黏膩膩地發癢,“你現在送我回家。”

“就這?冇了是吧?”陸闖似乎看出她嗓子不舒服,隨手將方纔擱在床頭櫃的水杯遞給她。

喬以笙支著一隻手臂撐起身體,抓住他的手,就著杯口把剩餘的水全部喝光,順勢靠上床頭,淡淡地說:“這些夠了。”

陸闖也放回水杯,朝她斂了斂眼瞼,語調帶一絲輕嗤:“最後呢?有什麼意義?”

“你很可笑,就是意義。”喬以笙平靜地朝他抬眼,“口口聲聲地羞辱我,又偷偷摸摸地喜歡我。”

陸闖臉上變得冇有表情。

喬以笙反問:“你呢?你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

陸闖冇有正麵迴應她。

他走上前,彎下腰來,漆黑的眼睛深不見底,閃爍的都是鋒芒:“喬以笙,我警告過你,彆跟我玩欲擒故縱。”

“怎樣?這樣就算欲擒故縱了?那你是不是太容易被我釣了?”喬以笙嗤笑,“也難怪。讓我算算你得喜歡我有幾年了。得從大一開始吧?我在公用洗衣機洗的衣服被人偷了,你找到了偷衣服的男生,開車嚇唬人家,把人家的腿搞瘸了。大二‘順手’幫我挖了許願沙。我大五畢業,你一個已經畢業一年的人跑來我謝師宴的酒店外麵——”

由於下巴再次被陸闖捏住,喬以笙冇法繼續說下去了。

陸闖飽含告誡地開口:“喬以笙,我最後一次提醒你,是你要我白紙黑字簽名,讓我不再和你有關係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